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站首页 >> 上下五千年
海洋文化的积淀,京族精神的载体:哈节
发布时间:[ 2017-11-30 10:54 ] 文章来源:< 综合 > 浏览量: 2284
    京族是中国唯一以海洋为生的少数民族,总人口约2.25万人,是我国人口较少的民族之一,主要集中分布在广西壮族自治区东兴市江平镇。“京族三岛”——万尾、山心、巫头成“品”字形沿海排开,是京族的主要聚居地。三岛北连江平镇,南濒北部湾,东临防城港市防城区,西南与越南人民民主共和国的万柱隔海相望,是我国沿边沿海的重要区域,也是我国南海十分重要的渔场之一。京族人民从事着海洋捕捞、滩涂养殖、滨海旅游等与大海息息相关的生产劳动,虔诚地信奉着自然神与祖先神。哈节是京族唯一的本民族传统节日,以祭祀神灵、团聚乡民、交际娱乐为主要内容,京族人民每年都隆重庆祝这一充满浓郁海洋文化气息的节庆。
    京族的祖先与越南的主体民族越族(京族)是同源民族,原居住在越南涂山(今越南海防市)一带。15世纪末16世纪初,陆续迁到今江平镇巫头岛,后又逐渐向万尾、山心、谭吉三个岛上发展。据万尾村一份清代光绪元年(1875年)订立的乡约中记述:“承先祖父洪顺三年贯在涂山,漂流出到……立居乡邑,一社二村,各有亭祠。”“洪顺”是越南后黎王朝的年号,洪顺三年即1511年,相当于我国明代正德年间。
    京族地区流传着大量的传说故事,构建了京族500年的民族发展史。京族对民族迁徙有一段传说:祖先在涂山时的一次海上捕捞作业中,发现一群罕见的鱼,于是追随鱼群到了白龙岭,看到这里渔产丰富,随即在附近的万尾、山心、谭吉定居,建设新的家园。创业的艰辛、生产力水平的低下使得京族人民坚信万物有灵,坚信海神主宰生产、生活和生存的一切,因此必须要有一个节日来进献神灵、召唤神灵、感谢神灵。哈节祭神风俗源自白龙镇海大王的传说。相传京族三岛一带原是汪洋大海,附近的白龙岭住着一个蜈蚣精,过往船只必须牺牲一个活人给它吃。一位神仙为民除害,变成一个乞丐,背着一个上百斤重的南瓜搭上一艘顺风船,他要求船工把南瓜烧得滚烫,当蜈蚣精张口要吃人时,乞丐把南瓜丢进蜈蚣精口中,烫得它尸碎三段,蜈蚣精摔入海中化成三个小岛。人们把蜈蚣头部化成的岛叫“巫头”(取谐音),身体一段叫“身心”(即“山心”),尾部一段叫“万尾”,这就是京族三岛,那个乞丐就是镇海大王。京族人民为纪念他的智慧和神勇,建立哈亭供奉,在每年哈节隆重祭拜。京族三岛是由陆地的河流夹带泥沙搬运到海里、沉积下来形成的冲积岛,因此岛上土壤贫瘠,缺乏淡水、不耐旱。京族祖先克服种种困难,创造了生存奇迹。传说是人类逝去的历史的记忆,是民族信仰的精神支柱,拥有产生它的时代意义。蜈蚣精的原型可能是恶鲨、台风之类,其兴风作浪是各种天灾人祸的曲折投射,镇海大王是人类征服自然灾害的化身。这个传说反映了京族祖先征服自然、战胜邪恶势力,以顽强的意志拦海治滩、开辟美好家园的创业精神。京族人民用哈节祭海神的方式告诫后人不忘祖先的恩德,并激励本民族开拓进取。
    20世纪70年代以前,京族三岛是三座互不相连的孤岛,土质蓬松,含沙量较高,不适宜种植粮食类作物,生产力水平低下,生产方式落后单一。从明朝到新中国解放前,京族以浅海捕捞和杂海渔业为最主要的生产方式。浅海捕捞以渔箔、拉网、塞网、鱼笼等捕捞工具在近海作业,杂海渔业则以极为原始的竹筏、麻网、鱼钩、鱼叉、蟹耙等工具从事简单的近海渔业生产,经济效益甚微,一般连最低的生活温饱都难以维持。万尾村的老人们仍清楚地记得这样的顺口溜:“万尾村半渔半农任做都穷”“养牛种田、卖猪过年、卖鸡卖鸭买油盐”,可见当时生产力水平和生活水平的低下。
