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站首页 >> 上下五千年
口吐莲花笑谈人间百态,说学逗唱言尽世事沧桑:中国相声
发布时间:[ 2017-11-16 13:34 ] 文章来源:< 综合 > 浏览量: 768
    说到相声,所有的中国人都知道这是门以说唱为主的的喜剧艺术,它扎根于民间,是明清时期开始盛行的一种民间说唱曲艺。这是中国人独特的艺术形式,在形成过程中广泛吸取口技、说书等艺术之长,寓庄于谐,以讽刺笑料表现真善美,以引人发笑为艺术特点,以“说、学、逗、唱”为主要艺术手段。历代相声艺术家为我们留下很多珍贵的作品,这些经典作品给每一个时代的人们都留下太多的回忆和欢乐。但是现代相声随着马三立、侯宝林、马季、唐杰忠等老一辈相声大师的相继陨落,姜昆、冯巩、牛群等艺术家退出相声舞台,我国相声事业陷入低迷。但是好在网络视频网站等新兴媒体的普及,2005年郭德纲的茶馆式相声异军突起,爆红网络,使凋敝许久的相声重新回到大众视野中。随着关注的人员来越多,日益丰富的综艺节目渐渐繁荣,将相声推到一个新高度,新的相声艺人渐渐崭露头角,他们为重拾古典文化做着努力。其中青年一辈的相声演员岳云鹏以一种萌贱萌贱的形象深得观众喜欢,相声也终于在尘封许久后重新展露光彩。
    相声古为“象声”,专家认为相声来源于口技和俳优表演。战国时期齐国孟尝君夜闯函谷关,他的门客用“鸡鸣狗盗”之法使孟尝君脱险出函谷关的故事是关于口技的最早记录。司马迁的《滑稽列传》中有俳优的记载,这是古代一种优人表演,主要是说笑或者是滑稽表演,一般唱的叫倡优,以滑稽逗笑的称为俳优。这算得上是我国古代最早的笑的艺术源头,这些人利用他们的智慧去讽刺皇上错误的命令。俳优表演主要是一种轻松幽默的劝诫型艺术形式。可见相声表演在风格、立意和表现形式上与俳优表演非常相似,都是以娱乐为外衣,以讽刺为生命线,以语言为手段。到了唐代有参军戏,有两个人分饰参军和苍鹘。苍鹘接近于现在捧哏的,穿破衣服,作仆僮装扮,而参军则类似于今天的逗哏,戴头巾、着绿衣做滑稽表演,两个人以对话为主,以逗人笑为表演形式。唐代段安杰的《乐府杂录》认为,参军戏来自陆参军的参军词,不仅有对话还有唱的部分。而口技作为表演艺术不晚于宋代,宋代说唱艺术繁荣,百戏盛行。宋人《杂记》记述,“说”在京城的游艺场里,有“学乡谈”和“百鸟鸣”。据后人推断可能都是口技。宋元戏剧中的“犬吠”“鸡叫”之类的舞台效果,大多是表演口技的人在后台完成的。到了清代,口技从单纯模拟某一种声音,发展到能同时用各种声音,串组成一个故事,被列为“百戏”之一,即“口戏”,俗称“隔壁戏”。口技称为“相声”,取仿声之意,这是相声的最早源头,但这两门艺术形式也就算得上是相声的远亲。文艺界会供奉他们最崇拜的人作为祖师爷,相声界供奉汉代东方朔为祖师爷,他善于滑稽,常常在汉武帝前说些滑稽语言来讲论国家大事,用诙谐的手段影响汉武帝的一些决策,并取得良好的效果。东方朔字曼倩,所以在相声界有“曼倩遗风”的说法。东方朔作为皇帝的参事,与如今的相声演员的身份职位都是截然不同的。
    相声经清朝时期的发展直至民国初年,这门艺术逐渐从一个人模拟口技发展成为单口笑话。从单口相声逐步发展出对口相声、群口相声、相声剧等多种艺术形式。单口相声由一个演员表演,讲述笑话;对口相声由两个演员一捧一逗,通常又有“一头沉”和“子母哏”两类;群口相声又叫“群活”,由三个以上演员表演。相声作为一种较晚出现的曲艺形式,大量吸收其他艺术形式的精华,其中京剧中的精粹最多,大多数相声艺人最早都出身京剧行当。其中京剧中的丑角和相声中的“抓哏”又称“抓现挂”有着深厚的血缘关系。抓哏是相声演员根据现场情况随意应变,临时抖包袱,与现场情景相得益彰,让观众捧腹大笑。相声演员为了糊口把自己的这门绝活不断丰富发展。所以说相声演员可是名副其实的艺人,然而以前的相声艺人并不是现今艺人那样风光无限,他们面临的困难与辛酸非我们可以想象,清朝的艺人收入不够温饱,常常面临抓上刑场的危险,迫于生计不得不去妓院给嫖客说段子。民国时期相声艺人还被枪顶着去演堂会,这都是每个时期很真实的相声生存状态。老一辈艺术家的坚守与坚持让相声走过风雨经历磨难,才一直发展到今天。
