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站首页 >> 江山如此多娇
关东第一书院——银冈书院
发布时间:[ 2017-12-08 15:50 ] 文章来源:< 综合 > 浏览量: 1782
    银冈书院,位于铁岭市南门里路西,是一所园林式的古建筑群,是在清人郝浴所建“致知格物之堂”基础上发展而成的,定名于1675年,是东北历史上影响较大的清代著名“五大书院”之一。
    郝浴(1623-1683),字雪海,又字冰涤,号复阳,清直隶定州唐城(今河北省定州市城区唐城村)人。他少有异禀,生而机警,负异才。年十四五,能通六籍百家言,尤留心世务,高自期许,少有志操,负气节。顺治六年(1649)中进士,授刑部主事。因其非凡的才干和胆略,顺治八年(1651),升任湖广道御史,并委以钦差大臣重任巡按四川。此间郝浴体察民情,为民请命,直言敢谏。此时,吴三桂以平西王居四川,他网罗亲信,骄恣部下,淫杀不法。郝浴多次弹劾吴三桂,因而遭到吴三桂的陷害。顺治十一年(1654)六月郝浴与怀有身孕的妻子王夫人辞别亲人,走上流放之路。从此,郝浴流寓于沈阳、铁岭,渡过了漫长的22年流人生活。顺治十四(1657)年四月,置奉天府于盛京陪都,朝廷视为喜事,盛京大赦。凡此年以前在盛京的流移者俱赦为民,给他们以有限自由,在盛京境内择居安家,但不经朝廷赦准,不得返回故里。郝浴遇赦之后,与其好友函可等人于顺治十五年(1658),投奔其好友左懋泰移居铁岭。当时铁岭城内遍是瓦砾,蒿草丛生,除管理流人的官兵之外,尚无居民,其好友左懋泰等居于城外龙首山下。郝浴选中一片风水之地,成为努尔哈赤攻陷铁岭后第一个入住铁岭城的居民。郝浴自记:“戊戌五月下岭,卜居于南门之右,方十许亩,中为书室三间,前有圃种蔬,后有园种花,左壁吾卧室也。右壁一带,皆吾友连屋而居也”。郝浴的父亲郝大舫得知儿子获赦在铁岭安家,异常高兴,筹集银两派人送来,助其修建宅院。自此,郝浴以他高深的学识,在家设帐办学,传授理学经典、培养生徒、普及文化,从而使铁岭文化又有了新的生机。郝浴在此讲学十八载,至康熙十四年(1675)复职还朝,留所居宅院为书院,并命名为“银冈书院”。康熙二十二年(1683)7月15日,郝浴病逝于桂林任上。噩耗传至铁岭,学界和银冈诸生无不为之哀痛,遂将“致知格物之堂”辟为“郝公祠”,设其灵位,终年奉祀。
    康熙年间奉天府尹的屠沂撰文勒碑留记,在《重修银冈书院碑记》中写道:“维天下之书院多矣,惟嵩阳、白鹿、岳麓、石鼓以大称。岂高阁、周建长廊四起云尔哉!盖大其人,故大其书院也。”“兹铁岭片石,即与嵩阳、白鹿、岳麓、石鼓四大书院而五焉,奚不可也。兴行教化守土之责也。表彰前哲后学之事也。”它“开本邑教育之先”,培养出“字震九州”的魏燮均、《银冈学会救亡录》撰写者曾宪文、苏联红军第一任中国团团长任辅臣等大批英才。1904年,银冈书院总董曾宪文倡导教育救国,创办学堂,引入西学,银冈书院成为新式学堂。1910年,12岁的周恩来“从伯父召趋辽东”,曾就读于银冈书院小学堂。1978年书院旧址被修复,辟为“周恩来少年读书旧址纪念馆”,成为辽宁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是国家3A级旅游景点、海内外小有名气的古迹胜地。
    书院遗存坐北朝南,占地面积8800平方米,与初建时“十许亩”相当。而且建筑布局也无大的变化,中间为郝浴最初所建宅院,东为银园,西院辟为周恩来少年读书旧址纪念馆。远远望去,瓦青色的围墙上空,苍翠摇曳的枝叶之间隐现着古建筑的屋脊,古朴幽静之中蕴藏一丝神秘。
