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站首页 >> 上下五千年
侗族民间音乐的瑰宝,中华民族音乐的奇葩:侗族大歌
发布时间:[ 2017-11-22 14:32 ] 文章来源:< 综合 > 浏览量: 2128
    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侗族是少数民族中的一员。侗族主要聚居在中国贵州、湖南、广西等省,现有人口260多万。侗族被人们赞誉为“音乐的民族”,素有“侗乡是歌的家乡,诗的海洋”之美誉。自古以来,侗族人民就是用“以歌代文”的方式来记载历史、传播文化、教育后代。侗族大歌是多声歌的一种,它不仅是侗族音乐的瑰宝,也是中华民族音乐的一朵奇葩。
    侗族民间流传一个传说。很早以前,侗族的祖先从广东、广西交界的梧州一带溯江迁徙而上,到了都柳江边的双江河口,正遇大河涨水,先人们就改走小河(双江),在沿途适合建寨的地方都留下一些人,老祖公和老祖婆一直把迁徒大队伍带抵九十九垴山下的河源——信地(古属黎平府,今属从江县)。信地,西面环山,中间是一条溪流,两岸是一条狭长的盆地,哪知道在这山穷水尽的地方却有一个建寨立村的好落处。祖公祖婆决定在这里扎下大本营,然后把子孙们分散到增盈、增冲、平楼、吾架、曹滴洞、曹坪江、牙现、贡寨等地建寨。他们披荆斩棘,开田种粮,开地种棉,开山种树。若干年后,座座村寨依山傍水而立,寨中有鼓楼,溪上有花桥。人们白天做活路,晚上唱歌娱乐。农闲时,村寨之间开展群体性的走访活动——“为也”(weex yeek),男女歌队在鼓楼对唱大歌,真是一个自给自足、莺歌燕舞的小天地。因为这里是河的源头,所以人们称之为“高顺”(gaos senl),东面有个小山坳叫“兑衙”(giuk mgae),西面有个小山岗叫“岑安”(jenc nganh),后来人们就把祖先建立的大本营叫“高顺衙安”(gaos senl ngac nganh)。随着人口的发展,许多人又从这里分散到四面八方去居住。但是分出去的人总是不忘故土,把“高顺衙安”视为圣地,视为极乐世界。老人去世了,都要把他们的阴魂送回九十九垴那边的老家。因此,民间口碑传,现在的“九洞”就是古代的“高顺衙安”,所以那里保留的侗族古文化特别多。如:建筑艺术有吊脚木楼、鼓楼、花桥、凉亭、石板路;习俗有“为也”、斗牛、祭祀萨神、养鸟捕雀、围山打猎;文化娱乐有行歌坐夜、鼓楼对歌、芦笙踩堂、说唱故事、演侗戏等。单就侗族大歌的演唱,现在要数那里最盛,品种最全,形式最多。
    侗族大歌起源于本土,是侗族人民在特定环境中通过劳动和艺术实践创作出来的。由于侗族祖祖辈辈都生活在清美秀丽又近乎于封闭的生态空间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外界的一些娱乐活动很难进入侗族地区。侗族人民便在耕作之余去摹仿山林中的鸟鸣蝉虫,进行自己特有独创的文艺娱乐,以自然美,讲究心灵与自然万物的融合、和谐,从而创造了优美的复调和声音乐——侗族大歌。
    侗族语言属于汉藏语系壮侗语侗水语系,分南北两个方言区。侗语以南部方言为主,因为南部方言保持了较为古老的面貌。侗语是声韵母比较简单但是声调较为复杂,因此说起话来富有音乐感,极为悦耳动听。有人说听侗家人说话就像听唱歌一样,这种说法证明了侗语在音乐形成过程中、在旋律的构成中会产生重要的影响,侗家人在自己具有音律美的语言中经过长期的加工,提炼出美的音乐旋律——侗族大歌。