    在当今流派中,第一代相声艺人要数清朝道光年间的张三禄,他是目前见于文字记载最早的相声艺人,是相声的创始人。他本是八角鼓的丑角艺人,是他把说学逗唱转移到八角鼓里来,代表作《贼鬼夺刀》《九头案》等,他因能现场抓哏,不用死词儿,所以很受欢迎,但是因为性情古怪,与人合不来,就受人排挤,所以离开八角鼓的戏班子,他不仅表演八角鼓,还有说贯口,变戏法,口技等,所以为了以示区别,把自己的表演形式称为“相声”。到了光绪年间,由于天桥商业繁荣,在天桥西侧南端有一段空地,所以这里也成为初具规模的民间曲艺集中地。相声演员最初在北京前门的天桥下以说唱糊口,但通常磨破了嘴皮子也挣不了两棵白菜钱。相声从下九流逐渐登上大雅之堂还得感谢慈禧太后。1894年甲午,慈禧太后要过六十大寿,并提出想在生日这天去宫外的天桥转转,由于慈禧太后不好踏足天桥这种市井之地,就由李莲英把天桥的著名小吃和相声艺人带进宫里。看腻了阳春白雪的名家表演再看相声这接地气的文艺,慈禧太后甚是喜欢,并封赏了入宫的八位相声艺人为“天桥八大怪”,其中八大怪之首就是相声的始祖之一“穷不怕”的朱绍文。朱绍文本是举人出身,因延误考期,没有盘缠回乡便滞留北京改学唱戏。因皇帝驾崩,国家有“斋戒辰”的百日丧令,禁止一切娱乐,朱绍文为了糊口流落北京天桥大街以一张嘴皮子加上扫帚和白沙开始了天桥街头撂地的曲艺生涯,他以白沙撒地上写字招揽观众,有人围上来便开始唱太平歌词。他演出时打击节拍的竹板上刻着“满腹文章穷不怕,五车书史落地贫”,这也就是他“穷不怕”艺名的由来。张三禄和穷不怕为最早的相声艺人,穷不怕朱绍文比张三禄小40多岁,这时的张三禄已经成名,朱绍文常常向张三禄请教相声的表演技巧,虽然张三禄没有正式收他为徒,但这段忘年交却也是佳话。朱绍文一直尊称张三禄为“先生”,但他们不是师徒关系。现在的相声艺人都把朱绍文奉为始祖。张三禄虽然是第一代说相声的,但是对口相声、群口相声、太平歌词等都是朱绍文首创,所以朱绍文在相声艺人心中的地位是至高无上的,他奠定了这门曲艺的基本表演形式。后来相声艺人不仅在天桥演出,还被达官贵人请进府去为演出,继朱绍文之后第四代相声艺人,一颗天桥新星“万人迷”李德钖也被袁世凯请入府宅,但是他的运气不佳,说的《吃元宵》没有讨得袁世凯喜欢,反而因谐音“袁消”而被打了几个大嘴巴。所以后来相声艺人在被请到达官贵人府上都会问问是否有名字忌讳,这些艺人就在这样的环境下谋求生计。
    初具规模的相声表演即使再小心,但由于艺人地位低下,还是难以保全自己。当时的九门提督肃亲王善耆认为相声艺人魏昆治说的相声段子触犯了他的尊严,便下令禁止京城内说相声。相声面临着巨大的打击,相声艺人开始寻找更多的出路,他们开始向全国各地流散,渐渐落户天津、济南、南京等地。天津的三不管、南京夫子庙、北京天桥这三个地方成为相声三大发源地。相声艺人在天津受到最大限度的接纳。这与天津人是名副其实的“曲艺迷”是分不开的。天津有火爆的曲艺市场,当时但凡想在曲艺界混出名堂的,多数都要去天津锤炼一番。这也就是相声“生在北京,长在天津”的原因。相声在天津从撂地摆摊逐渐走向了茶馆式的演出。第五代相声艺人张寿臣、相声泰斗马三立、第六代艺人相声帅才侯宝林、相声巨匠常宝堃都在天津成名。“万象归哏”的天津人撑起了相声的繁荣。随着日军侵华,相声艺人又陷入了风雨飘摇的艰辛生。红极一时的张寿臣被日本人多次“邀请”,但他都拒绝为日本人说讲相声,并且公开赞扬吉鸿昌等人的抗日壮举,批评当局的不抵抗政策,用自己的嘴皮子针砭时弊。常派相声的创始人常连安的长子常宝堃不仅继承了他师父张寿臣的相声才艺,更继承了他师父的民族气节,他表演的相声《牙粉袋》生动地讽刺日本军国主义的虚伪嘴脸,他曾经为此两次被捕。虽然世道艰难,但是相声艺人们还是保持着中国人的气节。
    相声发展到今天形成了中国相声三大家,常家(常连安)、马家(马三立)、侯家(侯宝林)。现在我们熟知的相声艺人基本都是这几位大师的徒子徒孙。他们代代相传,相声大师马季、苏文茂、侯耀文是第七代相声艺人,姜昆、冯巩、郭德纲则是第八代,岳云鹏等人就是第九代了。相声在这一百多年里经历过艰难、经历过战火、经历过凋敝。如今相声还在传承着,花样繁多的综艺形式也让一些年轻的相声艺人出现在国人的视野里。青曲社的苗阜、王声,嘻哈包袱铺的代表高晓攀,都是当今首屈一指的年轻的相声艺人,他们以发扬我国古典文化为志向,相声段子也是文化底蕴厚重,创作的相声作品也是越来越出彩。相声是中国独特的艺术形式,国人希望她可以发展得更好。作家石丁赠诗马三立老先生:一路买猴传盛名,廿年坎坷路不平,何迟多病三立老,抖擞精神又长征。这首诗可以说是他一生的写照,但何尝不是相声发展史的缩影。
    希望相声这门传统曲艺在新的时代能创造新的辉煌,“抖擞精神又长征”。(枝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