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站首页 >> 上下五千年
藏族的传统节日,高原的文化盛会:雪顿节
发布时间:[ 2017-12-29 10:37 ] 文章来源:< 综合 > 浏览量: 334
    每年藏历六月底七月初,是西藏一年一度的传统宗教节日——雪顿节。雪顿节在西藏的隆重程度仅次于藏历新年。在藏语中,“雪”是酸奶子的意思,“顿”是“吃”“宴”的意思,雪顿节按藏语解释就是吃酸奶子的节日,因此又叫“酸奶节”。因为雪顿节期间有隆重热烈的藏戏演出和规模盛大的晒佛仪式,所以有人也称之为“藏戏节”“晒佛节”。2006年5月,西藏自治区申报的雪顿节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雪顿节起源于公元11世纪中叶,由一种纯宗教的仪式活动演化而来。民间相传,佛教的戒律有三百多条,最忌讳的是杀生害命。由于夏季天气变暖,草木滋长,百虫惊蛰,万物复苏,其间僧人外出活动难免踩杀生命,有违“不杀生”之戒。因此,格鲁派的戒律中规定藏历四月至六月期间,喇嘛们只能在寺院闭门静修,称为“雅勒”,意即“结夏安居”,直到六月底方可开禁。待到解制开禁之日(即藏历七月一日),老百姓为犒劳雅勒的僧人,备酿酸奶,为出寺下山的僧人举行郊游野宴,并在欢庆会上表演藏戏。17世纪下半叶和18世纪初,清朝政府册封五世达赖喇嘛阿旺·罗桑嘉措和五世班禅罗桑益西后,西藏“政教合一”的特点得到巩固,西藏宗教文化更得以快速发展,各种宗教活动和文娱活动因此日益结合,并不断深入民间。此时,“雪顿节”的习俗也逐渐形成。
    1959年,西藏进行民主改革后,雪顿节的内容更加丰富,形成了一套固定的节日仪式。节日期间,拉萨市附近的藏族群众三五成群,老少相携,背着各色包袱,手提青稞酒桶,涌入罗布林卡内。罗布林卡位于拉萨西郊,这里从前是西藏地方政教首领达赖喇嘛的夏日园林。节日来临,罗布林卡以及周围的树林里,一夜之间便会涌现一座色彩鲜艳的帐篷城市,还形成几条热闹繁华的节日市街,几乎整个拉萨城都搬进了这片绿色天地,所有的人都在歌声舞蹈中过着野外生活,深沉热烈的歌声伴着高原特有的乐器在树影里传播。节日时,除本地西藏藏戏剧团外,还有青海、甘肃、四川、云南等省的藏戏剧团来到圣城拉萨切磋戏艺。人们除了观看藏戏外,还在树荫下搭起色彩斑斓的帐篷,在地上铺上卡垫、地毯,摆上果酒、菜肴等节日食品。有的边谈边饮,有的边舞边唱,许多文艺团体也来表演民族歌舞,以此助兴。下午各家开始串幕作客,主人向客人敬三口干一杯的“松准聂塔”酒,在劝酒时,唱起不同曲调的酒歌,各帐篷内,相互敬酒,十分热闹。
    青藏高原的人文环境塑造了藏传佛教,藏传佛教也融进西藏社会的方方面面。经过近千年的演进,源于藏传佛教的“雪顿节”如今已成为西藏的传统节日。近些年来,雪顿节的知名度越来越大,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游客也越来越多。雪顿节期间,进藏旅游热加速升温,形成了8月份的旅游高峰,拉萨的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各种口音、各种服饰的欢庆人群。从某种意义上说,雪顿节是藏族文化传承绵延的具体形式,对保持藏民族文化的独特性、增强各民族之间的团结友爱和维护世界文化的多样性均具有积极意义。自1994年开始,拉萨市人民政府主办雪顿节,雪顿节的内容不断得到拓展,成为集旅游休闲、体育竞技、文化展演为一体、传统与现代相结合的文化盛宴。2005年以后,雪顿节作为国务院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荣获“中国十大节庆”“中国节庆五十强”等殊荣,成为中国各民族节庆中的知名品牌。
