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站首页 >> 还看今朝
“幼有所育”——谁来育难题待解*
发布时间:[ 2017-11-21 12:53 ] 文章来源:< 综合 > 浏览量: 2901
  “携程亲子园事件”发生后,受到社会广泛关注。在呼吁尽快填补机构监管漏洞之外,更多讨论聚焦于其折射出的我国托育服务严重供给不足的现实。一方面,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带来托育需求持续增加;另一方面,托育机构匮乏、标准制度缺失,监管部门混乱,托育市场“发育不良”现状凸显。
  党的十九大报告把“幼有所育”作为保障和改善民生的重要内容。“幼有所育”谁来育、怎么育,已成为公众关注的问题。
   
一、我国婴幼儿入托率仅为4.1%,“入托难”成家长心病
  据权威部门统计,全国婴幼儿在各类托育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1%,远低于一些发达国家50%的比例。“入托无门”成为很多0岁到3岁幼儿家长的心病。
  北京市民刘先生两年前就遭遇这样的困扰,由于他的孩子是11月份出生,当年不满足三周岁才能上幼儿园的条件,在找了几所公立幼儿园无望后,不得已刘先生把孩子放到了小区里的“家庭托儿所”,然而,上了不到3个月,该园因为没有相关资质而停办。
  “没办法,只好靠‘两边老人轮流值班、保姆随时更换、家里安装摄像头’等方式,熬到小孩3岁才上了幼儿园。”刘先生说。
  入托难,已成为各地面临的共性问题。据上海市妇联2017年初的调查,88%的上海户籍家庭需要托育服务,上海有超过10万的2岁儿童需要托育服务,而上海市集办系统与民办系统合计招收幼儿数仅为1.4万名。
  “过去独生子女政策在一段时期里降低了托儿需求,使托儿所的消失暂时没有呈现出太大影响,但如今随着二孩政策的实施和家庭结构的改变,我国的托育难题急剧显现出来。”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菊华说。
    面对规模极其有限的托育市场,家长们的选择充满无奈。多位家长反映,少数具有办学许可的民办托儿所,硬件一般,名额却长期供不应求;一些在工商部门以“教育咨询”名义注册的早教机构,实际是违规从事婴幼儿日托服务,随时有关门风险;而家庭作坊式的托育点,卫生、消防等方面可能存在安全隐患,威胁到孩子人身安全。
   
二、半年跑了多个部门办不下一个托儿所 
  目前,我国托育市场整体面临机构数量不足、服务管理缺失、政策支持不够等问题。托育市场整体“发育不良”
  --公办缺位。在经济体制改革过程中,大量事业单位办的福利性托儿所被裁减。随着二孩出生带来的学前教育资源紧张,很多地方公立幼儿园也陆续取消原本针对两三岁儿童的“托班”,公办托育服务进一步萎缩。
  以上海为例,2015年全市独立设置托儿所仅35所,比2011年减少21所;在0-3岁80万左右婴幼儿总数中,能上托儿所的只占0.65%。
  --民办缺“路”。上海一位退休幼儿园园长陆女士此前被某民办托育机构找来创办托班,但过程却充满曲折。在向教育局申请行政许可未果后,她又陆续找了妇联、卫计委等部门,但均表示不归本部门管,半年过去,至今没有办成。
  “没有部门发证,也没有部门监管。想办个托儿所最后不知道该找谁。”陆女士说。
  据了解,我国托育市场目前尚无明确的审批和管理部门,多地教育部门称,学前教育从3岁开始,0-3岁的托育不归其主管,早已停止发放托儿所牌照。一些创办者由于拿不到教育许可,转而去工商部门以“教育咨询机构”名义办理营业执照,把托班先开起来。但工商部门又表示,教育咨询机构不具备提供午餐、全日制托育资格。复杂的创办流程让民办机构望而却步。
  --标准缺失。由于缺乏准入、评定、考核等标准,市场上托育服务的质量参差不齐。记者调查发现,相当多托育点设置在居民区内,有的有个三居室的单元房就能开班,师资力量有的靠无保育资质的家政保姆。而如果按照幼儿园建设标准,很难有企业点、社区点能够达标。携程方面就曾表示,幼儿园对班级规模、占地标准等有很高要求,在商务楼办公的企业几乎不可能做到。
  专家建议,应明确托育的公共服务地位,统筹整合管理机制,完善相关政策支持,构建主体多元、性质多样、服务灵活的市场体系,更好实现“幼有所育”。
  “近年来,我国托育服务供给长期处于‘部门缺位、市场失灵、社会失职、家负全责’的失衡状态,当务之急是将托育服务上升为国家行为。”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菊华建议,应将托育服务纳入国家和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规划,明确具体负责职能部门,利用整合卫生计生、教育、民政、人社、税收、工商等部门资源,为发展提供良好环境。
  贵州省幼儿教师发展中心主任张剑辉建议,应通过财政补贴等方式鼓励发展普惠性托育服务事业,在现有公办幼儿园增设托管班,明确将幼儿入园年龄向下延伸。同时,出台婴幼儿托育服务相关的法律法规以及标准规范,推动行业发展有章可循。
  “应鼓励有资质的主体开办托儿所、托育中心、邻托服务等,对有条件的企事业单位在自有场地内建托育设施要给予政策支持。”广州市政协委员简瑞燕建议,降低准入门槛,公平对待并扶持民营托育机构。
   
三、入托难,入园亦难
    “入园难,难于考公务员;入园贵,贵过大学收费。”幼儿园入园难入园贵已成为全社会普遍关注的问题,其中,入公办幼儿园难的问题尤其突出,一些拥有优质教育资源的幼儿园更是“一位难求”。面对不合理的幼儿园结构及学前教育现状,该如何破解入园难题?