    漫步来到书院的正门——广亮大门,两扇乳钉镶嵌朱漆大门立于门枕石上,石阶和上马石已经凹凸不平显得沧桑古朴。位于书院正门对面,竖立着一座磨砖对缝影壁,高近4米、宽12米许,中间额宽6米,上有枋柱屋顶,下有须弥座,素面当心浮雕“银冈书院”四个金色大字。大门两侧各有房一间,再向外,有东西角门各一。走进正门,便来到当年郝浴的宅院。这是一座典型的北方四合套院,上屋正房三间为文昌宫,现陈列展出关于银冈书院历史沿革的文献资料、历史文物。门前有光绪十六年(1891)所刻石碑二通。东侧为《银冈书院捐添经费建修斋房记》,其碑阴为《书院所添书籍》。这是我国罕有的古代石刻图书目录,被载入国家图书馆馆史,实为稀世珍品。西侧为《银冈书院资产碑记》。
    院内有东、西厢房各三间。东侧在书院时期称东斋房,曾为各斋长办公之所,后为书院学堂。1910年,周恩来在书院读书时,即曾在此研习古文、书法。现仍按当年原貌恢复,南北火炕,炕上各摆两张书桌,靠东壁摆放古书橱一对,橱门木心板上刻有楹联“晨登讲席歌尧舜,千山翠色落银冈”,“诗传画意王摩诘,船载书声米舍人”。屋中有地八仙桌、太师椅一组,是先生授课的座位。西厢房现为书院藏书室,收藏郝浴与后来邑绅官员捐献及新添图书典藉数千册。现有《古今图书集成》243函存于其中。正房与东、西厢房之间有东、西月门通二进套院和东、西两院。二进套院的郝公祠位于文昌宫正北,面阔三间,房前挂有郝浴自题草书“致知格物之堂”匾额,这里是郝浴昔日讲学场所。书院内原有一株郝浴建书院时栽下的老榆树,犹如一位饱经沧桑的老者,日夜俯瞰书院,年年抛撒榆钱儿,记录书院教化育人的功绩。乾隆时,诗人商其果以老树为题赋诗,讴歌银冈书院。诗曰:“老树婆婆满院荫,每当风雨做龙吟,三春铸得钱无数,洒落人间总不寻。”
    在堂门之前,立有两通石碑,西为康熙十四年(1675)郝浴亲自撰写的《跋银冈书院记》和康熙五十二年(1713)铁岭知县焦献猷的《银冈书院题壁》,而《郝浴捐助银冈书院膏火土四》碑则立于门东。现今书院的西院辟为周恩来少年读书旧址纪念馆。馆额为时任国务院总理李鹏题写。院之南侧临街有房十二间一字排开。东数第七间为大门即为纪念馆的进口处,第八间为收发室,其余是展室。东侧六间,为《新生活起点》展室,展出1910年周恩来在铁岭学习生活情况及相关文物、史料。西侧《第二故乡情》展出的是1962年周总理视察第二故乡铁岭时的全部史料和文物,真实再现了周总理与铁岭人民的鱼水深情。院西侧有厢房8间,为《历史伟人周恩来业绩展》,介绍了一代伟人光辉的一生。厅内展出340张照片,127件实物和4组雕塑,还有电化声像设备,增加了真实性和感染力。院北有房八间,为周恩来1910年读书教室、陈列和接待室、办公室等。院东侧有一通石碑《银冈书院修复碑记》。在院中央,有一尊白色花岗岩的周恩来雕像,人们每到这里,总要与总理雕像合影留念。
    现今的东院,为一仿古园林建筑,称作银园。这里的垂花门,是纪念馆的出口处。此门为木制结构,门上青瓦覆顶,檐下有两颗倒垂的木柱,端头饰以莲花,故称垂花门。门内迎面一座高约3.5米、宽约8.5米的青砖雕檐影壁,中间是一块宽1.5米、长6.5米的汉白玉,正面刻有“银园”两个大字,背面镌刻着著名书法家苏平书写的周总理“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名句。再北是莲池,池中有总理生前最喜欢的马蹄莲花,有无数赤橙色、墨青色鲤鱼绕莲游戏。池上有单拱花栏小桥,可通东西。莲池之北,便是被称为“隐然卧龙”的“银冈”之处。现在随形就势修成假山,沿山脊修成四个亭台画阁,由曲廊相连。廊枋上有园林景观和历史典故彩绘。银园东侧是沿清代一条街古建筑后墙修建的捐资碑廊。如今的银园,假山曲廊、水榭亭台、拱桥莲池、游鱼花卉,典雅清幽,如天然花园一般。