    这种靠天吃饭、靠海为生的原始生产在新中国成立后逐步得到明显改善。在党和人民政府的领导下,废除了阶级压迫和剥削制度,变革了生产关系,解放了生产力。20世纪70年代修建拦海大堤,京族三岛成为与大陆连接的陆岛,特别是执行改革开放政策,京族人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根本性巨变。原始、简陋的生产工具被先进的生产工具替代,渔业生产方式从原来单一、落后的浅海作业逐渐发展到先进的远海作业等多种形式,产量比1949年以前增长了数十倍甚至数百倍,经济收入也逐年稳步递增。京族人民发挥地理、语言、文化的优势,便利地与越南人民进行外贸往来。万尾是京族三岛上面积最大的村落,也是聚居京族人口最多的一个行政村,有1010户、4200多人,其中京族2800多人,还居住着汉、壮和瑶等民族。渔业、农业、盐业和手工业生产均运用了现代化的技术和工具。万尾海滩沙质细腻,在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俗称“金滩”。
    哈节随着京族迁入而传承至今,有近500年历史。京族三岛庆祝哈节的时间各不相同。万尾是六月初九至十五日,巫头是八月初一至初六日,山心是八月初九至十四日。“哈”,京语,学界对其含义持两种见解:一是唱歌、请神听歌的意思,故又记录为“唱哈节”;二是吃的意思,进献供品祭神和乡民聚餐。山心哈亭的牌匾就写着“吃亭”。
    哈亭是京族村落的标志性公共建筑。万尾哈亭最初是木质结构,2002年重新搭建的哈亭充满着现代气息,钢筋水泥结构,占地面积1100平方米。亭内立着20根柱子,每根柱子有楹联。哈亭布局相当严格,分为正殿、左右偏殿和后殿。正殿分为“龙廷”和“宫廷”。“龙廷”放置神像牌位,供奉众神灵,尊贵不可侵犯,除神职工作人员以外任何人不能随便走进。“宫廷”是祭神﹑唱哈的区域。后殿是陪祭员祭祀的区域,左右偏殿铺着红砖,是乡民入席聚餐的地方。哈亭是欢度哈节的固定场所,也是京族村落里最为神圣的地方。哈亭即是神庙,供奉着白龙镇海大王﹑高山那太王、圣祖灵应王﹑点雀神武王﹑兴道大王等五位神祇。镇海大王是主神,其余四位是副神。村民认为神灵各司其职,用一张红色的尼龙渔网围着五位神灵的牌位,共同构筑关系京族人民生产、生活方方面面的“护佑网”。哈亭又是祠堂,以左昭右穆的形式供奉京族十二姓氏家族的先祖。
    万尾哈节历时七天,以联宗祭祖、感谢神灵的护佑、祈求出海平安、生产丰收、安居乐业为内容,主要过程是一套从迎神、祭神、唱哈、入席乡饮到送神的严格祭祀仪式。哈节期间,人们暂停海上作业,在外工作的万尾人尽量赶回村里,全村男女老少与邀请的社会各界嘉宾共同欢聚。每家每户自愿捐钱用做公基金,数元、数十元乃至一二百元不等。主持哈节的是万尾民间事务委员会,由哈亭亭长、副亭长、师傅和村民推举的老年人共同组成,均是村民心目中德高望重、对京族文化保护与传承做出贡献的长老,人们尊称他们为“老大”。
    迎神,即请神回到万尾哈亭。六月初九日上午10时,神职人员、嘉宾和村民组成迎神列队,戴着笠帽,浩浩荡荡地从哈亭出发。旗队举着国旗、头旗和神旗走在最前方,鼓队敲着前鼓、中鼓、后鼓和小鼓,两辆抬神车分别供着香案和祭品。据介绍,抬神车是2004年开始使用的,原先依靠陪祭员肩挑,现在靠车轮行走,大大减轻了人力。神职人员穿行在仪仗队伍中,神职人员包括祝公、香公、通唱员、通引员、主祭员和陪祭员。邀请的官员、村中长老、腰鼓表演队、外宾和12个生产队的群众紧随其后。迎神队伍首先来到金滩,面朝白龙尾岛镇海大王庙的方向,举行简短的仪式迎请白龙镇海大王回岛。