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站首页 >> 上下五千年
中华民族之国粹,宫廷艺术之典范:景泰蓝技艺
发布时间:[ 2017-10-12 14:35 ] 文章来源:< 综合 > 浏览量: 3582
    景泰蓝原名铜胎掐丝珐琅,是一种铜釉结合的独特工艺品。掐丝珐琅工艺起源于公元前12世纪,曾盛行于欧洲和亚洲的部分帝国,公元13世纪由阿拉伯传入中土,并迅速得到了历代帝王宫廷的喜爱。
    公元1450年到1457年,在中国历史上的明代景泰年间,在明代宗朱祁钰的倡导下,掐丝珐琅工艺被发扬光大。至于为什么把掐丝珐琅器称作景泰蓝,说法却不一而足。或说,因为这类制品始于明代景泰年间,色尚蓝;或说,因为大盛于景泰年间,故名。在工人中还流传一种说法:景泰年间,内廷大库失火,大批金银珠宝在火中熔融,形成五彩缤纷的琼瑰,匠师仿而制成景泰蓝。今天看来,旧说有的不够确切,有的属于穿凿附会。景泰蓝指掐丝珐琅器,这种制品的出名与明代景泰年间相关,这两层是明确的。至于名称,学者们大多认为“景泰”是指“景泰年制”或“大明景泰年制”的款识,“蓝”即“琅”,是“珐琅”急读之音转,连贯起来就是带有景泰款识的掐丝珐琅器。文献资料显示,清初有“景泰御前作坊之珐琅”,内廷称之为“景泰掐丝珐琅”或“景泰珐琅”,或干脆叫作“景泰瓶”,“景泰蓝”的名称见于光绪时档案和著述,是从北京、广东、山东等地传开的。估计这一名称的出现远早于19世纪后半期的光绪年间,或许在清初已经有人用了。开始,景泰蓝专指带有景泰款识的掐丝珐琅器,即“景泰御前作坊之珐琅”。后来,凡是掐丝珐琅器都可以称为景泰蓝,甚至漆胎珐琅器也在景泰蓝的泛指之中,一般固然仍指掐丝珐琅器而言。
    有学者通过研究,勾勒出了景泰蓝技艺传承的路线,从古埃及、东罗马、阿拉伯到中国,景泰蓝技艺伴随战争与征服一路向东传播,先后影响了东罗马文化,以及西亚阿拉伯伊斯兰文化。据考古发现,珐琅器最早诞生于希腊,希腊普鲁斯岛出土的公元前12世纪的六枚戒指和双鹰权杖首,被公认为最原始的掐丝珐琅。到了公元前五六世纪又曾烧造珐琅器。直到公元6世纪,希腊拜占廷的珐琅工艺逐渐发展,后至公元10-13世纪初,掐丝珐琅工艺极为兴盛。在12世纪,掐丝珐琅器由阿拉伯地区直接或间接传入我国。事实上,阿拉伯地区的掐丝珐琅传入我国,应分为两个阶段:先是由彼地制作的掐丝珐琅器,随着一般番货传入我国;而后又由于蒙古人统治欧亚大陆,建立元帝国,由于人种的迁徙与文化技艺频繁的交流,掐丝珐琅的制作技巧随着西方艺人传入我国。
    蒙古人重视工匠,在长期的征战过程中搜虏被统治地区的工匠并广设工场来发展元代的手工业。公元1219年,成吉思汗攻击大食国,每攻下一城,往往仅保住工匠,余尽歼灭,并分遣工匠于诸队,或赏其诸子诸妻诸将,或召赴蒙古营中工作,或遣送蒙古。蒙元统一全国后,随着对外交流的增多,许多身怀绝技的工匠纷纷来到中国,阿拉伯工匠带来了烧造掐丝珐琅的技术和主要原料。史载蒙人合赞(1271-1306),在元成宗时期册封为伊儿汗国中统治波斯一带的呼罗珊汗,合赞除精通其蒙古母语之外,也略悉汉语和阿拉伯、波斯、印度、富浪等国语文,凡百工技艺,皆亲手为之,制品尤较工匠为佳,又习知化学及一些较难艺术,如制作珐琅、解化滑石、熔解水晶及凝缩、升华之术。珐琅工艺在13世纪后期当数“较难之艺术”。当时的掐丝珐琅器可能仅为皇家服务,由于烧造技术的不成熟,故生产规模并不大,产品并不多。从现存的几件元代掐丝珐琅器来看,中国工匠在学习、掌握烧造珐琅技术后,为符合中国统治者的审美趣味,生产出了具有民族风格的制品,但装饰品方式仍保留着一些阿拉伯的艺术韵味。
