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站首页 >> 上下五千年
苗族妇女勤劳智慧的结晶,中国服饰文化的瑰宝:苗绣
发布时间:[ 2017-09-14 15:30 ] 文章来源:< 综合 > 浏览量: 5204
    苗绣是指苗族地区民间传承的刺绣技艺,是苗族传统优秀文化的表现形式之一。作为重要的民族文化遗产,经国务院批准,2006年苗绣就名列第一批国家级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生长在苗区农村的女孩子们,从小就耳濡目染。周围女性做女红,妈妈或者漂亮姑娘们为做客或赶场穿着的盛装……都令她们赞叹不已。她们的衣服、裤子、鞋甚至用作揩汗抹嘴的手帕都绣着花朵,配上银饰,一路叮咚作响,好像一幅移动着的春天图景。苗族歌唱家宋祖英着苗族盛装在维也纳金色大厅演唱,倾倒了在场的观众。很多观众好奇,那都是些西方人啊,为什么会为一个东方歌者如痴如醉?宋祖英的歌声的确甜美,富有穿透力,她身上的苗族盛装繁花锦簇,富丽堂煌,即使对东方文化不甚了了的人也会观之而心灵震撼。有人说,苗族服装就是一部苗族文化史,承载的东西太多太厚重了。要知道,让苗族服装富于璀灿的便是在苗族地区流传不衰的传统技艺——苗族刺绣艺术。
    苗绣起源于古代濮人的雕题纹身。所谓雕题,就是用野刺刺破皮肤,涂以朱砂或其他色彩;纹身就是在人的身上刺仿某些动物、植物的花纹,以便与周围环境融合,从而更多地获得生存的主动权。上古时期,人们深处深山密林之中,对自然认识不足,许多有生物、无生物都是他们的崇拜对像,模仿龙、夔的花纹雕题纹身,吓唬百兽;模仿凤的纹身,则让自己美丽,百鸟拱卫。三苗国时期,发明了蚕桑术,雕题纹身开始从残酷的护身艺术逐渐形成美的装饰艺术,人们开始热衷于一种称为“描”的艺术方式,就是用朱砂等色彩仿生物色彩在蚕帛上描绘花纹。到了骨针、铜针、骨织板、铜织板出现后,雕题纹身艺术又进一步演变成挑花和织花。周代有了铁针,濮人后裔的挑花技艺发展到了相当可观的程度。在蚕帛经纬线上垂直交叉,挑出物体象征图案的艺术方式已难以满足人们对美化生活的要求,凿花、绣花的艺术方式便一步步地走进了人们的生活之中。到春秋、战国时期,这种技艺有了较大的提高和普及,形成两大派别——湘绣、蛮绣。湘绣以居住在湘江流域的一支濮人后裔为主体,绣花技艺追求的是写实逼真的艺术境界。蛮绣以居住在沅江流域、乌江流域的六蛮、七戎的蛮氏为主体,其凿花、绣花、织花技艺向幻想的艺术境界发展,保持濮人后裔挑花、绣花、织花的对称图案格局,形成现在的苗绣、苗锦风格。
    苗族是驩兜部与南蛮部、三苗部与西戎结合组成的。因为组成苗族的氏族部落大多居住分散,不相同属,部落间便形成了各自的纹身装饰艺术。元、明、清时期,一些汉人典籍为了便于他们的叙述,按服装色彩将苗族划分为:红、黑、花、白、青五种。红苗以七戎、六蛮为主体,以龙、凤为图腾;黑苗崇拜盘瓠神;花苗以凿齿民为主体,以蝶为民族徽;白苗、青苗则视狮子、麒麟为神圣。这种图腾崇拜极大地影响了民族绣品装饰纹样风格的形成。不过,苗族各支在长时间、远距离的历史迁徙过程中不时交往,装饰纹样也随之相互借鉴、补充和渗透,形成了现代苗绣总格局之下的地方差异性。
    苗族历史上缺乏统一的文字,亦如对自己悠久的历史没有典籍记载一样,对于苗绣的文字介绍也就只能借助汉文化典籍的点滴描述,人们知道得更多的是湘绣、苏绣、蜀绣、粤绣,并尊奉为中国四大名绣。有关资料显示,湘绣、苏绣、蜀绣、粤绣是特定地域内的一种工艺,因地域不同各具特色、风格与技巧,但都属于汉文化商品范畴。苗绣则不同,苗绣是苗族妇女的手工技巧,长久以来只属于民间手工艺术产品,具有独特的民族风格和技巧。近年来,也有一些人用缝纫机绣花,虽然速度快、产品多,美则美矣,但人们总觉得机器弄出来的东西就是不如手工刺绣的效果好,价值也就不能同日而语。原因反映在多方面,其中最重要的是苗绣的制作者是人而不是机械。苗族人长期的生活环境构成他们自由酒脱不受拘束的性格,借以美化生活的刺绣艺术来自生活却高于生活,自由想象的成分比较多,就颜色搭配和构图而言,同一真实物体的表现会因为不同的绣女出现多种效果,这是无论如何精密的机器都难以达到的。