    侗族大歌,起源于我国古代的春秋战国时期,距今已有2500多年的历史了。由于以前侗族没有自己的文字,许多优秀的文化传统、生活习俗、社交礼仪等都是靠着优美的歌声一代一代往下传,“汉人有字传书本,侗族无字传歌声;祖辈传唱到父辈,父辈传唱到儿孙”是侗民族生活的真实写照。侗族大歌是我国侗族地区由民间歌队演唱的的一种多声部、无指挥、无伴奏、自然和声的民间合唱形式,早在宋代就已经发展到了比较成熟的阶段,宋代著名诗人陆游在其《老学庵笔记》中就记载了“仡伶”(侗人自称)集体做客唱歌的情况:至一二百人为曹,手相握而歌。至明代,邝露在其所著《赤雅》一书中更加明确地记载了“侗人善音乐,弹胡琴,吹六管,长歌闭目,顿首摇足”的情景。可见,侗族大歌在明代就已在侗族部分地区盛行了。
    侗族大歌的形成虽然已有近千年的历史,但是这种独具特色的中国民族音乐就像是被隐藏于山林里的一簇簇鲜艳的奇葩,日夜散发出迷人的芬芳,闪耀着熠熠的光芒,直到解放后全国进行土改期间,才为老一辈音乐家肖家驹等发现,并组织音乐工作者深入黎平县侗族山区去收集、发掘、记录整理。1959年10月侗族民间合唱团进京演出,为人们带去了原汁原味的侗族大歌。在首都舞台上唱响,打破了侗族大歌长期与外界隔绝的封闭状态,这是侗族大歌走出大山,走向全国、走向世界的重要一步。建国后,黎平县的侗族合唱团已到过法国、意大利、新加坡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演出。一直以来,世界音乐界认为中国没有多部和声艺术,多次侗族大歌演出让世界惊叹中国音乐史上的重大发现,从此扭转了国际上关于中国没有复调音乐的说法。1986年10月,贵州省黔东南民间侗族大歌合唱团走出国门参加了在巴黎举行的艺术节,侗族大歌轰动了艺术之都,艺术节执行主席在观看后激动地说:“东方一个仅百万余人的少数民族能够创造和流传这种古老纯正、如此闪光的艺术,在世界极为少见”。1994年和2001年的CCTV春节晚会上,黎平县侗族大歌歌队演唱的《蝉之歌》、《布谷催春》等侗族民间歌曲,使黎平县这朵藏在深山的民间艺术奇葩名扬海内外。2005年侗族大歌已进入国家级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名录,并作为中国“人类口头及非物质遗产代表候选项目”,它不仅仅是一种音乐艺术,还是了解侗族的社会结构、婚恋关系、文化传承和精神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侗族大歌里蕴藏着丰富的侗族传统精神和文化,其包罗万象的歌词被誉为“侗族文化的百科全书”。同时,侗歌歌词还保留了侗族古代诗歌体文学的特征以及精练、生动、形象的语言艺术。可以说,侗族大歌艺术是侗族文化的缩影,是传递其文化知识和技能的主要工具。翻阅侗族的历史,可以发现其伦理道德、风土人情、生活经验等完全靠歌来记录和传承。日常生活中的一切无不以歌代言,以歌传文。唱歌不仅是侗族人民劳动生活的调剂,更是教育培养下一代的手段。侗族的伦理道德教育及其文化历史的传承,都融入在侗歌里,成为侗家孩子成长中的必修课,同时它还是青年人学习生活、体验生活的一种重要方式。比如,在侗族大歌《敬老人》的歌词中,详细叙述了如下内容:“老人养育应思恩,……羊知下跪自己吃母乳,咱当女儿要孝顺。”