    但这种技艺在刚刚进入中国时并没有受到重视,直到明代景泰年间,世界范围内其他地区的掐丝珐琅工艺渐渐衰落,而景泰蓝则融入了中国人的智慧与审美,成为具有浓郁中国风格和北京特色的代表性艺术品。景泰蓝以紫铜为胎,做工繁杂,耗费时间长,成本高。根据故宫史料记载,乾隆皇帝对景泰蓝制品极其钟爱,甚至在宴会时成为他专享的用膳器具,而陪同进餐的人员,则只能使用金、银或瓷质餐具。故宫博物院的研究人员发现,在故宫的乐寿堂中,还大量使用了景泰蓝用作室内装修。
    在长达六十年的乾隆统治时期,由于弘历本人的爱好和提倡,掐丝珐琅制作在康熙朝的基础上获得特殊发展。造办处珐琅处(作)日益扩大,生产持续上升。除仿古、仿景泰、仿欧的作品外,创烧了大量有本朝特色的精美新品种。釉彩有造办处自炼的,也有广州洋彩和北京洋彩。图案有仿古鼎彝纹饰,也有仿欧花纹。弘历“御用”的器物用金胎掐丝,一般仍是铜胎掐丝镀金。品种从家具到祭法器,从佛像到禽兽形象,可谓应有尽有。形制之大,釉色之富,花纹之巧,掐丝之工,制作之精,数量之多,都是罕见的。举掐丝珐琅塔为例,乾隆二十九年(1764)为热河造六座,用红铜六千七百十一斤三两五钱,镀金叶一百六十五两二钱九分六毫,共需买办材料工价银六千八百九十一两六钱六分八厘。其后于乾隆三十九年(1774)、四十七年(1782)又各造六座一套的掐丝珐琅塔,现陈设于故宫乾隆花园梵华楼和慈宁花园宝相楼。其中蓝绿地杖缠枝莲八宝纹宫殿亭式塔高239厘米,底宽96厘米。其余各塔高宽大致相同,而形式争奇斗艳,地杖花纹变化万千。釉色有浅蓝、粉绿、白、黄、大红、宝蓝、粉红、藕荷、香色、黄绿等,都不透明,表面呈现一层莹净的宝光。掐丝珐琅塔可以代表乾隆朝掐丝工艺的高度水平,堪称我国古代掐丝珐琅之王。
    乾隆朝内廷所用掐丝珐琅器,多由养心殿造办处珐琅处承做。珐琅处还承做以金、铜、陶、瓷、玻璃为胎的画珐琅,它是造办处二十余作中较大的一所作坊。画琅珐制作以广州、九江、苏州的南匠为主,掐丝珐琅制作则以家内匠为主,如遇工程浩大,家内匠人力不敷,就从京城珐琅业觅雇工匠进珐琅处“效力”。珐琅处分别设于紫禁城和圆明园,春夏秋三季都在圆明园烧造。造办处珐琅处于乾隆五十四年(1789)因无活计而归并于造办处,内廷掐丝珐琅生产暂时停顿,宣告了清代掐丝珐琅业衰落期的到来。
    一件景泰蓝作品要经过制胎、掐丝、点蓝、烧蓝、磨光、镀金等主要工艺制作完成。不要小瞧这几个主要步骤,虽然仅仅需要12个字就能描述完成,但其制作工艺的繁复远远不止于此。央视的《探索•发现》栏目曾历时近半年时间,探访景泰蓝制作工艺的奥秘,跟踪拍摄了北京市珐琅厂以传统工艺再现故宫景泰蓝文物——勾莲纹天球瓶的全部过程。
    工人们首先用紫铜打造出花瓶瓶身,完成第一步,制胎。随后,掐丝技师用尺规在瓶身上描绘出经纬路线,为花纹定位,再按墨线的相对位置将花纹拓印在铜胎表面。紧接着,掐丝技师根据产品的大小选择丝号,再按照设计人员设计的图纸,以专用镊子将柔软而有韧性的扁丝掐(掰)出各种图案纹样。在这一过程中不允许反复修正,所有图案必须一次掐制完成,才能保证曲线圆浑流畅,且掐制成的铜丝要和设计图样保持完全一致。最后,用中药材白芨调制成的药水作为粘合剂,将掐制好的扁铜丝按拓好的花纹粘在铜胎上。经过烧焊,使扁铜丝构成的各种图案牢牢地固定在铜胎上。
