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站首页 >> 祖国新貌
连接我国西南和西北的铁路大通道——兰渝铁路
发布时间:[ 2017-10-10 10:55 ] 文章来源:< 综合 > 浏览量: 3742
    历经9年艰苦卓绝的建设,连接我国西南和西北的铁路大通道——兰渝铁路终于在今年9月29日全线通车。兰渝铁路穿越甘、陕、川、渝三省一市和22个县市区,是一条由兰州至重庆的国铁Ⅰ级客货共线电力牵引自动闭塞铁路,总里程886公里(兰州站—重庆站),设计旅客列车速度目标值为200-250公里/小时,是“渝新欧”国际联运大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
    兰渝铁路是继京广铁路、京沪铁路、京九铁路、焦柳铁路之后,第五条纵贯中国南北的铁路大动脉。兰渝铁路北接兰新铁路、兰青铁路、包兰铁路等铁路,南接宝成铁路、沪汉蓉铁路、渝黔铁路、渝怀铁路等铁路,将黄河流域与长江流域连接起来,实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衔接和联通,是西部地区连接珠江三角洲、长江三角洲地区的重要通道。
    兰渝铁路由中国铁路总公司、重庆市、甘肃省、四川省合资建设,总投资829.16亿元,于2008年开工建设,兰渝铁路设计建设工期6年,后因资金链断裂和甘肃地段地质问题,建设工期延至9年。
    兰渝铁路建成后,兰州与重庆的铁路运输距离由1466公里缩短至886公里,客车运行时间由22小时缩短为12小时,待运营条件成熟后,兰渝铁路将实现铁路动车组全线运行,重庆与兰州之间的铁路旅行时间有望从12小时左右压缩至7小时左右。
    兰渝铁路开通运营后,正赶上国庆、中秋小长假。据统计,兰渝铁路开通10天内共发送旅客11.5万人次,前往青木川镇、陇南万象洞、文县天池等陇南地区热门旅游景点的游客激增。去往西南方向的客流也逐日攀升,日均发送旅客达上万人次,上座率连续3天创造160.3%的新记录。成为今年连接陇原和川蜀地区的一条“热门旅游线”。
    兰渝铁路建成通车后,欧洲、新疆经兰州到重庆的列车不再绕行陇海、西康、襄渝铁路,全程可缩短近700公里,运行时间节省约11个小时。兰渝铁路是国家“精准扶贫线”,穿越六盘山区和秦巴山区集中连片贫困地区,经过13个国家扶贫重点县。兰渝铁路是“风景名胜线”,从黄河上游南下至长江上游,一路途经陇中黄土高原、青山绿水陇南,翻越南北分水岭秦岭,过秦巴要塞广元和蜀中重镇南充,至西部新兴直辖市重庆。兰渝铁路也是“长征精神传承线”,当年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北上,途经广元、宕昌、岷县,做出了挺进陕北的重大决定,使中国革命从胜利走向胜利。兰渝铁路是“国家科技线”,全线共设省部级以上科研项目21项,在国家级核心刊物发表论文达118篇,获得国家专利28项。兰渝铁路是“绿色民生线”。在铁路建设过程中,全体参建人员认真践行“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重生态、重环保、重民生,全力解决沿线地方党委、政府和人民群众关注的“三顺”工程以及弃渣场整治、大临用地复垦等涉及人民群众利益的环保和民生问题,用实际行动展现了企业的担当精神。兰渝铁路的建成对改变西北与西南两大区域长期存在的运输能力紧张状况,提高区域铁路网整体效益和运输服务质量,促进沿线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和尽快脱贫致富,加快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步伐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具有重要的意义。
   
一、兰渝铁路承载了几代人的期盼和梦想
    兰渝铁路从1919年孙中山先生《建国方略》的设想,到今天终于建成开通,时间跨越了98年,这条百年圆梦的“世纪铁路”承载了几代人的期盼和梦想。
    兰渝铁路最早出自孙中山先生的《建国方略》,规划线路基本上是“兰州—广元—南充—重庆”。孙中山先生在《建国方略》中指出此线“经过物产极多、矿产极富之地区”,“中国铁路系统中最重要者”。同时把它列入了国民政府中央铁路系统重中之重。
