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站首页 >> 江山如此多娇
红色记忆·黄埔军校旧址(下)
发布时间:[ 2017-12-25 13:24 ] 文章来源:< 综合 > 浏览量: 2377
    广州市长洲岛交通不便,离市区又远,且偏僻,为什么黄埔军校会选中这个地方呢?其原因有三方面:第一,在20世纪20年代,各路军阀独霸一方,滇桂军阀盘踞在广州市,当年孙中山选取在远离市区的孤岛办军校,就是要避开军阀的控制和干扰;第二,这个岛环境幽静,四面环水,筑有炮台多处,与隔江相对的鱼珠炮台、侧面沙路炮台形成三足鼎立之势,把守控制江面,易守难攻,便于学习与练武;第三,孙中山很熟悉长洲岛,他曾多次来岛视察,知道岛上清陆军小学堂的校舍仍在,略加修葺,即可使用,还可节省许多人力和资金。基于此,孙中山决定把军校设在长洲岛上。
    现复原开放的黄埔军校旧址建筑除了军校大门、校本部、孙总理纪念室以外,还包括孙总理纪念碑、俱乐部、游泳池、东征烈士墓园、北伐纪念碑、济深公园、教思亭等十几处。
    (一)孙中山纪念碑
    依江而立的八卦山,座落在军校的中央,殷红如血的木棉花,把矗立在山顶上的孙中山先生纪念碑装点得更加庄严肃穆。1928年10月11日,黄埔师生为了纪念孙中山先生的丰功伟绩,自动集资建造了孙总理纪念碑。自1930年9月26日落成后,便成了海内外黄埔师生必到的瞻仰之处。不少白发苍苍的海外赤子来到八卦山,都要真诚地趴在地上,向孙中山先生鞠躬叩首,口里还默默地念着孙总理的遗训,激励自己为祖国的统一大业再作贡献。据说纪念碑工程是当年全国一流工程师设计的,即使用今天的水平来衡量,也是了不起的工程,特别是精巧的构思,更是令人惊叹。纪念碑的总体工程是沿山势而建的,左右两条台阶通道交叉而上,正好代表“文”字的“一撇一捺”,贯通碑前的栏杆,代表“文”字的“一横”,高高的纪念碑代表“文”的“一点”,从正面看去,整个纪念碑的立体图则巧妙地构成了一个巨大的“文”字,以示黄埔师生永远纪念孙中山之意。纪念碑座底层7级,上层5级,中间隔有较长的平级将其截然分开。据说这7级代表军校在此地办了7期,而5级则代表军校师生共参加了五次战役,且屡战屡胜。还有一种说法是,军校在长洲岛办了7期,在外地办了5期,在大陆共办了12期。碑座的红色花纹,有人说是基督教花纹。之所以刻有基督教的图案,据说是因为孙中山信仰基督教,孔祥熙、蒋介石和宋氏家庭都是虔诚的基督教徒,故饰上这种花纹是毫不奇怪的。纪念碑高20米,呈四方长锥形,正面为“孙总理纪念碑”几个大字。左面为孙中山先生最后的遗嘱——“和平、奋斗、救中国”。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在生命弥留之际,用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呼唤:“和平、奋斗、救中国”这七个字,来表达他心中的理想。碑上刻的字是军校代校务何遂写的。何遂有三个儿子,其中一个是现在黄埔同学会会长何世庸,另外两个儿子也都在政府任重要职务。有的人说,何代校务一家,父亲是国民党员,三个儿子是共产党员,这是典型的国共合作,合作也是非常愉快的。右面为总理训词:“三民主义,吾党所宗。以建民国,以进大同。咨尔多士,为民前锋。夙夜匪懈,主义是从。矢勤矢勇,必信必忠,一心一德,贯彻始终。”