祝公和香公在抬神车前行祭拜礼,用京语诵念祭词,大意为:“今天是大好日子,请白龙镇海大王回到万尾,感谢您去年对村民的护佑。”接着,香公行“阴阳杯珓”占卜,“阴阳杯珓”是京族民间占验凶吉的主要卜具,剖开成两半如杯状的檀木制成的法器。香公行礼,双手将杯珓捧于胸前,将所要占卜的事情告诉神灵,然后把杯珓轻轻掷在地上。若呈两个平面表示两阳,属“吉”;若呈两个凸面表示两阴,属“凶”;若呈一个平面一个凸面表示一阳一阴,为“胜珓”,是大吉。迎神获得“胜珓”,意谓请神成功,神已降临。“阴阳杯珓”的占卜贯穿哈节祭祀的全过程,“胜珓”代表神的旨意,如果不能请到“胜珓”,香公要一直继续请示,直到请到“胜珓”为止。迎神队伍再到高山庙请高山大王回哈亭,高山大王是唯一在万尾岛立庙的大神。传说他是越南伞圆山的山神,娶了雄王的女儿后,愈加神通广大,剿灭贼寇,成为无战不胜的“征战大王”,是京族人民信奉的村社保护神。迎神队伍回到哈亭的途中,沿路居住的村民和商店自发点燃鞭炮庆祝。回到哈亭举行“安位”仪式,香公和陪祭员把抬神车上的香案、祭品放置于神台上。12点半,神职人员将一条长约十米左右的红漆整木,架于哈亭正殿与后殿相隔的立柱间,称为“关梁”,意为请众神灵回到民间居所,请他们在“门梁”范围内活动,鬼魅不准进入此范围。至此,迎神完毕,哈节的庆祝正式开始。
    祭神。六月初十上午进行最为隆重的祭拜,称为“大祭”,此后每天都要进行一轮祭拜,称为“小祭”。祭神的重要环节是进献供品和宣读祝文,人们相信只有虔诚地进奉丰盛而完备的供品,并告诉神灵,神灵才会欣然接受凡间的供品、满足凡间的要求,赐福于京族人民。“大祭”的隆重之处在于准备了“象品”。神台前的空地摆着一头早晨宰好的洁净的生猪,称为“象”,是取吉祥的谐音。生猪血放入两罐小坛里,用红纸封口扎紧,送酒员悄悄地把生猪血用衣衫遮敝,埋入哈亭外面“仙池”边的沙土里,请四方神灵接纳。陪祭员在祝公的指导下,执刀割下“象品”猪臀的左、右两截肉。据介绍这是纳神供品完整、有头有尾的象征,也祈望几天的庆祝活动圆满成功。神职人员穿戴京族传统礼服各就各位,用桃叶水净手。正、副通唱员穿紫色缎袍站立在神台两侧,身后各有一名通引员。香公穿黑色纱袍脱掉鞋独自站立在神台前的竹席上。八名正祭员着蓝色缎袍,站在“宫廷”两侧,八名陪祭员穿青色布袍,成两排站立在后殿靠近门口的敬台前,脱掉鞋站立在竹席上,执鼓、执锣者端坐于偏殿。一名主祭员在敬台前将供品放入托盘,然后八名正祭员分左、右两列行进至神台进献神灵。第一轮进献香案和“纸宝”后,由主祭员和香公共同跪拜。两人正襟危坐,即跪坐,膝盖着地,臀部坐在脚后跟上。第二、三轮进献酒,主祭员给檀木樽里的小酒杯添酒,五杯分两盘装入,正祭员送至神台处递给通引员,由他给每个牌位送上一杯酒。每轮敬酒完毕,通唱员主持香公和陪祭员在自己的席位叩首跪拜。在正祭员行礼送酒的过程中,伴随执鼓者敲击鼓点的加快,两名哈妹在“宫廷”跳起敬酒舞。送酒员给香公、主祭员和陪祭员每人送上一杯酒和一粒糖果(以前是槟榔),送酒前都要转一圈,据说这是避让谦卑的礼节,代表全体村民酬谢神职人员。香公、主祭员和陪祭员行跪拜礼后饮酒,表示答谢。宣读祝文是祭神仪式上的又一高潮。正祭员给祝公送来祝文,祝公和正祭员到神台前,一齐拜跪,脱鞋入席。祝公用京语诵读,大意是,今天是好日子,都有什么人来参加祭神(按照年龄和名望依次宣读村中60岁以上的老人名单,以及入选左昭右穆的祖先名单),大家做了什么准备,都有什么供品进献、什么表演节目,希望神灵喜欢,保佑全村平安、渔民捕捞丰收、农业增产。读罢,祝文由通引员送到神台焚烧。全体礼生在获得“胜珓”后四拜祖神,村中长老及村民分两批祭拜。