    新中国成立后,有关部门多次对这条铁路进行了论证、勘测和设计等前期工作。早在上世纪50年代,铁道部就组织在四川广元至直辖市重庆段进行勘察,但实际上仅勘察了广元到南部县段,中途因故停止。
    1994年3月,四川省广元市苍溪县联合南部、阆中三县,向四川、甘肃两省212国道沿线的30多个县市发出了《关于促成兰渝铁路尽早立项上马的倡议书》,30多个县纷纷响应。5月,30余县市的书记县(市)长齐聚苍溪,兰渝铁路协作会宣布成立。
    “如果没有105个老红军干部联合签名致信党中央,就没有朱鎔基总理关于兰渝铁路的亲笔批示。“如果没有盖着沿线党委政府68枚印章的《关于申请新建兰渝铁路立项的报告》,就不会引起甘肃和四川两省政府的重视;“如果没有广元、南充和广安三市的积极争取,四川省政府就不会连续四次发文,两次致函确定兰渝线路的走向。 “如果没有……”
    7月3日,在苍溪县委的一间办公室里,62岁的兰渝铁路协作会秘书长赵均国一连向记者说了五个“如果没有”。在迄今已历时11年的兰渝铁路前期筹备工作中,兰渝铁路协作会是一个特殊而重要的机构。协作会所作的宣传、联络和协调工作,触及兰渝线上的各县市,甚至可达省、部乃至中央。
    兰渝铁路协作会设执行主席,由各县市的行政一把手轮流坐庄。又设秘书长,为专职,负责具体工作。从当年起,赵担任这个秘书长职务,而不再负责苍溪县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的工作,只挂一个副县长之名。 赵均国说,协作会把“沿线不同地区不同省份的县市级政府联合了起来,由共同利益结成同盟”。1994年10月,一份盖有68枚地县两级党委、政府印章的《关于申请新建兰渝铁路立项的报告》,上报给了四川 甘肃省政府以及国家计委 铁道部。此举一时被称为中国的“奇闻”。
    一枚小小的印章,并不是大手一按就了事的。根据赵的描述,一般的程序是:协作会秘书带着拟好文件,先交给计委分管副主任审阅签字后,再由主任签字,之后,带到党委办公厅(室),由分管的副秘书长审阅签字,再由秘书长签字,最后再到分管副书记 书记那里,书记的名字签上后,党委的印章才能到手。而后是政府的印章,由副而正 由低到高,程序与之相同。68枚印章,就是这样跑下来的。
    有了沿线地方政府支持,还需科学论断。“西南和西北的大通道,300多亿元资金,可不是闹着玩儿的!”赵均国带着协作会的秘书们遍请铁道部第一(兰州)和第二(成都)勘察设计院的专家进行考察论证,1995年2月,《新建铁路兰州至重庆线可行性报告》出台。
    1996年5月,协作会陪同铁道部经济规划院对兰渝线进行考察,经规院在考察后的报告上指出,从运量上分析,兰渝铁路是沿线经济发展的重要突破口;在中国铁路路网布局结构上是合理的;其沿线地质条件是可行的;最后一点,修建兰渝铁路符合国家扶贫攻坚的计划,是国家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具体体现。
    在这个背景下,1995年10月,甘肃四川两省共同上书,请求国务院将修建兰渝铁路纳入国家“十五”计划。1997年7月,甘川渝三省市联合成立兰渝铁路筹备领导小组,由三省市计委共同组织协调小组工作。至此,由地方性的自发动作变成了三省市政府的职能行为,兰渝铁路的筹建工作升级了,也进入了一个正常的程序化过程。
    2000年全国人大会议期间,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鎔基专门听取了甘肃代表团关于申请修建兰渝铁路的汇报。朱鎔基听后说:“兰渝铁路肯定要修,它像南疆铁路一样,政治意义大于经济意义。我管拿钱。具体事宜,你们要和铁道部多联系。”
    经过几代人的不懈争取和努力,兰渝铁路终于在2007年5月正式立项,2008年8月批复可研,2008年9月正式开工,由中国铁路总公司与甘肃、四川、重庆三省一市共同出资组建兰渝铁路有限责任公司,负责建设和经营工作。
    2008年9月26日下午3时,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在甘肃省兰州市沙井驿宣布:“兰渝铁路正式开工!”
   
二、兰渝铁路是风险叠加的“世界难题”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用这句诗形容兰渝铁路之难并不为过。一头连着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原,一头牵着群山起伏的秦巴山区。这条建设了9年的铁路,经过的不是八十一难,而是千难!万险!