    去年5月底,北京市丰台区西马金润社区的家长们带着户外装备在布朗幼儿园门口排了5天5夜的队,只为孩子报名入园。此事引发不少关注,不少人问,孩子上幼儿园有那么难吗?这是否只是个案?
    (一)拼名额,排长队
    从今年3月份开始,家住北京市丰台区嘉园二里36号楼的肖琳每天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打开丰台区嘉园第一幼儿园的网站,查看今年9月份入园的报名通知挂出来没有。“一开始说是4月份报名,后来拖到6月初,到现在也没有个说法。”肖琳无奈地说,“还不如排队报名,5天5夜至少能知道自己孩子能按时入园,总比现在这样一直拖着强。”
    据了解,嘉园第一幼儿园是公办幼儿园,服务嘉园一里、二里、三里及周边十几万居民。一家公办幼儿园服务10余万居民,这一比例在大中型城市比较普遍。
    肖琳担心孩子不能被公办幼儿园录取,无奈之下咨询了嘉园第一幼儿园百米之隔的嘉园实验艺术幼儿园。“幼儿园老师说,该园从元旦就开始报名了,现在报名已经晚了。真没想到想进民办幼儿园也这么难。”肖琳说。
    家住北京市丰台区西马金润社区的彭杰去年为女儿在布朗幼儿园的亲子班报了名。“开始幼儿园采用网上报名的方式,后来有人觉得网上报名不透明,所以又开始排队。通宵报名虽然辛苦,但好在是遵循先到先得的规则,不必到处托人找关系。”彭杰说。
    因为报名方式多样,再加上家长与园方信息沟通不畅,心急报名的队伍常常自己就发动了起来。“6月5日晚上听老妈说现在长椿街幼儿园门口排起长队,都是给孩子报名的,可是长椿街幼儿园还没有贴出通知,怎么就排队了?”网友kellyvip在“家长帮”社区里说。
    目前,北京市公办幼儿园多数采取网上填写报名表,现场报名的方式。6月9日,北京市西城区长椿街幼儿园给出的通知是:“家长即日起至6月13日在幼儿园网站下载招生登记表,并于6月14日带齐所需材料来园进行验证。6月20日上午带幼儿来园与教师见面,小班招生75名。”
    让肖琳头疼的还有公办幼儿园的招生标准、规模等问题。“即使报了名,也不知道孩子最终会不会被录取。幼儿园设定一些条件可以理解,但是缺乏透明度,只能让家长干着急。”肖琳说。
    (二)公办民办,资源优先
    据北京市朝阳区教委的一项调查数据显示,90%的家庭希望孩子进入公办园,他们认为,公办幼儿园享有大量政府补贴或者财政拨款,可以以低廉的价格得到优质的服务和教育。
    但是,目前不仅在大城市入公办园难,这个问题同样困扰着很多中小城市的家长。
    家住石家庄市长安区华清家园的李贞在朋友圈里吐槽:“儿子3岁了,到了该上幼儿园的年龄,最近几天跑了附近几家公立幼儿园,都被告知招生名额满了。条件好的民办幼儿园学费又贵,这可怎么办!”虽然她有点接受不了,但还是带着儿子去小区里的民办幼儿园办理了入园手续。
    由于物美价廉,公办幼儿园一直是家长们的首选。不过公办幼儿园接收能力有限,并不能完全解决所有孩子的入园问题。另外,一些公办幼儿园的孩子一部分来自较远小区,这些孩子占用了一部分资源。
    面对家长对公立幼儿园招生的种种抱怨,不少公办幼儿园也很委屈。石家庄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公办幼儿园园长称,“现在各地公办园都紧缺,市民需求又不断上升,加上很多小孩都是独生子女,全家上下倾注全部精力培养,使得一到招生季,幼儿园就要承受很大的社会压力。我们的师资、教学规模都是有限的,确实没法满足那么多的需求”。
    另一方面,民办幼儿园真就这么“不吃香”?事实上,已经开始有越来越多的家长为孩子们选择民办幼儿园,优质的民办幼儿园同样受到追捧。石家庄新华区小太阳双语幼儿园负责人孙潇说,“我们的师资和硬件与公办园不相上下,甚至在硬件上更有优势。因为房租成本较高,加上有外教加盟,托费自然会比公办园要高。如今,家长对幼儿英语的培养意识不断增强,我们的入园门槛也在提升”。
    公办园以及有优质教育资源的民办园都成了家长眼中的“香饽饽”。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学前教育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朱敏说,进优秀的幼儿园难不仅存在于我们国家,其实在国外也存在同样的问题。“人都有一个选择的驱动力,在有条件的时候,永远选择最好的,所以入优质的幼儿园会难”。
   
四、入托难、入园难该如何破解
    近年来,随着人们经济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社会对专业化学前教育的需求日益强烈,但学前教育明显资源不足。《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曾提出,到2020年全面普及学前一年教育,基本普及学前两年教育,有条件的地区普及学前3年教育。显然,规划下发了,行动却没有跟上。