    夏末秋初的雪域高原,正值一年中最好的季节。哲蚌寺规模盛大的晒佛仪式、罗布林卡隆重热烈的藏戏表演,以及唐卡艺术博览会、珠穆朗玛峰摄影展、藏式特色美食展等9大项活动、13项子活动,把雪顿节充实得美不胜收。大街小巷,山水之间,到处可见藏族群众、香客和游人欢腾雀跃的身影,到处都可听到大家欢乐的笑声。藏汉人民载歌载舞、和谐交融,于此时共庆传统佳节,共享祥和喜悦。
    雪顿节一般欢庆5-6天。雪顿第一天叫“哲蚌雪顿节”,主要活动是晾晒佛像和观赏佛像,也就是一般说的“哲蚌晒佛节”。要把几十丈高大的锦缎绣绘佛像大唐卡,由几百个青壮年喇嘛一字长蛇阵地抬着,宗教乐队为之伴奏,抬到寺院西北边的陡斜的后山崖上自上而下地铺挂开,供数以千万的僧俗群众瞻仰礼拜。这一天也是哲蚌寺维持政教活动正常秩序的铁棒喇嘛“格贵”每年换任的日子。十二个团体按早先在哲蚌寺举办雪顿节的传统作法,一个个相继在大唐卡像前演一下“谐泼”,然后到噶丹颇章院子里,举行“哲蚌雪顿”正戏剧目一天的演出。举行“谐泼”,相当于今天的领导接见和开幕仪式,就是各团体朝拜布达拉宫、罗布林卡和哲蚌寺,并向达赖喇嘛致意。由扎西雪巴第一、迥巴第二,下边按江嘎尔、香巴、觉木隆、塔荣、伦珠岗、朗则娃、宾顿巴、若捏嘎、希荣仲孜、贡布卓巴排列顺序,一个个团体相继演出“谐泼”,即表演各团体的传统开场仪式。据说开始时第一是宾顿巴,因为它是唐东杰布创建的第一个戏班,也因为它是倡导举行雪顿节的五世达赖家乡琼结的戏班子。还据说居第二的本来是觉木隆,后因它戏演得好,最受人欢迎,所以放到蓝面具班子的最后去压阵。
    这一天,当第一缕阳光还没有照临雪域上空的时候,拉萨城里已是一片节日般景象。交通警察早早地在路口维持秩序,市民和专程前来参加雪顿晒佛的善男信女争先恐后地涌向通往西郊的所有道路,在凌晨的街道上组成了一个壮观的游动队伍。在拉萨,如此之多的人在同一时间为同一个目的涌向同一个地点,只有雪顿节这天的早上才会有。人们如此急切地奔往那里,就是为了占据一个最有利于自己的位置,心怀虔诚地等在那里,迎接太阳初升时那激动人心的亮宝仪式。那一刻,人们聚集在哲蚌寺,仰望那慈悲的佛的光辉,感受灵魂的净化和信仰的自由。早上8点钟,哲蚌寺背后的半山腰上,在第一缕曙光的辉映下,伴着凝重、庄严的法号声,一幅500平方米的、用五彩丝绸织就的巨大释迦牟尼像徐徐展露出祥和的容颜。数万名信徒和深受感染的游客无不双手合十,顶礼膜拜,佛像一点一点的展现在人们的面前,那一刻现场沸腾起来。哲蚌寺,是公元1416年由藏传佛教格鲁派“黄教”创始人宗喀巴的四弟子降央曲结所建,占地25万平方米,是西藏最大的佛教寺院,建筑群分4500平方米的措钦大殿、堆松拉康三世佛殿、四大扎仓(经学院)、甘丹颇章大殿等,因其白色外墙建筑依山而建,从远处看来像很大的米堆,而米堆在藏语称作“哲蚌”,这就是哲蚌寺名称的由来。
    雪顿节的后几天,习惯上也叫“藏戏雪顿”,以看藏戏、群众游园为主要内容,同时还有精彩的赛牦牛和马术表演等。早先藏戏先是以哲蚌寺为中心,后移至布达拉宫。雪顿节五天中,噶厦政府放假,全体官员要集中到布达拉宫陪达赖看戏,每天中午噶厦设宴招待全体官员,席间还要吃酸奶。18世纪初罗布林卡建成后,藏戏又从布达拉宫移至罗布林卡内,并开始允许市民群众入园观看。从雪顿节的第二天开始,在罗布林卡、布达拉宫对面的龙王潭公园内,藏戏队伍每天不停歇地从上午11点直唱到暮色降临。据说,因为时间有限,这已经是提取剧目中的精华部分,否则一出戏会唱上几天,表演者自得其乐,观赏者更是乐此不疲。据记载,十三世达赖土登嘉措时期,参加演出的团体达十二个。他们是来自山南琼结的“宾顿巴”(七兄妹)、乃东县的“扎西雪巴”、尼木县的“塔中瓦”、堆龙德庆县的“朗泽瓦”等六个白面具剧团,历史非常古老,代表着古老的藏戏流派。昂仁县的“津巴”、仁布县的“江噶尔”。南木林县的“香巴”,加上最早形成于堆龙德庆县、后来以拉萨为基地的“觉木隆”剧团等,称为新派四大蓝面具剧团,因为“俄巴”(男性演员)戴蓝色面具。此外,还有曲水县协荣地方的野牦牛舞表演,工布地方的羊皮腰鼓表演。藏戏是雪顿节最精彩、最受观众欢迎的表演,藏戏的故事有《诺萨法王》、《文成公主》等,其高亢动人的唱腔、抑扬顿挫的独白、神奇瑰丽的面具、古朴肃穆的服饰、优美动人的舞姿,历经600余年的洗练,散发着一种浑然天成、底蕴丰厚的独特魅力。卡垫铺在草地上,亲朋好友闲适地围坐在一起,摆上一路背来的青稞酒、酥油茶,还有自己做的各种藏式点心,很多藏民一边听着藏戏,一边摇着手中的转经筒,或是捻着佛珠。