    掐丝是景泰蓝制作的重要环节之一,也是最考验制作人手艺的流程之一。虽然掐丝中使用的很多工具都是专门定制的,但是掐丝仍然是景泰蓝制作工艺中,最耗时的工艺之一。一位已经有30多年掐丝经历的高级技师,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也仅仅只能完成两组复杂的团花图案。
    布满扁丝的胎体经烧焊、酸洗后,便进入点蓝工序。点蓝技师使用特制工具“蓝枪”以及吸管将各种相应颜色的釉料填入铜丝勾画出的空间之中。一个点蓝技师面前,都摆放着成百个调制好颜色的“蓝碟”,碟中釉料颜色差别很小,经过长时间训练,点蓝技师凭借对色彩的特殊记忆力,能清楚地找到所需颜色的蓝碟位置,将图样上的色彩点润在手中的景泰蓝制品上。
    釉料经过烧制紧密附着在铜胎上,但是,点蓝和烧蓝不是一次性完成的,需要根据实际情况反复进行三到四次,直至釉面饱满与铜丝齐平。在这道工序中,不仅需要点蓝技师的耐心与细致的工作,还需要他们一遍遍地不断重复自己的耐心与细致。同样一只掐丝制品,因为技师的艺术修养不同,每个人对色彩的感觉和理解不同,不同的点蓝技师点蓝成品也是不同的。有的作品颜色生硬,有的作品则看着很舒服。
    人们常常将磨光技师称为景泰蓝制作流程中的艺术总监,他们使用金刚砂石、黄石、椴木炭,分三次对自然烧成的瓶体进行打磨,在最为嘈杂的环境中工作,技师既要保持着敏锐的触感,又要兼具对艺术的审美力。他们还需要了解景泰蓝制作的每一道工序,以便随时对其进行修缮。一只天球瓶的打磨工作,花费了有经验的磨光技师整整四天的时间,其间,技师还对瓶体进行了两次加罩亮白釉料再次入炉烧制。
    景泰蓝是火里求材的艺术,不论是大件作品还是小件作品,都要经过近10次的高温烧制,温度在600-4700摄氏度之间,最高温度会达到900摄氏度。从绘图、打胎到点蓝、烧蓝,一只勾莲纹天球瓶经过数位高级技师的双手,也经历了数次高温的烈焰。在成品华丽璀璨的背后,饱含的是传统工艺制造者对艺术的热爱,以及对工艺传承的坚守。
    北京市南二环紧贴着天坛公园南门有一座立交桥,名为“景泰桥”,桥南有一条繁华的马路,名为“景泰路”,路西坐落着一所小学,名为“景泰小学”,马路西侧为景泰西里,东侧叫景泰东里。生活在此的人们可能都不清楚,在这片区域中为何出现了这么多“景泰”字样。原来,这里有国内最大、最专业、历史最悠久的景泰蓝生产制作企业——北京市珐琅厂有限责任公司。时至今日,这里依然保持着明清以来的传统景泰蓝制作方法。
    1956年1月,北京市珐琅厂由42家私营珐琅厂和专为皇宫制作的造办处合并组建成立,郭沫若题写厂名。如今,北京市珐琅厂责任有限公司是全国景泰蓝行业中唯一一家中华老字号,2006年文化部指定的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景泰蓝制作技艺保护传承基地,2011年11月公司被文化部评定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是全国生产经营景泰蓝最具权威的专业企业,企业产品代表了当代我国景泰蓝发展的最高水平,引领着景泰蓝的发展方向和潮流。