    没有顺风顺水。这条被孙中山先生称之“经过物产极多、矿产极富之地区”的兰渝铁路建设起来,并没有像我们看到的所有铁路那样简单中间木枕,两条铁轨,背后需要克服的是世界级难题。
    ——这是一条经过“地质博物馆”的铁路
    兰渝铁路通过的黄土高原区和秦岭高中山区,位于青藏高原隆升区边缘地带,在区域地质上位于华北、扬子、青藏(柴达木、羌塘等)诸小板块相互汇集部位,地质环境极为复杂特殊。
    兰渝铁路穿越区域性大断裂10条、大断层87条,所经地区地震、暴洪、泥石流灾害多发,号称“地质博物馆”,是我国在建地质条件最复杂的山区长大干线铁路,也是一条施工难度极大、风险极高的铁路。
    ——这是一条让国内外专家称为“世界难题”的铁路
    开建以来,国际工程地质与环境协会主席卡罗斯·德尔加杜角曾两次慕名深入兰渝铁路现场调研,国内外院士、专家先后38批次来现场号脉会诊、指导施工。专家们一致认定兰渝铁路地质属“国内罕见、世界难题”,感叹“世界隧道看中国,中国隧道看兰渝”。
    铁路建设预计工期6年,即到2014年年底全线通车运营。但一直未能实现这一目标,工期已经延后两年多。
    核心原因是地质因素,尤其是甘肃段的地质属于隧道施工领域的世界级难题,许多地质条件,超出了人们的认知范围,没有先例可以遵循。
    ——这是一条四大风险叠加的铁路。
    兰渝全线存在着四大高风险隧道群:第三系富水粉细砂层隧道群、高地应力软岩大变形隧道群、高瓦斯隧道群、岩溶突泥突水隧道群。
    其中甘肃境内地质最为复杂,尤其是第三系富水粉细砂层地质和高地应力软岩大变形地质极大地影响了隧道的开挖和掘进,设计、施工难度不仅在技术上是巨大的挑战、安全上压力巨大,也带来了工期上的风险。
    复杂的地质环境给兰渝铁路设计、施工带来前所未有的难题。
    攻克世界难题,铁路人的“争气线”,中国人民的“争气线”!
    前无古人,只有来者。一条铁路线,13座高风险隧道。除了风险最高的川藏铁路,再不知道有哪一条铁路线比兰渝铁路更难了。
    胡麻岭隧道、木寨岭隧道、西秦岭隧道……任意一条隧道都足够艰难。
    1.胡麻岭隧道
    胡麻岭隧道是兰渝铁路上的“头号重难点工程”,位于兰州榆中县与定西市渭源县交界处,隧道全长13.6公里,为双线单洞隧道。它地处土质松软的黄土高原,是典型的黄土隧道,与岩石隧道这样的“硬工程”不同,黄土层遇到雨水侵蚀后极易松软、变形、这会导致隧道的变形、下沉开裂。此外,该隧道还要跨越一座水库和一条河流,施工难度被公认为“国内罕见、世界难题”。
    据介绍,胡麻岭隧道施工2009年3月进场,前三年掘进顺利,在离贯通仅剩173米时,施工遇到了“第三系富水粉细砂”地层,涌出的泥沙像泥石流淹没了已经修好的隧道。过去5年半,胡麻岭隧道发生了4次大突涌,清理砂浆15万立方米,相当于2公里长的隧道。2015年,中铁十九局施工者研发出了组合式的真空降水技术:超前水平真空降水、洞内重力式深井真空降水等,真空降水进行完之后再对作业面进行帷幕注浆加固,最后进行开挖作业,这套方法运用之后,开凿隧道速度大大加快。
    2017年6月19日,用时8年多时间,兰渝铁路胡麻岭隧道终于成功贯通。
    胡麻岭隧道的贯通,为今年兰渝铁路全线通车运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也为我国乃至全世界在富水粉细砂地层条件下的长大隧道铁路施工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2.木寨岭隧道
    2008年开建,2016年7月18日贯通的木寨岭隧道位于甘肃省定西市岷县,为双洞单线分离式特长隧道,全长19.1公里,穿越11条断裂带,处于极高地应力区域,所属区地震基本烈度达7度,为极高风险隧道,也是兰渝铁路建设关键控制性工程。
    近50年来,中铁隧道集团在国内外建造了1000余座隧道,像这样难打的隧道还是第一次碰到,其施工难度和技术挑战远超渝怀铁路圆梁山隧道、兰武铁路乌鞘岭隧道和青岛、厦门、武汉等高风险穿江跨海隧道,成百上千名员工辛苦一个月干下来,工程进度往往变成负数。
