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站首页 >> 江山如此多娇
红色记忆·黄埔军校旧址(上)
发布时间:[ 2017-12-22 10:34 ] 文章来源:< 综合 > 浏览量: 2362
    黄埔军校旧址位于广东省广州市黄埔区长洲岛内,原为清朝陆军小学和海军学校校舍。1924年6月16日,孙中山在苏联顾问帮助下,创办了培养军事干部的学校,名为“中国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而后更名为“中华民国陆军军官学校”。军校群英荟萃,名将辈出,在中国近代史和军事史上具有重要意义。1988年旧址被定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2016年,黄埔军校旧址入选《全国红色旅游景点景区名录》。
    素有我国天然优良港口的黄埔,因孙中山先生在黄埔岛创办了黄埔军校而名声大振。长洲岛位于广州市东南方向20公里的珠江入海口处,大约只有6平方公里。该岛扼守从水路进入广州的要地,历来为军事要塞。这是一座山丘起伏、树木丛生、四面环水的美丽小岛,它屹立在滚滚的珠江之中,犹如一枚碧玉镶在江心。岛上青山叠翠,高大的英雄树与郁郁葱葱的大榕树密布全岛,松柏傲然,百花争艳,四季如春,风景如画。如此场景宛如一卷如诗长歌,低吟着一段烽烟岁月。
    黄埔军校是一所对中国现代史和军事史产生深远影响的军校。它以“创造革命军来挽救中国的危亡”为宗旨,为中国民主革命培养了大批优秀的军事人才,当时是与美国西点军校、英国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苏联伏龙芝红军大学齐名的世界“四大军校”之一。在人类军事史上,很少有一个军校像黄埔军校那样,极大地影响了一个国家的历史。从东征北伐到十年内战,从抗日到解放战争,黄埔军校的师生都是历史的主角。翻开近代中国的历史长卷,我们不难发现,众多耳熟能详、家喻户晓的名字都和黄埔军校联系在一起。的确,黄埔军校英雄辈出,独领风骚,极一时之盛。他们中既有雄才大略、叱咤风云的军事家,又有深谋远虑、远见卓识的政治家;既有宏篇巨著流传后人的文史俊彦,又有学识渊博、才华横溢的经济学家;既有征战沙场为国捐躯的中华英雄,又有因政见分歧光荣献身的悲壮英烈。他们曾为挽救民族的危亡,从四面八方走到一起,同窗学习同校共事,并肩作战,同仇敌忾;也曾因政治信仰的不同而分道扬镳,兵戎相见,决战疆场。其个人荣辱沉浮的传奇经历和民族兴衰、时代变迁紧密交织在一起,编织成中国20世纪错综复杂、风云变幻的历史画面。
    登上长洲码头时,白底黑字的“陆军军官学校”的校牌首先展现在眼前。6个斗大的字笔笔铁画银勾,充满着浩然之气,与门后生机勃发、肃立不语的古樟相得益彰,仿佛在诉说着一段不寻常的历史。据说它出自大书法家谭延的手笔,这为神奇的黄埔军校又增添了几分迷人的色彩。1924年6月16日,认真总结了革命经验的孙中山先生在这里实现了他以俄为师,联合共产党,创办黄埔军校的多年心愿。毛泽东、周恩来、叶剑英、聂荣臻、徐向前、恽代英、萧楚女等著名的共产党人,都先后在黄埔军校担任过重要职务与政治教官。孙中山先生“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革命主张,吸引了全国成千上万的爱国志士。各路英雄拥向黄埔,民族精英汇集军校,讲武论政,忧国忧民,大开中国革命之先河。校门的围墙上斑剥地写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的对联。军校大门原挂有一副对联:“升官发财,行往他处;贪生怕死,勿入此门。”孙中山先生逝世后,师生们为不忘教诲,才改用他遗嘱中的两句。
    黄埔军校原大门已毁于战火,现校门于1965年由解放军南海舰队重新修建。1963年12月,周恩来在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张治中、中共广东省委第一书记陶铸的陪同下视察黄埔军校旧址,指示要保护好旧址。1964年,抗战时被炸毁的军校旧址复原。1988年,军校旧址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2年3月,海军正式将军校旧址移交给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1996年,广州市文化局制定重建方案,按“原位、原尺度、原面貌”修复黄埔军校,同年11月落成,建筑面积10600平方米。2004年,借着黄埔军校建校80周年的契机,广州市和黄埔区在长洲掀起了新一轮的建设热潮。在这次旧址重建中,广州市政府拨款1600多万元,主要对校本部、孙中山故居、孙总理纪念碑、俱乐部等已开放的历史文物建筑进行修缮,并充实、复原各处文物点的陈列展出内容和场景展示。