    苗绣的材料是布和线。布的种类有麻布、棉布、丝绸布、化纤布等,有工厂生产的布,也有苗族家庭的家织布。采用工厂生产的布料作刺绣的底布是现代工业兴起以后的事,此前的苗族妇女刺绣所用的底布基本上是自纺自织的棉布或绸布。条件良好的情况下,苗绣则要求不同的针法适用不同质地的布料。绣花、插花最好采用细薄的丝绸布或化纤布;家织棉布、麻布或工厂生产的经纬纹路较明显的布适于挑花或串花;至于捆花、洒花、点花、贴花、粘花、堆花等适用的布料就没有严格的要求。绣线的种类也不少,主要有丝线、棉线、麻线、金线、锡线、铜线等。麻线主要用于比较粗犷的绣品;毛线用在网丝格较明显的粗麻布或毛线织的锦布上;金线、锡线、铜线除少部分单独串花刺绣外,主要是辅佐大面积的绣花、插花中的捆花、洒花之用;棉线、丝线用于大面积的绣花、插花,有时也用作贴花、堆花、补花钉牢等方面。
    苗绣的针法多变,除了一般的平绣、十字绣、打子绣、布贴绣外,还保留了汉唐时期的辫绣(锁子绣)、卷绣、盘绣、叠绣、补绣和纳纱绣等。辫绣时,首先是纺织辫带,然后刻刺花样。花样刻刺好后,贴缀在裱衬好的面料上,再罩上一层薄皮纸,就可以进行刺绣了。辫绣的刺绣操作技巧不复杂,只要将编好的各色辫带根据图案各部纹饰的需要,由外向里,挨次循环盘绕、填缀、锁扣即可。绉绣、卷绣(亦称凸绣)却是以编好的辫带在绣样上来回折叠锁扣或扭曲锁扣。绉绣做工讲究平、整、均、齐,卷绣则往往是和辫绣或绉绣在一块绣片上面配合使用,绣品纹样浑厚粗犷,稚拙壮丽,呈现一种浮雕美。盘绣工艺则是以粗线在绣样上保持一定间隔依次循环盘缀填充,然后在两线之间用丝线来回进行交织编绣,绣出的纹样古朴典雅,有着浅浮雕的韵味。纳纱绣,也叫数纱绣,受织物经纬线的制约,绣品纹样基本呈几何结构,纹饰规则划一,色彩对比强烈,应用满针刺绣方法,效果酷似织锦。破线绣承袭了我国传统“顾绣”的劈丝绝技,一根丝线破成数丝,用皂角仁加工打光后,按平绣的针法进行刺绣,以绞针锁边,绣出的纹饰针脚整齐,绣面平滑光亮,工艺精湛,分外华贵。苗族地区现在较为普遍的刺绣手法是平绣和十字挑花。前一种绣法重于图案布局的美观匀称,用天然丝线照图以平针刺绣法将丝线均匀平整地绣在布面上,色彩闪亮,针法细腻,绣品立体感强。后一种绣法也叫十字绣,有素线、彩线两类。素线挑花是苗族刺绣的雏形。针法十分简单,即按照底布的经纬定向,将同等大小的斜十字型线迹排成理想的图案。由于其针法富有特点(十字针法、长短针法、回复针法),绣品纹样造型简练,结构严谨,具有浓郁的民间装饰风格。
    苗族是一个古老的民族,组成这一民族的氏族部落较多,在长期的战乱迁徙中,形成了居住分散、互不同属的状况。为了铭记、崇拜自己的保护神,区别族内的各氏族,便以某种动、植物作为自己氏族的代表装饰自己,所以各氏族的装饰纹样都有不同的主体内容。一般情况是:蛮氏族以凤为主体,戎氏族以龙为主体,蛮氏族以麒麟、狮子为主体,僚氏族以花果为主体,莱氏族以鱼虾、水草为主体,樊氏族以蝶为主体……近山者多配花、鸟、走兽,近水者多配龙、虾、鱼、藻。自然界的许多物象,如动物类的龙、麒麟、狮子、鹿、猴子、狗、猫、喜鹊、锦鸡、鸳鸯、画眉等,植物类的松、柏、枫、桃李、牡丹、玫瑰、芙蓉、金瓜、石榴、葵花等,都成了他们借以表达自己的生活情感、反映内心美好憧憬的对象。有的则直接采用福、禄、寿、喜、康、日等中文字样来表达。鱼虾、花草,象征虾生鱼养、子孙繁衍,花开草绿、欣欣向荣,表现人们向往自由繁荣的幻想境界。如配以一些几何图案,象征性的地图,就显示着一些氏族祖先迁徙的路线,起着记叙历史的特效,既有装饰的美感,又有铭记祖先的意义。由于图腾崇拜的影响,以图腾为主的构图内容还比较多。例如:龙锦纹样,就是敬仰祖先“仡戎”的心理意识的表现手法,均衡构图的“母子龙”象征祖孙温存团聚,“对偶龙”象征生活的美好欢乐。