    遇风即化、遇水即融的脆弱地质,不能用炸药爆破,换用破碎机作业,破碎机就像扎进橡皮泥,钻杆打进岩层和豆腐、稻田没什么两样,工人们只能采用最原始的镐和锹,一锹一镐地往里抠。这条短短6分钟车程的铁路,却让兰渝铁路2000名建设者历经了2800个日日夜夜。
    3.西秦岭隧道
    西秦岭隧道位于甘肃省陇南市武都区,全长28.238公里,为双洞单线隧道,是穿越我国西部秦岭山脉的兰渝铁路标志性工程,也是当时仅次于新关角隧道的我国第二长铁路隧道。
    隧道工程地质条件复杂、洞内高地应力、高温高湿、同步衬砌、反坡排水、长距离通风、长距离运输使得施工复杂、环境艰难、科技含量高、建设时间长,这在全国所有长大隧道施工史上都是罕见的。
    长达6年的西秦岭隧道施工,建设者依靠技术创新,先后安全穿越特长隧道破碎带、次生大断层、高应力区段和特硬岩区段,攻克20公里独头通风等技术难题,创造了最高月掘进842.5米的国内同类隧道施工最高纪录,并取得10多项科研成果和国家专利。
    2008年8月开工,历经六年,2014年7月全线贯通。
    4.新城子隧道
    新城子隧道全长9164米,位于青藏高原东北缘复杂特殊的地质构造环境带,地震活动频繁,地应力极高,围岩主要为三叠系炭质板岩,极其破碎,成洞困难,是典型的高地应力软岩大变形隧道。该隧道受临江铺车站进洞影响,结构特殊,由两个双线断面转变成两单断面,再由双连拱断面变成大跨断面,最后变成双线断面。左右洞施工相互干扰大,后洞施工引起前洞已成型初支、二衬开裂;大跨最大开挖断面350平方米,为世界在建铁路隧道之最;该隧道地质和大断面属国内罕见、世界级施工难题。中国铁路总公司将其定为全线三大重难点控制性工程之一。
    2016年5月31日上午8时许,由中铁十一局集团四公司担负施工的兰渝铁路全线重难点控制性工程—新城子隧道大跨扩挖最后段顺利完成,该隧道在全线三大重难点隧道中率先实现安全顺利贯通,标志着我国在高地应力大跨断面隧道世界性施工难题上取得重大突破。
   
三、兰渝铁路,告别贫穷的新起点
    “要想富,先修路。”一条兰渝铁路线,成为告别贫穷的新起点。
    兰渝铁路涉及甘陕川渝近20万平方公里,3600万人口。它的开通运营,将给这些沿线带来前所未有的经济发展机遇,沿线丰富的资源将得到开发利用,增强西部地区经济发展的“造血”功能,提升铁路沿线工业化、城镇化水平。
    甘肃陇南,长期以来,境内无高速、无铁路、无飞机场,国省道主干线公路等级低、通行能力差。陇南境内高峻山岭与深陷河谷错落相接,层层叠叠的山岭犹如屏障,将这里与外界隔绝开来。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有去过几十公里外的县城,想坐火车外出打工,要先从陇南的武都区坐汽车到陕西省的略阳,再辗转坐上火车去往全国各地。直线距离只有数十公里的两地,往往要绕着大山低速缓行数个小时。
    走出大山,曾是这里多少人的渴望。
    陇南白龙江两岸的河谷,是让20万贫困群众收益的我国最大油橄榄种植基地,用火车发送,每吨橄榄油到北京的运费将从原来的1500元下降到400元。甘肃定西胡麻岭因盛产胡麻而得名,这是张骞出使西域时经丝绸之路带回中国的油料作物,又称亚麻,由其榨出的油称为亚麻籽油,其主要成分是α-亚麻酸,具有一定抗肿瘤、抗血栓、降血脂的功效。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经过精美包装后的亚麻籽油,一瓶售价达到百元以上,而在定西的很多山区,一斤的价格只有10元钱。很大原因,就是不通火车,交通不便。
    兰渝铁路经过的22个市县区中,有13个国家扶贫重点县、4个省级扶贫重点县,还有革命老区、贫困山区、少数名族地区,所覆盖的区域盛产花椒、核桃、中药材、木耳、橄榄油等经济农作物。过去由于交通不畅,运输成本高,很多高产经济作物无法吸引区域外客户订货,当地百姓守着资源却还不得不辗转到外地打工。兰渝铁路的开通使运输成本比公路降低了70%以上,而且每年5000万吨的货运能力,也使一家家经销陇南特色的农产品电商企业落户在沿线,使当地的资源优势转变为经济优势,脱贫致富成为沿线贫困地区百姓看得见摸得着的美好愿景。
    “火车开通前,我们不敢想象,一个国庆小长假的收入就能抵得上原来一年。”在南部县升钟湖附近开办了4年“农家乐”的王老板说。近一年来,南部县依托兰渝铁路做精准扶贫文章,推出“红色主题游”+“秀美山水游”的组合旅游产品,当地土特产业、酒店业也由此活了起来。