    唱哈。从六月初十下午开始到十四,每天下午和晚上五名哈妹在神台前为神唱哈,唱哈即用喃语演唱。两名哈妹年龄在五六十岁左右,是颇有知名度的京族艺人,三名20岁左右的哈妹是跟从老师学习的,她们是喃语哈歌的年轻继承人。喃语是喃字的发音,为古越语。喃字是曾在京族民间使用的一种文字。15世纪初,越南国内借用汉字创造了方块文字。喃字是采用汉字的构字方法,并以汉字表音又表意的土俗字。京族流传的歌本、经书、谱牒等史料,均用喃字记录。哈歌、哈舞是哈节的祭祀歌舞,平时一般不表演。主唱的哈妹手拿一副竹板,边击节拍边唱哈,伴唱的哈妹坐在身后的席上,双手各执一根竹梆击打伴奏,旁边有锣鼓相和。每唱完一首,另一位哈妹接着唱,如此轮流演唱。唱哈不仅具有娱神功能,请神听哈,请神高兴,还具有教育功能,告诉后人京族的发展史,从何而来,怎样生存发展至今,改革新貌等。演唱的曲目有《神灵灵》、《人人都得来拜神》、《让后代人永铭记》、《建设雄伟新“哈亭”》、《美好生活全靠党》等。
    入席乡饮。即六月十三、十四日乡民的聚餐,每家至少出一男子参加。早上10点许,大家络绎不绝地挑着满箩筐的饭菜,邀上亲朋好友,六人一桌,二人一组,两天内轮流出菜,每人准备八盘菜和饮品。乡饮席位是对京族成年男子在村中社会地位的认同。享有入席资格的是18岁以上的成年男子,座位按照辈分和声望分三排。大家拿出鸡、鸭、海鲜……开怀畅饮,竞相邀歌表演,气氛融洽热烈。全村男子团圆聚餐、济济一堂,反映了对主要劳动力的尊重,以及对一年丰产丰收劳动果实的珍视。
    送神。六月十四日晚,唱哈进行到大致21时许,降生童突然跳至席中,跪坐,头部和身体不断抖动,众人明白降生童要传递神的旨意,立即围在他的左右。降生童被认为是神人之间的沟通者,只能由男性担当。只见降生童后仰,跃起,喝一口海水,成神附身,口中喃喃有词,向神提问一个个问题,然后掷“阴阳杯珓”,显示神的旨意,并说出当夜送神的“吉时”。说罢,又猛地后仰,跃起,恢复人身,表情相当劳累。22时许,所有人都聚拢在“龙廷”范围内,不能走出“梁”外,哈亭亭长关上哈亭的所有窗户,避免鬼闯入。祝公、香公和陪祭员换上礼服,但都是衣冠不整,不穿入左手衣袖,不系扣子,据说送神后要迅速脱衣赶走鬼神。敬香后,十人迅速抱起“门梁”将其拿到亭外的大树上,香公把梁头,祝公持梁尾,梁头朝上,梁尾顶地。然后众人脱衣做赶神状,送神回海。一人拿着巨长的鞭炮从“龙廷”走到亭外,众人欢呼,双手做送神状。当晚万尾的村民会自觉守候在家中回避,不在外逗留。
    送神完毕,一名哈妹跳起花棍舞,她双手各拿着一条长约一尺多、缠着白色花纸的木棍。花棍舞的动作与敬酒舞、献花舞有本质的区别,它有着原始巫术的痕迹,舞者借“花棍”这一法器在驱赶鬼怪恶魔。
    六月十五日,新当选的陪祭员开始工作,他们收拾整理物品,与长老分组到岛上的八座庙里上香打扫,哈妹跟随去唱哈。晚上唱哈后以天灯舞结束所有的庆祝。最后,所有工作人员在神台前,按照长幼的顺序分配祭品,有“好的终结如同好的开始”的讨吉涵义。至此,哈节全部结束。
    2006年5月20日,哈节民俗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经过几年的筹办,哈节不仅吸引了不少外地游客纷纷来参观,也唤起了当地人对自己民族节日的重视。一个民族的根,一个民族的魂,如何追溯?无论是为了酬神、祭祖先,还是为了庆贺丰收、祈祷来年,哈节文化无疑都是最能体现和传承京族性格、文化的重要载体之一。(碧水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