1927年国民党政府定都南京后,“总理训词”便成为中华民国国歌。民国时期,每逢星期一举行总理纪念周时,都要唱这首歌,背诵总理的遗嘱。后面为总理像赞:“先生之道,天下为公。先生之志,世界大同。三民建国,允执厥中。况在吾校,化被春风。江流不废,终古朝宗。”这是孙中山革命一生的写照,也是师生继承孙中山遗志的誓言。碑座平台北面嵌入校训“亲爱精诚”四个石刻大字,其意是大家要互助互爱,真诚合作。一般的纪念碑多是坐北朝南的,但这座纪念碑却坐南朝北。据说其中隐含着孙中山北定中原、统一中国的遗愿。
    纪念碑顶端的孙中山先生铜像,高2.6米,重逾2000斤,是孙先生的日本好友梅屋庄吉特地邀请日本最优秀的铜像雕塑家牧因祥哉根据孙中山先生讲演的神态而设计铸造的。梅屋庄吉和孙中山三十年交谊不渝,积极支持孙中山的事业。当得知孙中山病逝后他十分悲痛,本来想写些什么来纪念孙中山先生的。后来他决定铸铜像来纪念,使人们一看到铜像就自然想到孙中山先生革命和伟大的一生。梅屋庄吉原想铸造七尊铜像,分放在日本和中国,但他当时经营的生意不好,且已经破产,又身患疾病,为了解决铸像经费,他抱病四处筹款,连女儿准备结婚的储蓄也挪用了。最后由于经费不足,只铸成四尊,运来中国。一尊竖立在这里,其余三尊则分竖立在广州中山大学、南京中山陵和澳门孙中山纪念馆。四尊铜像都是一模一样的。孙中山先生铜像面部微微仰起,右手叉腰,两眼炯炯有神,面对波涛翻滚的珠江,深情地期待后来人早日实现他统一中国、强大民族的遗愿。登上八卦山,大家在瞻仰孙中山铜像后,极目远眺,蜿蜒珠江,不绝东流。这样的位置设计,无疑体现了伟大革命先行者孙中山的博大情怀。
    (二)学生俱乐部
    在纪念碑的左前方是军校的俱乐部、操场、宿舍楼、游泳池等旧址。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孙中山故居西边50米处,有一座欧陆风情的红色建筑,这就是军校学生俱乐部。军校时期,这里便是举行各种庆典、文艺活动的场所。从某种意义上说,在今天留下的军校旧址的各个部分中,俱乐部最有历史价值。它不但没有重新修建,基本上保持了原风貌,而且见证了军校的发展过程及学生生活丰富多彩的一面。黄埔军人俱乐部是当年“血花剧社”进行革命宣传的大舞台,也是孙中山先生呕心沥血建立黄埔军校的政治大课堂和挥师东征、平定商团、解决杨刘叛乱及北伐的誓师大会场。此外,俱乐部还见证了历史上的血腥一页: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黄埔军校的“清党”便是在俱乐部举行的。据记载,当时礼堂四周布满了特务连和荷枪实弹的士兵,如临大敌,杀气腾腾。训练部主任宣布“清党”,下令“共产党人一律站出来,其余的在原地不动”。后来凡是站出来的共产党员都被立即逮捕,当天竟达200多人。被捕的学生被押往虎门和鱼珠炮台杀害了,据说只有三分之一的人潜水逃生。
    (三)游泳池
    黄埔军校俱乐部西侧约100米处的珠江之滨,有两个游泳池,东深西浅。在军校历史上,它们也曾是一道颇具特色的风景。黄埔军校不少学生来自北方,不习水性。创校初期便有学生黄秀山、符济群因为不会游泳溺死在珠江中。为适应作战需要,军校在经费极度困难的情况下,仍修建游泳池。不过水性好的学生,仍然习惯到珠江中去游泳。据说,最初建设游泳池的时候没有配备更衣室,学生需要在宿舍换上泳装,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游泳池,这实在不雅。于是,1929年校庆前,军校在两个泳池之间的空地上建了一排更衣室。