    南部县是2016年四川省首批国家级贫困县“摘帽”县之一,兰渝铁路开通对南部县实施精准扶贫注入了新的动力。电子信息、食品饮料和汽车发动机零部件三大主导产业仅2016年就对接招商项目36个、签约12个,其中亿元以上项目8个。火车站片区规划的仓储物流用地794.7亩,已吸引来自上海、浙江、深圳等地的百余家企业负责人前来考察和投资。
    将青山绿水、名胜古迹等旅游资源转换成脱贫致富奔小康的本钱,地处革命老区的小平故里广安武胜、朱德故里南充、古城阆中、“红军渡”苍溪、女皇故里广元等县市搭乘兰渝铁路,一面全力打造川陕甘渝旅游经济走廊,一面借助即将开通的铁路货运大力发展工业、物流园建设。
    兰渝铁路开通使苍溪交通网络优势凸显,为该县实施精准扶贫搭建了平台、提供了支撑。近一年来,苍溪借力铁路持续加强本土建设,辐射带动种植、旅游、矿产、餐饮等产业遍地开花,促使当地更多群众就业创业。同时,铁路助推了苍溪现代农业园区、工业园区和创业孵化园的建成,为经济发展提供了新的突破口和增长点。
    兰渝铁路开通为小平故里广安武胜融入成渝经济区和融入长江经济带、丝绸之路经济带搭建了平台。武胜是农业大县和劳务输出大县,常年在外务工人员达30余万人。近3年来,依托农业基础和园区平台,武胜大力发展“归雁”经济,返乡农民企业家已有300余人,带领当地群众脱贫致富。
    目前,阆中、南充、广元、广安等县市正积极做好兰渝铁路动车开通后旅游发展规划,变“单打独斗”为“抱团发展”,全面加强川、陕、甘、渝客源市场的旅游融合,带动着区域经济较快增长。据悉,下一步,南部、武胜、阆中等火车站即将开通货运业务,更将为老区人民脱贫致富插上腾飞的翅膀。(右图为兰渝铁路甘肃陇南境内的汉王特大桥与高速公路及国道交错
    兰渝铁路不仅是一条扶贫之路,更是一条带动沿线百姓脱贫致富奔小康的希望之路。
    兰渝铁路地质极其复杂、施工难度极大、安全风险极高、建设管理跨度长,面对前人未涉及的工程地质领域和工程施工难题,兰渝铁路的建设者们以“敢为人先、勇于担当”的兰渝铁路精神,求实探索、拼搏创新,在中国铁路系统和中国科技领域取得了一大批重大高、精、尖科技成果,在极其复杂、外国人认为不可能修建铁路隧道的地质取得了突破,硬是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把可能变成了现实,树立了中国铁路建设新的科技成就和科技丰碑。项目开工建设以来,全线共设立省部级以上科研项目21项,参建各方在国家级核心刊物发表论文达118篇,获得国家专利28项。其中,西秦岭隧道采用的TBM皮带运输条件下同步衬砌技术、皮带机超长距离运输(15公里)技术是兰渝铁路首创,其周掘进、月掘进进度双双创造了世界同类TBM的新纪录;桃树坪隧道第三系富水粉细砂层施工中首次应用的PST-60水平旋喷成套设备+超前预加固技术,为国内行业首创,其工法被评为国家级工法。胡麻岭隧道超前辐射状降水通道系统、低渗透性粉细砂地层隧道内降水系统、流塑状泥砂围岩超前真空降水装置、双液回退劈裂注浆系统、地表降水深井洗井装置等5项施工技术获得国家实用新型专利。两水隧道高地应力软弱围岩地质施工中采用的玻璃纤维管锚杆注浆的掌子面加固系统、双层初期支护系统、基于锁脚锚杆的软弱围岩隧道的初支系统等3项施工技术获得国家实用新型专利。兰渝线高地应力软岩、第三系富水粉细砂层等世界性隧道施工技术难题,对中西部铁路、公路建设有较强的借鉴和示范引领作用,在业内引起广泛关注。
    兰渝铁路的建成通车不仅能够强化和完善西部区域铁路运输网结构,大大缩短西北、西南地区间的运输距离及旅行时间,还能极大地改善兰州、陇南、广元、南充、重庆等地的交通区位,使沿线地区与西北、西南、华东、华南地区的联系更为紧密,形成“南北联系顺畅,东攀西联方便,交通四通八达”的优良交通运输环境。同时对沿线地区的矿产资源、旅游资源开发、城市发展和经济建设都将产生重大影响,有利于加快沿线老少边穷地区脱贫致富、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步伐,促进沿线区域经济进一步发展。(白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