    银冈书院是两等小学堂,即初等小学实行四年制,高等小学实行三年制,另有中学堂和简易师范,是辽北地区当时最高学府。1910年周恩来在银冈书院初级小学甲班,插班三年级读书时,正是铁岭学界爱国活动空前高涨时期,他一进入银冈书院便融入强烈的爱国革命气氛之中,受到反帝爱国主义思想的熏陶。岳飞的《满江红》歌曲,那悲壮的歌声响彻校园。在房墙的下部隐约可见用粉笔书写的幼稚笔迹:“驱除鞑虏”“抵制日货”。那可能是教师们因害怕出事而擦去尚残存的爱国学生们的心声。在课堂上,教师教导学生:“好好学习,将来把软弱的国家变得强盛起来,免受列强的欺辱。”周恩来在这里学唱了《何日醒》、《快猛醒》等歌曲,这是他最早接触的爱国革命歌曲。《何日醒》初见于1904年出版的《学校唱歌集》中,夏颂莱词,歌词分四段,大意是:中华民族遭受列强侵略,面临危亡,唤醒民众,起来斗争。第四段歌词是:“辽东半岛风云紧,强俄未撤兵。日本三岛顿起雄心,新仇旧恨并。呜呼东三省,第二波兰错铸成。舰队连樯进,黄金山外炮声声。哥萨克队肆蹂躏,户无鸡犬宁。俄败何喜?日胜何欣?吾党何日醒!”
    初级甲班三年级教室在操场北侧东部,教室前有讲演台和西纸炉(供焚烧字纸之用)。教室后有“银冈”,即土山,山上有凉亭、石碑等。“银冈”是银冈书院创始人郝浴所取之名,书院之名因此而得。初级甲班有学生40人,教室内摆放三趟桌椅,两个人一桌,周恩来的座位是北边那趟,第三排北边,教室前是讲台、大黑板。学习的科目有国文、古文、算术、历史、地理、珠算、体育、音乐、图画、手工等。这个班的主讲老师是张兆芬、李景云。科任老师不定班,历史老师姓王,书院总董兼任劝学所所长曾宪文也兼课,教授国文。教学内容和方法都是学习西方的,只是课本仍是中式线装书,师生的脑后都拖着一条辫子。周恩来虽然是插班学习,由于他自幼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和读私塾的文化基础,国文、古文、历史、地理等科目,很快地成为班里成绩突出者。算术等新学科,他也很感兴趣,虽然基础较差,但他刻苦学习,虚心请教,很快地追赶上来。时间不长,他和另一名学生白洪模两人的学习成绩交替成为班级的第一名。在课堂上老师提问时,学生答不上来,要罚站,只有周恩来和白洪模两个人从来没有被罚站,总是对答如流。各科老师都喜欢这个新来的南方学生。有的思想激进的教师,在课堂上除讲述知识外,还向学生们宣传反帝救国思想。曾宪文以亲身经历,向学生们介绍1900年俄国军队和清军溃兵洗劫铁岭城的暴行,讲述1905年日俄战争后,城南村庄被毁、百姓遭难,学校遭到破坏的惨状,教育学生为救国而读书,并利用学生野游接触社会之际,向学生宣传革命的道理。一次,曾宪文带领周恩来及一些思想进步的学生来到龙首山“日露战迹碑”前,他告诉学生们,这是日本军国主义战胜沙俄后,为宣扬他们的“战绩”,悼念他们死亡将士建立的石碑,他们在中国的领土上作战,争夺中国的土地,又在中国领土上立碑,这是中国人的奇耻大辱。他教育学生发奋读书,奋起救国。他讲述的革命道理激起周恩来等进步学生对帝国主义列强的愤慨,对腐败无能的清政府的强烈不满。周恩来此时开始萌生了刻苦读书,学好本领,挽救国家危亡的思想。