    为了给“修旧如旧”提供可靠的依据,黄埔军校旧址纪念馆馆方还到湖南、海南、四川等地寻访黄埔军校一期到三期的学员,许多翔实珍贵的材料从尘封的日记、手稿、上锁的皮箱、档案柜中被发掘出来。黄埔军校的陈列品长期以来都是以图片为主,实物极少。这个遗憾终于在80周年之际得到弥补。纪念馆工作人员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北上北京,南下海南,征集回百余件文物,其中伴随聂荣臻元帅数十年的皮箱、墨镜、墨盒,解放军中唯一外籍将军洪水使用过的手纺毛毯,抗日远征军名将郑洞国的私章等都是极其珍贵的文物。不少普通的黄埔校友的热情更让人感动。有的老人写来信件,希望捐赠自己珍藏多年、军校毕业时所领的“中正剑”;有人将自己的军校证章捐出,填补了纪念馆的收藏空白。
    军校大门的右边不远处,一棵高大的白玉兰树拔地而起,生机盎然的树叶掩映着一栋漂亮的楼房,这就是孙中山先生故居。孙中山故居原为清广东海关黄埔分关旧址,是一座砖瓦混凝土结构的两层建筑。别致的庭园里,翠竹拂摇,绿草如茵,显得十分幽静,孙中山先生创办黄埔军校时,就在这里居住与办公。1917年孙中山发起护法运动和1924年创办军校时也曾多次在此休息和办公。1926年后该楼先后改作军校校舍和总理纪念室。1952年进行重修,外貌基本未变。现在这里已辟为黄埔军校旧址纪念馆,纪念馆内外都按孙中山先生居住时的原貌修葺一新,现在楼内复原了孙中山的卧室,并设置“孙中山·梅屋庄吉与黄埔军校”“小楼昨日——粤海关黄埔分关的变迁”等展览,陈列孙中山先生在黄埔军校开学典礼上致开学词等许多十分珍贵的历史照片与文物。特别是60周年校庆以后,纪念馆还专门开辟了反映海内外黄埔师生回母校参加校庆及瞻仰、参观活动的专栏。对于当时担任校长的蒋介石,陈列中也客观地展出了他在军校任职时的历史图片与实物,连短暂留住过黄埔军校的蒋经国的照片也在其中。
    进入“黄埔群英油画馆”展厅,这里一帧帧栩栩如生的历史照片、一段段精彩的文字说明、一份份珍贵的档案资料以及一件件黄埔军人生前用过的文物实物,让参观者更感性、更具象地了解了英雄荟萃的黄埔军校。据介绍,“黄埔群英油画馆”是与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合作,创造性地用油画的形式再现黄埔军校的将帅和名人的一个展览。该展览共展出42幅油画作品,包括孙中山、廖仲恺、蒋介石、周恩来等黄埔名人。黄埔军校是一代将帅的摇篮。特别是在1924年至1927年的大革命中,经受过工农革命运动和革命战争洗礼的教官和数千名学生,有许多人脱颖而出,或在国民党中,或在共产党中,分别成为军事或其他方面的重要干部,在历史上留下了他们各自的影响。
    黄埔毕业生在国民党军政界中可谓将星闪烁,猛将如云。据不完全统计,少将军官以上的黄埔师生有255人,其中,被授予上将军衔的有38人,中将159人,担任集团军总司令、兵团司令官等最高指挥官的有59人,其中有3人任国防部长,4人任军兵总司令。因校长蒋介石任中华民国的“总统”,因此,在国民党军中,黄埔出身的将领是蒋介石的嫡系,大多数国民党军将领见蒋称呼“委座”,而黄埔师生皆称“校长”,从这一别样的称呼上就透着一股亲热劲,而蒋校长也对这些一期接一期的师生青睐有加,日渐形成了以蒋为首的“黄埔体系”。例如,曾任“交通部长”的俞飞鹏,“侍从室主任”钱大钧,“国防会议秘书长”周至柔,“行政院长”和“中央评议会主席”何应钦,“国民党政府副总统”“行政院院长”陈诚,第一战区司令官、上将胡宗南,阵亡于孟良崮战役的整编第74师师长张灵甫等都曾在黄埔军校工作或学习过。
    黄埔军校由国共两党共同创办,这也决定了中国共产党人在军校中也有着堂堂阵容。先后到黄埔军校工作的共产党员有周恩来、包惠僧、邵力子、鲁易、聂荣臻、恽代英、萧楚女、熊雄等。据统计,至中山舰事件爆发,黄埔共有五百余党员。在黄埔军校工作、学习过的共产党员,许多人后来有的成为中国共产党著名的政治家、理论家、外交家,更多的成为将帅之星。有近40人担任过不同时期人民军队的正军级以上的职务。在共和国10大帅中,就有陈毅、徐向前、聂荣臻、叶剑英、林彪等5人曾是黄埔军校的教官和学生;在10位大将中,就有陈赓、罗瑞卿、许光达3位毕业于黄埔军校;而曾经在黄埔军校学习过的上将有陈奇涵、周士第等8人,中将有谭希林等9人、少将也有11人。也就是说,仅在195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授予的开国将帅中,就有36人直接受过黄埔精神的熏陶。走过42幅油画,参观者时而驻足凝视,时而沉思不已。这些熠熠生辉的将帅之星竟然都出自黄埔军校。有人模仿《水浒传》中梁山泊英雄排座次的模式,将黄埔军校师生也“封”出了“一百单八将”,虽然不尽合理,但也能反映出黄埔英杰阵容的一个轮廓。