    侗家最好客,各群体性的交往活动很普遍,在特定的日子里,家族与家族之间,村寨与村寨,地区与地区经常往来做客。而这种群体性的交往习俗,都离不开用歌传情,以歌相贺。比如《今天吉日我忌寨》歌词中说道:“今天吉日我忌寨,今天吉日我忌门。忌寨忌门不许新人进。”反映了侗族人的风俗。再比如,侗家世代沿传下来的风俗——“游乡”、“坐月”、“拦路”等社交活动,就是以寻求配偶为主要目的的青年男女的群体活动。在整个活动中,年轻人以歌声为媒介来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情;用歌声赞美自己的家乡,使对方产生向往之感。侗家人在其乐融融的对歌声中加强了相互的交往和了解,促进不同村寨间的团结互助,而且也为男女之间的联姻搭建鹊桥、奠定基础。行歌坐月是一种古朴的社会活动,侗族年轻男女到了十四五岁便开始进入这种社会活动。每当夜幕降临,男青年三五成群哼着歌,弹着二弦琴,串街走寨去找姑娘们行歌坐月,姑娘们则聚集在“月堂”(某一个娘家或鼓楼等公共场所)纺纱、绣花等着小伙子的来临,互相对歌。他们用歌声来互诉衷情,选择情侣。
    侗族大歌是由民间歌队演唱的一种多声部、无指挥、无伴奏,自然和声的民间合唱音乐,它以“众低独高”复调多声部合唱为主要演唱方式。模拟鸟叫虫鸣,高山流水等自然之音,是大歌编创的一大特色。传统的侗族大歌歌词多是一些长篇的抒情诗(情歌)或叙事歌,内容丰富,揭示了古代侗族社会生活的面貌,同时也保留了侗族古代诗歌体文学的特征以及精炼、生动、形象的语言艺术。为了体现歌词内容的丰富,在音乐上形成了多种结构形式与表现手法,其中最难能可贵的是集体性的歌唱中产生了应用多声部合唱来表现内容的手法。一首大歌,叫“一枚”。一枚包含若干段,侗语叫“角”,“角”的划分依歌词的段落而定,长短以歌词内容为准。大歌一般开始都有一个相当于引子的衬腔。领唱部分和领唱的人都叫“起顿”。“起顿”之后就是歌队全体成员演唱的大歌主体部分。歌曲结尾时有尾腔,大歌一般最少有一个尾腔,多的可达三四个。歌曲呈“起顿——角——尾腔”的结构形式。大歌歌头和歌尾节奏随意自由,引子主要起给歌曲起调合歌词定韵的作用,尾腔多是一些没有实际意义的虚词。通常情况下,结束时衬腔即落到了歌曲的调式主音上,落音必须保持着较长时值的低音持续状态。可见,侗族大歌是侗族民间音乐水平最高的一种,这种民间复调音乐以其独特的风味、斑斓的色彩、浪漫的气韵蜚声海内外。
    侗族大歌按其风格、旋律、内容、演唱方式及民间习分为四类:即嘎听、嘎嘛、嘎想、嘎吉。其中嘎听是最精华的部分。嘎听称声音大歌,这种歌强调旋律的跌宕与优美,歌词一般短小,突出歌词之间和之后相当长的衬字及曲调。拉腔时几个歌手轮换高音,使高音之间此起彼伏。低音一般由其他歌手齐唱一个长音,与高音形成反差相映衬,如《蝉歌》、《知了歌》、《三月歌》等。嘎嘛称柔声大歌,一般以抒发男女恋爱之情为主要的内容,特点是缓慢,柔媚而富有感染力。嘎想称为伦理大歌,是一种劝教戒世为主的大歌歌种,音乐旋律起伏不大,注重歌词内容的表述,多以称颂或讽刺为主,是安定劝抚侗家人的主要伦理手段。嘎吉称叙事大歌,多以展开故事情节和人物对话为主要内容,音乐旋律舒缓、低沉而忧伤,以单人领唱、众人集体低音相衬为主要表现方式,歌词一般较长,歌者要有惊人的记忆力和丰富的表情。此外,侗族大歌亦可以按性别和年龄分为“男声大歌”、“女声大歌”、“童声大歌”等种类。
    侗族大歌属于分部合唱,在声部结合与旋律表现上有别于其他合唱艺术形式。首先,大歌共有高音部、低音部两个声部,高音侗语叫seit gal或soh seit、soh pangh,意为雄声、雄音、高音。唱高音的人从小就开始培养,一般同时培养三人,但在演唱中则不论歌队有多少人,唱高音的只有一人,或者三人轮流担任。高音在歌班中通常也有领唱的作用,因此一般又称高音者为“歌头”。其他成员唱低音部,侗语为meix gal或sox meix、soh taemk,意为母声、母音、低音。大歌的主旋律在低音部,高音部是在低音部的基础上派生出来的,对比鲜明,从而形成支声性质的二声部复调歌曲,或上简下繁,或上繁下简,一快一慢,相得益彰。主旋律多为二度、三度向下装饰倚音和滑音。其次,旋律分层分叉时,两个声部相互衬托,齐唱与合唱交替出现。还有,在和声运用上,除了四度、五度音相结合外,大二度、大小三度和音,尤其是三度和声是其核心音程。同时,旋律多平行三度、四度、五度走向。