    1956年建成后的北京市珐琅厂一直以从事景泰蓝产品的外贸包销、出口业务,企业负责订单的生产,帮助国家创取外汇,为国家经济建设做贡献。但是,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随着国家由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北京市珐琅厂以及当时北京的工艺美术企业都进入了发展低谷期。当时国外市场处于饱和状态,而国内市场对工艺品需求量低。景泰蓝从出口商品变为国内市场上销售的工艺品,初次打入礼品市场、宾馆饭店和友谊商店等进行销售,需要不断地去适应市场。应该说,当时是景泰蓝发展的一个困难时期。一个景泰蓝作品的创作,从绘图到最后完工要经历近6个月的时间。在企业的困难时期、景泰蓝发展的低谷时期,北京市珐琅厂的大师们并没有因此而放弃,他们将自己全部的精力用在作品的创新上,将当代新的设计理念与传统工艺和市场所需相结合,潜心钻研,依靠创新产品和大师精品作品带领企业走出低谷期,用创新将景泰蓝技艺传承至今。
    现任北京市珐琅厂有限责任公司总工艺美术师钟连盛于2012年被文化部评定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钟师傅已经年过半百,他从事景泰蓝设计已经有40年左右。对于景泰蓝及北京市珐琅厂,他有着特殊的感情,和太多说不完的故事。1978年,北京市珐琅厂所属技校招收学生,且有美术加试考试,当时15岁,初中毕业的钟连盛,因为喜欢绘画,义无反顾地参加了考试。当时招收美术生的学校很少,他上学的时候,文化课成绩虽然也很好,但十分喜爱绘画,学校的老师也很为他惋惜。他说,技校毕业后,钟连盛同班的同学中,有的人继续考学,有的人则在工艺美术方面寻求自由发展。如今,他们中有的人已经是美术学院的系主任,有的人则成了职业画家,而钟连盛则选择了在景泰蓝行业中坚持前行。
    钟连盛说,“景泰蓝发展到今天已经有600多年的历史,北京市珐琅厂建厂也近60年的时间,景泰蓝产品的创新是几代大师不断地、共同的、不懈努力的结果。每一件景泰蓝作品,包括过去钱美华大师等人创作的作品中,都饱含着对中国文化的探索与研究,将传统技艺融入了新的时代发展的脉搏。”
    2000年创作的《荷梦》系列,是钟连盛多个获奖作品中,他自己满意的作品之一。其创作灵感来自于北京龙潭湖公园,周末他带着孩子在龙潭湖游玩,下午五六点钟的时候,夕阳西下,荷塘被金黄色的夕阳笼罩着,几只野鸭子从湖面游过,感觉特别温馨浪漫。钟连盛说,多年以来景泰蓝作品多是以红花绿叶为主的写实作品,他在《荷梦》作品的创作上则采用了水波纹的形式进行开光,看上去好像从梦中醒来,拨开水纹,和看到的景色一样。
    近年来,在北京、香港等地的各大拍卖会上,景泰蓝器物的成交价格令人瞠目。不仅是专业收藏家热衷于景泰蓝,不少百姓也逐渐成为景泰蓝的收藏爱好者。但人才的断档却给景泰蓝传承带来了危机。现国家级景泰蓝大师在全国只有6人,其中4位都在北京市珐琅厂工作,厂内的北京市级景泰蓝大师则有7-8位。虽然这里藏龙卧虎,但其中的大部分人已经退休。我们要知道,一位技艺娴熟的景泰蓝制作大师是需要经历几年乃至十几年的磨练。就像景泰蓝一样,要经历近10次高温烧制、磨光等多道工序,才能耀眼璀璨。
    景泰蓝是工艺美术世界里一颗璀璨的明珠,它以其悠久的历史、典雅优美的造型、鲜艳夺目的色彩、华丽多姿的图案、繁多的品种造型让世人赞叹它那无可比拟的艺术魅力和光彩夺目的艺术形象。但在成品华丽璀璨的背后,饱含的是传统工艺制造者对艺术的热爱,以及对工艺传承的坚守。(碧水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