    除了观看晒佛和藏戏,雪顿节期间藏民们还有一种颇具浪漫色彩的庆祝方式——罗布林卡露营。藏族人民是非常喜欢过林卡的,每逢雪顿节的前七天,人们或集体或一家人,拿上绳子或石灰在林卡的草坪上围上一圈,意为此地已占据。雪顿节那天,人们早早地来到林卡内,搭起色彩斑斓的帐篷,在地上铺上卡垫、地毯,摆上各种酒和饮料、菜肴等节日食品。在挺拔的白杨树下,绿荫茵的草地上,美丽的河畔溪边,都可见到身着艳丽服装的藏族群众,或合家而出,或约请亲友,人们三五成群,在帐篷内狂歌畅饮,同时还玩耍藏棋、藏牌等游戏。跳舞、唱歌也是他们的拿手好戏,自娱自乐的情景更是到处可见,摆摊设棚,供应游人。
    过去雪顿节里,拉萨所有的大贵族、大活佛、地方政府的僧俗官员,都要早早来到罗布林卡,陪达赖喇嘛看戏,出席地方政府举行的酸奶宴会。演出在石板铺成的露天舞台上进行,上面张挂硕大的黄色凉篷,像一朵飘在空中的金云。达赖喇嘛坐在露天舞台西侧宫殿式的门楼上看戏,只有少数身份显赫人物才能坐在他的身边,其余僧俗官员按地位高低围坐在露天舞台两边。而舞台东面,坐满了密密麻麻的平民百姓,他们都是从市区和附近农村赶来的。雪顿节期间,达赖喇嘛的夏官,对他们开放五天,表示神王、百姓同乐,机会非常难得。大家身穿节日服装,戴着所能有的首饰,带着酸奶和各种吃喝,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踏进神圣的园林。看戏时不能拥挤、不能喧哗、不能站起来,稍有越轨,“瓜甲巴”(打手)长长的竹竿,就会雨点般地落在头上。
    西藏民主解放前,参加汇演的十二个剧团,觉木隆是半个专业团体,边演戏边做点小生意,其余都是百分之百的农奴,演戏也是他们的乌拉差役。藏历六月初十,各队领班先到拉萨,向管理布达拉宫的“孜恰列空”报到。很奇怪,藏戏汇演竟然由他们主持,剧目也由他们审定。二十五日,全体参演人员集中在功德林寺西面的加纳林卡,“孜恰列空”官员进行点名,死了谁,添了谁,都得如实汇报,重新造册登记。二十九日,各队汇聚布达拉宫德央厦“空中广场”。演出一些片断,也有彩排和审查剧目的意思。三十日是哲蚌寺的雪顿节,演员们爬到根培乌孜山腰参加“晒佛”仪式,并在哲蚌寺甘丹颇章大显身手。演出结束,孜恰列空的官员代表达赖喇嘛给演员送东西,照例是成袋的青裸、糌粑,还有酥油、茶叶等。前来看戏的僧俗官员和部分商人、百姓,用哈达包裹钱币,当戏剧演到预定的时间,即吉祥欢庆的时刻,将哈达抛向舞台,钱币雨点般哗哗地落在演员卜头上身上。剧团有专人上来收钱,然后按规定进行分配,参加演出的演员一人一份,孩子能演出的每人半份,不能演出的四分之一份,戏师两份,他们的助手甲鲁一份半。据说有一年,十三世达赖喇嘛颁布了金面具奖和金耳环奖,最佳男演员被授予一个饰有金子日月图案的面具。每个剧团的戏师,奖给一个金耳环(“阿龙”)或金耳坠(“索吉”)。参加雪顿节的十二个剧团,只有觉木隆有女演员,但女演员不能进罗布林卡演戏,她们只能在帐篷里做饭熬茶,或者出门讨饭、打短工挣点收入。节日过后,来自农牧区的藏戏团体,匆匆赶回家乡,因为青裸已经黄熟,秋收季节来临。“江嘎尔”“香巴”等团体,则要参加日喀则的“西莫钦波”的大型演出活动。离拉萨较近的团体还要停留一些日子,到城郊的林卡里为贵族、商人们演出。当时已是过林卡的旺季,几乎所有的有钱人都在园林过着游乐生活,演藏戏可以赚一些钱和粮食。
    欢腾的雪顿节,是歌的世界、舞的海洋,歌声袅袅,舞影翩翩。来到拉萨的各族人民满怀豪情和快乐,行走在藏族人民的欢声笑语中,停留在藏族人民的真挚情怀间,在西藏,这一“最接近天堂的地方”,体会纯净的美,找寻心中的梦!(碧水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