    中国关心下一代委员会事业发展中心高级顾问蔡景昆认为,公办园数量远远不够,政府投放资金不到位是造成社会供给落后于社会需求的主要原因。“民办园虽然收费高,但也提供了社会服务,但相关政策资金并没有向他们倾斜”。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也认为,学前教育资源捉襟见肘的原因之一是投入不足,“长期以来,我国的幼教经费只占整个教育经费支出的1.3%左右,而发达国家学前教育经费占总教育经费支出达3%以上”。根据熊丙奇的观察,许多地方政府更乐于将公共财政投入到容易体现教育发展水平的初高中和高等教育领域,同时在学前教育的管理人员编制、办学标准制定等方面都存在缺位。
    同时,小区基础配套没有跟上城市人口规模不断扩张的速度,因而造成了想进幼儿园需要连夜排队报名的现象。
    为何公办幼儿园没有跟上小区增建速度?根据新建小区容积,政府要求新建小区在规划、施工中设计幼儿园等相关配套设施,完工后交由政府统筹管理。但事实上,因为资金、精力所限,地方政府会以“面积不达标”、“消防不过关”等理由拒绝接管,幼儿园由‘公’变‘私’,有的甚至另作他用。
    对此,熊丙奇认为,小区配套建设的幼儿园应用作办公办园或普惠性民办园,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改变小区配套幼儿园的使用性质和用途,对已改变性质和用途的应由当地政府依法收回。
    入园虽难,但还是有好消息传来。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必须始终把人民利益摆在至高无上的地位,让改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朝着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不断迈进”;“带领人民创造美好生活,是我们党始终不渝的奋斗目标”。面对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报告提出了一系列具体目标和举措。在教育领域,提出要“努力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强调要“办好学前教育”,保证全体人民在共建共享发展中有更多获得感。
    学前教育是终身学习的开端,是国民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重要的社会公益事业。办好学前教育,关系亿万儿童的健康成长,但总体上看,学前教育是我国各类各级教育中较为薄弱的环节。根据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2010年我国学前教育三年毛入园率只有56.6%。解决学前教育“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是我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的重要任务之一,因此要拿出啃“硬骨头”的勇气去发展学前教育。
    客观而言,过去5年来,我国学前教育已取得长足发展,普及程度得到很大提高。2016年,我国学前教育三年毛入园率达到77.4%,相比2010年提高了20.8个百分点。但这离解决“入园难”尤其是“入园贵”问题,仍有很大的差距。一方面,学前教育毛入园率要进一步提高;另一方面,需要增加普惠园比例。
    啃下发展学前教育的“硬骨头”,要持续加大学前教育投入。提高普惠园比例,关键在于建设公办园和增加对民办园的扶持,这需要加强政府对学前教育的投入。我国对学前教育的投入在过去5年大幅增加,2016年学前教育的经费投入占总教育经费的比重约为7.21%,但根据有关专家测算,这一比重需要达到9%—10%。此外,师资建设也是一块“硬骨头”。虽然经过不断加强师资建设,我国学前教育师资增加了91%,将近一倍,但从现实来看,幼师还需要在目前基础上大幅增加。怎样培养学前教育师资,让学前教育相关专业毕业生愿意到幼儿园任教,是一项十分艰巨的任务。
    攻克以上难题,还需要重视学前教育立法,制定《学前教育法》,以解决困惑学前教育发展的深层次体制和机制问题。由于缺乏法律规定,虽然国家要求各地政府重视学前教育,但对地方政府投入学前教育缺乏强制性约束。只有出台《学前教育法》,才能让学前教育发展得到更有力的法律保障。一些发达国家通过立法,明确规定所有幼儿园、从事学前教育的社会机构,都不得进行小学化的学前教育。
    另外,我国目前对0—3岁的早期教育没有适应的教育法律法规加以规范,导致早教市场相对比较混乱。一些不具资质的机构用并不存在的所谓国际先进的早教理论,吸引了不少望子成龙的家长。而破除此种乱象,迫切需要法律支撑,不然可能让我国孩子一开始就接受走偏的教育。近年来,社会舆论对出台《学前教育法》的呼声很强烈,考虑到我国学前教育面临的诸多现实问题,有必要加快学前教育立法的进程。
    把学前教育视为“硬骨头”,显示出对学前教育改革与发展艰巨性的充分认识,这也是回应公众对解决教育老大难问题的期待。相信只要拿出啃“硬骨头”的勇气,破解“入托难、入园难”只是时间问题。(吟啸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