    (四)东征烈士墓园
    离军人俱乐部西南约一公里处,有一座风景秀丽的烈士陵园,绿树浓荫长伴着516位烈士的英魂,他们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1925年讨伐陈炯明叛军的胜利。此墓造型与广州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非常相似,故有“小黄花岗”之称。走进烈士陵园,沿着一条数百米长的花岗条石砌成的主墓道依山而上,便来到了烈士墓碑前。烈士墓前,由四根圆柱托起的斗笠式碑亭,碑亭的后面则是城堡式圆形公墓,烈士的英名都镌刻在公墓的墓壁上,墓碑前还有一个能容数百人进行凭吊的广场。墓里埋葬着一位团长,即著名的刘尧宸烈士。第二次东征时,他率领40多名奋勇队员冲锋陷阵,不幸中弹,英勇牺牲。为了表彰刘尧宸的功勋,他被追授为陆军中将,发一等抚恤金五千元,并将骸骨运回这里,埋在墓的中央。墓的西边是十七将校墓,这是一座凯旋门式建筑,1926年修建而成,坊额上书“东征阵亡烈士纪功坊”,落款张仁杰。张仁杰即张静江,他是国民党元老,蒋介石的老师和军师,国民党三大书法家之一。坊内有四块碑,其中《国民革命军官学校东征阵亡将士题名碑》仅刻上238位烈士的英名,不及在这里埋葬烈士的半数。原因是此碑刻于1928年,那时国共两党已经分裂,蒋介石掌权,许多共产党员烈士的事迹也就无情地被抹杀了。纪功坊的后面是入伍生和学生墓群。东边是墓园里一座独一无二的单人墓——蔡光举烈士墓。蔡光举是贵州省遵义人,军校第一期学员。他作战勇敢,东征时牺牲于淡水,据说因他是学校牺牲的第一人,故为他单独造墓,独享殊荣。1925年,黄埔师生为了坚决执行孙中山先生要彻底消灭陈炯明残部的军令,先后两次发兵东征,蒋介石亲任东征总指挥,周恩来担任政治部主任,苏联将军加伦担任首席军事顾问。由于当时军校贯彻了孙中山先生以政治治校的训练方针,明白了为什么打仗的黄埔学生,心红胆壮,奋勇杀敌,以少胜多,威震敌胆,全歼敌人两万余,彻底击溃了陈炯明号称十万之众的叛军,收复了东线所有重镇。战后,为了安葬烈士忠骨,1926年10月在此修建了东征烈士陵园。陵园前临奔腾不息的珠江,背靠山峦蜿蜒的群峰,松柏环绕,芳草如茵,鸟语花香,东征烈士就安息在这万花丛中。
    (五)北伐纪念碑
    长洲岛平岗还矗立着一座高10米的花岗石纪念碑,是1929年为纪念北伐阵亡的军校生建立的“北伐纪念碑”。北伐纪念碑也是长洲岛上的名胜之一,它的全称为:“国民革命军军官学生出身北伐阵亡将校纪念碑”,在洁白的长锥形纪念碑碑座的东、西、北三面刻有北伐阵亡的独立团第一营营长曹渊等353位黄埔军校学生的名字。遗憾的是,北伐以第一次国共合作的失败而告一段落,因此大部分共产党员烈士的名字未能刻记下来。
    (六)林文虎纪念碑