    校本部是黄埔军校旧址的“重头戏”。最初的黄埔军校早已在战火中被毁,但今天我们漫步原址,那些遗迹和按其原貌重建整修的校舍依然能让我们遥遥感受到当年师生们喷薄的战斗激情。步步走过,仿佛身在烽火年代里;处处行来,都是定格在岁月里的传奇。走进校本部二门,参观者会发现蒋介石手书的“亲爱精诚”校训赫然印在右侧墙壁上,让人油然而生一种豪迈之气。经过一段长廊,我们来到校本部主体建筑——军校师生的办公、住宿场所。校本部是一座日字形的二层砖木结构建筑,东西两边各有四栋房子,布局对称,且走廊相连,坐北朝南,因骑着战马可从楼下穿堂而过,俗称走马楼,是典型的南方祠堂式建筑。根据资料复原的校本部布置非常简陋。军校设立的政治部、教授部、管理部、军需部、军医部等按顺序安排其间,教室里只有简单的长桌椅,当年出版的一些油印期刊被细心地包好,整整齐齐地排列在风格独特的旧木桌上。给大家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学生宿舍,宿舍里都是铺硬板床,每间容纳五六十名学生,一间就是一个学生的连队。据了解,当时学生进校的时候虽然不用缴纳学费,但是由于经费非常紧张,每一位学生只能发两床薄薄的毛毯、一套军服和一双草鞋,不能换洗。
    孙中山、廖仲恺、蒋介石等领导人的办公室也非常简朴。在走马楼二楼西向的一个角落里,我们见到了蒋校长的办公室。室内清一色满洲窗格,木门木地板,地板上的织花地毯和风琴形办公桌颇具美感。其实,建校初期的蒋介石励精图治,每日清晨起床号一响,就开始巡视全校寝室。他亲自教唱校歌,狠抓军纪,平日视《三民主义》《曾国藩家书》《俾斯麦传》三本书为至宝。蒋介石很重视考察学生,校长办公室的墙上贴着第一期学生名录,“常胜将军”陈赓的评语栏上写着:“外形文弱,但性格稳重,能刻苦耐劳,可带兵。”
    在走马楼第一进首层西侧是政治部,从窗外凝神细看,可以发现室内陈设简单,仅工作簿、文件筐、水杯等物品,清廉之风,宛若拂面。建校初期,军校允许不同党派和学派的理论传播,既讲三民主义,也讲共产主义。政治课最多时达26门,包括《中国近代史》《政治学》《苏联研究》等。除了必修课,政治部还采用演讲会、研讨会、出版刊物等方式进行政治教育。刘少奇、何香凝、鲁迅等曾应政治部邀请来校演讲,毛泽东也应邀作过农民运动报告。
    从二楼沿扶梯而下,经过来时的长廊,可进入“黄埔军校史迹展”展厅,这里展示的是黄埔军校发展变迁的历史。展览通过200多张照片、100多件文物,以“黄埔岁月”“军校变迁”“情系黄埔”三个部分,生动再现了黄埔军校的辉煌,和黄埔师生的英勇奋战、不怕牺牲,在统一广东、建立广东革命根据地、北伐、抗日战争中所立下的彪炳青史的赫赫战功。很多参观者凝视着展览中印有“亲爱精诚”四个大字的巨幅图片,心情久久难以平静,思绪仿佛回到了那个“铁血大旗、烽火狼烟”的时代。为了充分展示黄埔军校的辉煌历史,纪念馆馆方还利用图片文字、档案文物和现代化的声、光、电、多媒体等各种手段,新建了《黄埔军校史迹展》《黄埔群英油画馆》等展览;设立青少年学生军训营,进行军训。另外,还认真开展科研,编辑出版了《黄埔军校》《黄埔军校史料》《黄埔军校图志》等著作、资料集约100万字,在社会上产生了一定影响。
    岁月不居,时光如流。当硝烟散尽,历史却无法忘却。黄埔军校是一所由孙中山手创、在国共合作的历史条件下诞生,在中国第一次大革命的风暴中壮大发展,在大革命失败后的复杂环境中和抗日战争的艰苦条件下坚持长期办学的一所军事名校。它在中国现代史特别是中国革命史上,产生了深远影响。它造就了一支革命的军队,在中国军队中首次创立了旨在坚持、维护军队革命化的一套政治工作制度,这无疑是中国军事史上的一大进步;它推进了国共合作,取得了平定商团叛乱、东征、北伐战争的胜利;最为难能可贵的是它培养了大批革命军人和各类人才。黄埔军校在中国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页。(哆啦A梦不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