    图案纹样的组成,大致分为枝纹、坨纹、角纹、边纹、方纹五种。枝纹是完全独立的个体花样,用于点补图案中的空缺部位,使绣面平稳紧凑活跃。坨纹,是用几种枝纹按照一定的形式组成圆形、四方形、五方形、六方形、八方形、菱形等规则以及其他不规则形式。规则形式的坨纹包括向内或向外的辐射式,上下或左右对称的横立式,上下左右互相调换方向的转换式,绕一基点周围转向的回旋式。坨纹的用途比较广,小的可组成花边,大的可于大幅装饰品中间或单独应用,如被面、枕头、门帘等。角纹是一种能单独应用或和坨纹等配合组成一个完整的装饰品的图案,包括两边对称、两角对称、三面对称和自由式几种形式。如在背裙、扇形围裙中作单用角纹,在手巾、被面上作配合角纹。边纹是依照一定的边周两向延长的图纹,可分为直线、非直线两向延长,对称、非对称连续以及对称不连续等几种。可以单独应用,也可用来作衬托。方纹是由一个基本纹样向周围循环连续组成大的纹图,有散点式、点缀式、在花段上构图刺绣而成特殊的重叠式。一般用在白衣绣花、衣背花、动物图纹身子的“填心”等方面,使饰品大面积或局部显出整齐划一的效果。
    苗绣的图案纹锦内容广泛,如果从功用角度来划分,可归纳为以下几类:装饰图案、仿物图案、寓意图案、汉字图案。装饰图案多用作花边或条状绣品,如滚肩、衣袖和裤管的装饰,传统纹样有“八字格”“褡字格”“回形边”“马”“山岭”等。仿物图案一般多用于服饰、褡裢、枕头、手帕、围腰等,常见的纹样是石榴、牡丹、桐子花、鸟、蝴蝶、鱼、宫灯、龙、凤、日、月等。寓意图案一般用于大型的绣面,如床檐、门帘、包布、床单等,传统的纹样有龙舟、舞蹈、舞狮、打猎、二龙抢宝、双凤朝阳等。汉字图案主要杂绣在其他图案中间,常见的有“五”字,福禄寿喜和长命百岁等字样。苗族刺绣图案纹样很大程度上保留着上古原始思维的审美特征,令人吃惊地看到苗家人原始图腾思维创造性地自由表达——拙野恣意、古朴无华的造型特点,或浓重沉稳或艳丽泼辣的色彩配置,敢取敢舍、夸张局部特征的写意手法。
    中国现存的苗绣种类主要包括雷山苗绣、花溪苗绣、剑河苗绣:
   
雷山苗绣
    贵州省苗族侗族自治州雷山县地处黔东南,是苗族的主要聚集地之一,全县苗族人口占总人口的83.6%。雷山县因所辖的雷公山和苗寨闻名。因常年在桃源般的雷公山怀中生息,雷山苗的苗绣自然也就有了一番不一样的风情。雷山苗族的服饰至今仍保留着原汁原味的传统风格,精美绝伦的刺绣技艺和璀璨夺目的银饰让人赞叹不已。雷山苗装由苗衣、百折裙和极富特色的彩带裙组成。衣服上的刺绣装饰位置同台江苗衣一样,但色泽运用上就比台江的丰富许多。技法上也是百花争鸣,辫绣、平绣、皱绣、堆绣、拼贴、都经常能在雷山苗绣中看到。纹饰上多数是各种动植物和吉祥之物,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极为少见的文字衣,这些文字或是充满了欢庆祝福、或是沾沾自喜、或是报复远大、还有的不知所云;更有甚者,青天白日旗和“上中下正”字样也赫然在目。雷山苗族服饰按结构和风格划分,主要有长裙、中裙、短裙、超短裙四种,也称西江型、也蒙型、公统型、大塘型。
    雷山苗族服饰制作工艺独特,形制很有代表性,有些是雷山独有,有些他处亦有却主要分布在雷山县境内。与形制相关的刺绣工艺亦有其独特性,如双针锁绣、绉绣、辫绣、丝絮贴绣等,尽管别处也有,但就技巧而言,雷山苗绣更具特色,并技法多样。雷山苗族刺绣的图案在形制和造型方面,大量运用各种变形和夸张手法,并大胆使用多维立体造型和型中型的复合手段及比喻、暗喻、借喻、象征等表达技巧,体现出别具民族风格的审美情趣。
   