    侗族常用的乐器有芦笙、木叶、琵琶、二弦琴(牛腿琴)等。在侗族大歌所有乐器中演唱大歌时最主要的伴奏乐器是琵琶和牛腿琴,两者一起为大歌伴奏时,在齐奏为主的基础上即兴加花或加强节奏而产生和声效果,乐师们在演奏中使乐器发出这种和声效果给歌手们提供了和声美的直感,促进了歌手们审美意识的形成。
    值得一提的是,由著名音乐人百慕三石、民艺保护倡导人青曼等人联合贵州省榕江县文广局、榕江县非遗保护中心、榕江县文化馆等历经两年多,多次实地调研、精心策划,并共同制作的一张纯录音专辑——《天赋侗听》,是目前为止唯一一张能真正代表侗族大歌水平及展现侗族大歌原本风貌和韵味的主题专辑,由于是实地现场专业采录,所以临场感和还原度极高,这也是国内为数不多的一张户外纯录音专辑。
    “饭养身,歌养心,”这是侗家人常说的一句话,也就是说,他们把“歌”看成是与“饭”同样重要的事。侗家人把歌当作精神食粮,用它来陶冶心灵和情操。他们世代都爱歌、学歌、唱歌,以歌为乐,以“会唱歌、会歌多”为荣,用歌来表达自己的情感,用歌来倾诉自己的喜怒哀乐。侗族人民视歌为宝,认为歌就是知识,就是文化,谁掌握的歌多,谁就是有知识的人。在侗族地区,歌师是被社会所公认的最有知识、最懂道理的人,因而很受侗人的尊重。
    侗族对演唱大歌的人有着特殊的要求,凡是参加大歌演唱的男女歌队都要经过严格的训练,侗族大歌的歌队最少要有三人以上组成,多则十几人,并且同一宗族的男歌队与女歌队之间不可以互相对歌。师徒传承是在侗族歌班里由歌师来传授大歌的一种主要传承方式。当孩子到了五六岁时,父母就会把他们送到歌班接受严格、系统的训练。传统的歌班按性别分为男、女班,按年龄分为小、中、大班,歌班有严格的组织形式和训练培养方法。传统的歌班是按照年龄层次来组合的,分为男声、女声及童声歌班。作为文化精英的歌师谙熟本民族的历史文化、礼仪习俗和伦理道德等,在民众心目中,他们是智者,是能人,他们喜教乐传、不计报酬的奉献精神以及特殊的地位,自然成为侗族大歌传承的捍卫者和诠释者。歌班作为师徒传承的主要方式,现在正面临着解体的危机。大多数侗族青年热衷于外出淘金或在校读书,参加侗族大歌演唱活动的青年人越来越少,无法担当侗族大歌发展和再传承的接力棒;另外,许多著名的侗族大歌歌师均已年过古稀,培养优秀的歌师接班人已出现了断层现象,后备力量得不到及时的储备,这将直接导致侗族大歌的消亡。近十年,侗族的风俗活动也逐年减少,而且每次活动的规模小、参加人数少。踩歌堂作为侗族最古老的习俗,现在已经近于消失。游寨作为侗族独有的习俗虽被保留至今,但昔日青年们高奏芦笙、敲打锣鼓、鸣放铁炮、打着灯笼游寨三圈,姑娘们围观、投抱的热闹景象已变成了老年男子奏着芦笙、敲着锣鼓游寨一圈便草草收场,呈现无人助兴的冷清场面。风俗活动日趋减少,使侗歌失去了生存的基本条件。
    侗族大歌作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它不仅仅是侗族人民的精神食粮,而且成了世界各国各族人民所共享的精神财富。它折射出的不但是一种独特的审美观,更是在讲述一部民族史。它是以信仰为基础在部落人的个人献身中产生的,这样的音乐在书店是买不到的。它绝不是没有灵魂的东西,也绝不是被动的东西,而是充满生命感的,主动的东西,是有社会意义的,需要不断地传承、发展下去,让这朵藏在深山里的民间艺术奇葩能够发扬光大!(哆啦A梦不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