    周恩来初入银冈书院时,受到一些同学的欺负,有些富户子弟和年纪大的学生常常欺负小学生和家庭贫困的学生,更欺负他这个从南来的“外地人”,给他起外号“蛮子”、“江溜子”,有时也骂他打他。开始,那些受欺负的学生无可奈何,以为穷人受富人欺负是天经地义的事,大学生欺负小学生是历来如此。周恩来则不然,也许是天生的自尊心,或者是受到民主思想的影响,他不甘心受欺负,他就和许多弱小的同学交朋友,联合起来,团结对付大同学。周恩来曾回忆说:“我由南方去,大同学骂我是‘小蛮子’,每天找各种借口打我,欺侮我,我被打了两个月,被逼得想出办法,我也交朋友,他们再打我,我们就对打,他们就不再打我了。”这是周恩来用交朋友的办法,联合弱小者对付强暴者的初步胜利。周恩来为人正直,敢于打抱不平。同班学生中有个叫曹荣的同学,是回族,个头长得有些矮小,有的大学生打他、骂他。周恩来发现后,总是站在曹荣一边,阻止他们,并和他们讲道理:“大家都是中国人,都是念书的,少数民族是兄弟,做哥哥的要爱护弟弟。”以后,曹荣就很少受到欺负了。
    周恩来还注意锻炼身体,他曾回忆说,自己我身体好,是跟伯父到东北以后。周总理小时候经常跳绳、跑步,早晨起来就往龙首山上跑,放学以后他也上龙首山。他也喜欢龙首山的文物古迹。龙首山北峰有慈清寺,南峰有驻跸塔(康熙十年,圣祖皇帝驻跸于此),山上还有星桥和许多亭台阁楼,他常常从北往南,再跑回来,跑上跑下,每次往返五六华里。有时散步,观看古迹,他十分热爱龙首山,对山上的每处建筑都铭记于心。1962年周总理重返龙首山时,发现有座“半墙亭”已经毁坏,片瓦无存,他问陪同人员说:“这地方有个亭子,怎么没有了?”可见,周总理对龙首山的熟悉程度竟超过了很多铁岭人。周恩来对体育有多种爱好,除跳绳、跑步外,还喜欢拔河、踢毽子、做体操。在学校里,每次拔河都少不了他。他是踢毽子的能手,在学校时和同学一起踢,放学后也和彭士良、翟玉林等小伙伴一起踢。体育锻炼使他的身体强健起来了。周恩来回忆说,到东北把自己的身体锻炼好了。吃高粱米,生活习惯改变了,长了骨骼,锻炼了胃肠,使身体能适应以后艰苦的战争年代和繁忙工作。
    同盟会的机关报《民报》和同盟会在东北创办的《长春日报》以及其他革命书刊,陆续从奉天等地传入铁岭,成为银冈书院爱国师生争相阅读的刊物。民主革命思想和各种新思潮的书刊在书院内外的广为传播,周恩来开始读革命书籍,他的思想在不断变化。正如周恩来在1946年9月在南京灵谷寺同美国《纽约时报》驻南京记者李勃曼谈话中述及自己经历时说:“12岁那年,我离家去东北,这是我生活和思想转变的关键。没有这一次离家,我的一生也是无所成就,和留在家中的弟兄辈一样,走向悲剧的下场。我离家去满洲铁岭,是因为当时父亲、伯父都在那里做事。我在铁岭入了小学,六个月后又去了沈阳入学,念了两年书。从受封建教育转到受西方教育,从封建家庭转到学校环境,开始读革命书籍,这便是我转变的关键。”
    周恩来在银冈书院读书时间虽然很短,但却对其一生影响深远。1962年6月15日,周恩来总理视察铁岭时说:“我12岁那年在铁岭银冈书院读过书。”陪同前往视察的邓颖超同志对铁岭的陪同人员说:“周总理来铁岭前,在沈阳时,回想少年时期在铁岭的情景,激动得一夜没睡好觉。他登的第一座山是铁岭的龙首山,他进入的第一所学校是银冈书院。他早想来铁岭,这是他的第二故乡。”
    银冈书院是我国东北地区唯一保存下来的书院,被誉为“关东第一书院”,现已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和革命传统教育的基地,在东北教育史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银冈书院是我国东北地区一颗明珠,正放射着灿烂的光辉。(小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