花溪苗绣
    贵阳市花溪苗族挑花技艺在贵州苗族刺绣技艺中具有一定的代表性。据史书记载:苗族先祖九黎部落原居黄河流域,由于在与外族争战中多次败北,逐渐西迁,部分支系进入今贵州境内,其中一个自称为“谋”(他族称之为“花苗”)的支系定居在格洛格桑(今贵阳)。这个苗族支系原先主要用蜡染来装扮自身,后发现挑花色彩更丰富,表现力也更强,便开始在蜡染图案底纹上进行挑花,挑花渐从蜡染脱胎,形成独特的表现手法和艺术语言。常见的挑花图案有猪蹄杈、牛蹄杈、牛头、羊头、狗头、冰雪花、刺藜花、浮萍、荷花、稻穗、荞子花、铜鼓、灯笼、银杈、铜钱、太阳、青蛙、水爬虫、螃蟹、燕子、楼阁、田园、桥梁、河流、苗王印等。花溪苗族挑花技艺具有追念先祖、记录历史、表达爱情和美化自身等功用,同时又有很强的装饰性。用十字绣为基本针法,数纱而绣,不用底稿,反面挑正面看的特殊技法,使整件挑花作品显得更加美观精巧。花溪苗族挑花的艺术风格可分为早、中、晚三个时期,1900年以前为早期,这一时期挑花底布为自织青色麻布,色彩单纯雅致,以银色调为主,白色中点缀有小面积的彩色,构图严谨,图案有几何化、程式化的特征;1900年至1966年以前为中期,这一时期挑花底布仍多为青色麻布,也有少量青色土棉布,色彩热烈华丽,多以红色调为主,配以黄、绿、白等色丝线,构图较前期活泼,图案更加丰富;1967年以后为晚期,这一时期挑花底布色彩和质地都呈多样化趋势,增加了红、蓝、黄、白、黑等色机织布,甚至使用塑料窗纱和粗麻袋布做底布,挑绣用的彩线除了蚕丝线又增加了十字线和毛线,构图更加自由,图案更加多样化,有的艺人还开始摹仿现代织物上的写实图案制作挑花。
    花溪苗族挑花成了其民族历史和传说的载体,独特的挑花贯首服也成为这支苗族的识别标记和象征。挑花在花溪苗族的日常生活、节日庆典及择偶、婚丧、宗教等仪式中得到广泛的运用,有着很强的实用价值。花溪苗族妇女在制作挑花时,不但注重继承本民族的艺术传统,而且还善于发挥想象力,大胆地进行再创作,几乎找不到两幅完全雷同的作品,使得挑花有着较强的艺术性和独创性,广大美术家和收藏家对之极为珍爱,国内外博物馆也多有收藏。
   
剑河苗绣
    剑河县苗族锡绣主要分布于贵州省剑河县境内的南寨、敏洞、观么等乡镇,已流传了五六百年。苗族锡绣以藏青色棉织布为载体,先用棉纺线在布上按传统图案穿线挑花,然后将金属锡丝条绣缀于图案中,再用黑、红、蓝、绿四色蚕丝线在图案空隙处绣成彩色的花朵。银白色的锡丝绣在藏青色布料上,对比鲜明,明亮耀眼,光泽度好,质感强烈,使布料看上去酷似银质,与银帽、银耳环、银项圈、银锁链、银手镯相配,极其华丽高贵。
    锡绣工艺独特,手工精细,图案清晰,做工复杂,用料特殊,具有极高的鉴赏和收藏价值。苗族锡绣与其他民族刺绣的不同之处在于,它不是用蚕丝线而是用金属锡丝条在藏青棉布挑花图案上刺绣而成,其核心图案犹如一座迷宫,变化莫测,耐人寻味,寓意深刻,充满强烈的神秘意味。
    关于苗绣还有一个优美的传说,说是远古时候,有一个叫兰娟的女首领为了记住迁徙跋涉的艰难历程,用彩线记事的方法,过黄河就绣条黄线,过长江就绣条蓝线,翻山越岭也绣个符号作标记,抵达最后的落脚地时,从衣领到裤脚都绣得满满的。现在,苗族女性喜欢在喜庆场合着盛装,为的是缅怀故土,纪念勇敢智慧的前辈,同时也为了传承前辈们传下的这份美丽,继往开来,创造更为美丽的生活前景。
    我们期待苗绣这一艺术形式在现代文化环境中吸取更多的养份,进入国人称颂的名绣之列。(碧水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