    旧址内的林文虎纪念碑与供人参观的“解放”号炮艇也吸引了众多参观者。很多爱国人士多少次怀着对海军前辈的崇敬心情,偎依在纪念碑下和坐在“解放”号炮艇的指挥台里。1950年5月,江防大队长林文虎率领仅30吨的木壳小炮艇“解放”号,冲进30多艘敌舰群中,重创敌人铁甲舰多艘,用鲜血与生命,谱写了世界海军史上小艇打大舰的奇迹。林文虎勇猛无畏的事迹激励我们这些后来人,为了祖国的安危,发扬革命的大无畏精神,最终取得了“八六”海战及西沙自卫反击战的伟大胜利。黄埔岛东部的江防炮台,南岸的沙路炮台,北端的鱼珠炮台和蟹山炮台,都曾在林则徐的反英销烟战斗中发挥过很大作用。1925年6月12日,当黄埔师生组成的突击队过江增援平定杨刘叛乱之战时,苏联顾问从停靠在鱼珠炮台的飞鹰兵舰上,开炮助战,掩护学生军登岸,说来真神,炮弹像长了眼睛似的直捣广九车站里的敌总指挥赵成梁的首级,赵当场身亡,叛军无人指挥,全线顿时大乱,黄埔学生军乘胜追击,不费吹灰之力就获得了平定杨刘叛乱的大捷,这就是当年鱼珠炮台一炮破敌的神话。
    黄埔军校纪念馆迄今为止接待了不计其数的社会各界观众。解放后,中央领导周恩来、迟浩田、尉健行、贾庆林、李长春、梁光烈、李肇星、杨洁篪等先后莅临参观指导;澳大利亚总理迈克尔·杰弗里、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也饶有兴趣地参观过军校旧址。如今,纪念馆已成为全国、广东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广东省、广州市党员教育基地,全国、广东省、广州市国防示范教育基地,广东省红色旅游示范基地,广州市学生军训基地,岭南十大文化名片之一。自2008年4月免费对外开放以来,黄埔军校旧址纪念馆接待人数逐年增加。其中,外地人的比例较多。纪念馆每年还要接待大量来自台湾地区的黄埔同学。国民党主席连战、吴伯雄,分别于2007年、2010年在广东省省长黄华华的陪同下到军校旧址参观。黄埔同学都视军校为自己的源头,他们在“发扬黄埔精神,促进统一中华”的旗帜下频频聚首。在此其间,黄埔军校同学会发挥了桥梁和纽带作用,使黄埔精神的火炬在中华大地上传承不息,永放光芒。
    黄埔军校是中国近现代革命军事史上一个难忘的坐标,远远超出了一般意义上的军事教育和人才培养的范畴。既然90多年前国共两党曾在这里携手工作、学习,为中华民族的崛起、统一而热血奋战,那么今天,我们所有的中华儿女就应该返回历史,团结起来,阻止源于政治私利和狼子野心的“台独”妄想,“相逢一笑泯恩仇”。黄埔军校今天所要诠释的国家价值,是两岸所共同认同的理念,这里的核心价值,可以用一句黄埔的校歌唱出来——“携着手,向前行;路不远,莫要惊。亲爱精诚,继续永守,发扬本校精神,发扬本校精神。”历史的黄埔向今天的中国展示了一种不死的精神,我们应该继续传承这种精神,继往开来,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和祖国统一而努力奋斗!
    处于林木葱翠、鸟语花香、一派春色中的黄埔军校旧址是那么地静谧。可谁曾想,90多年前,一群英姿勃发的年轻人曾在这里群情激昂,奋发图强,擂响战鼓……黄埔师生虽然因不同的政治信仰而分道扬镳,甚至针锋相对,但是,他们在共同的工作和学习中培育的“爱国爱民、团结合作、勇敢无畏”的黄埔精神却生生不息,永远流传。
    就在这些旧址上,当年的黄埔师生演出了一幕幕惊心动魄的历史戏剧,为黄埔军校谱写了一页页光辉灿烂的革命篇章。黄埔在我国历史上扮演过一个个重要的角色,如今黄埔已发展成为我国三大外贸港口之一和我国远洋船队的基地。特别是随着海内外切盼中华早日统一的时代潮流的发展,令人神往的黄埔岛,为促进祖国早日统一,再扮演新的、重要的历史角色。(哆啦A梦不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