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站首页 >> 上下五千年
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中国年俗
发布时间:[ 2018-02-13 11:52 ] 文章来源:< 综合 > 浏览量: 2391
    “新年到,新年到,姑娘要花,小子要炮,老头要顶新毡帽,老太太要快大粘糕。”哼着喜庆的民谣,踏着欢快的节拍,中华民族又迎来一个旺旺的狗年春节。尽管当今人们生活更加现代化,娱乐方式亦更多元化。但那融汇在中华民族文明历史发展长河中的浓郁的年味,历经时光的陈酿,历久弥香。
    中国的春节也被称为农历新年,传统名称为新年、大年、新岁,口头上又称度岁、庆新岁、过年。它始于商朝,迄今已有4000多年的历史了。当今人们过的春节源于汉武帝太初元年(公元前104年),诞生在西安。公元前104年,天文学家落下闳、邓平等人制订了《太初历》,将原来以十月为岁首改为以孟春为岁首,后人在此基本上逐渐完善,形成了当今使用的农历,落下闳也被称为“春节老人”。
    春节是中国人最重要的节日,包含着中国人几乎所有的哲学和社会学精华。节日期间,中国的汉族和一些少数民族都要举行各种庆祝活动。尽管不同地区、不同民族用以庆祝的方式不一,但均以祭祀祖神、祭奠祖先、除旧布新、迎禧接福、祈求丰年为主要内容。春节还是中华民族阖家团圆的节日,人们在这一天都尽可能地回到家里和亲人团聚,表达对未来一年的热切期盼和对新一年生活的美好祝福。所以春节不仅仅是一个节日,也是中国人情感得以释放、心理诉求得以满足的重要载体,是中华民族一年一度的狂欢节和永远的精神支柱。
    春节的核心是“除夕、初一”,以这个核心构成了节日的谱系,组成了春节的活动体系,大概包括:“起始仪式”“祭奠仪式”“净化仪式”“餐饮仪式”“馈赠仪式”“交往仪式”“狂欢仪式”“结束仪式”等。所以“春节不是某一天,而是一段时间。传统意义上的春节从腊月的腊祭或腊月二十三或二十四的祭灶,一直到正月十五。故整个春节分“年前习俗”和“正月习俗”前后两部分。
    腊月二十三,俗称小年,揭开了春节的序幕,也是年前习俗的第一步。这一天,家家户户都要祭灶、吃灶糖。但在我国南方也有农历腊月二十四过小年的习俗。因为在我国古代民谣中一直有“二十三,糖瓜粘”的说法,也有“官三民四船家五”的说法,意思是官府在腊月二十三、民间在二十四、水上人家在二十五祭灶。还有“金三银四”“兵三民四”的说法。
    祭灶,在东北的习俗中,就是祭拜灶神灶王爷。传说中灶王爷负责管理各家的灶火,也被认为是一家的保护神。旧时,几乎家家灶房的东面或北面都设有灶王龛,龛中间供奉灶王爷的神像。不设灶王龛的人家就将神像直接贴在墙上。有的神像只画灶王爷一人,有的则模仿人间夫妻的形象画上男女二人,女神被称为“灶王奶奶”。画像上大多印有这一年的日历,上书“东厨司命主”“人间监察神”或“一家之主”等文字。两旁贴有对联“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以示吉祥。传说灶王爷自上一年除夕以来就一直留在家中,以保护和监督一家人,到了腊月二十三便要升天,去向玉皇大帝汇报这家人一年的善行或恶行。玉皇大帝根据他的汇报,再将这家人在新的一年中应该得到的吉凶祸福等命运交予他之手。
    腊月二十三一大早,人们首先要吃饺子,寓意要咬开混沌的天地。也有为灶王爷送行之意,取意“送行饺子迎风面”。吃完饺子,赶紧到秫秸垛里抽几根溜直的秫秸,放在炕席底下焐上一天。晚饭后,全家齐动手,扒秫秸裤、秫秸蔑、秫秸瓤,做车、做马,做猪、鸡、狗、羊,还要做一支长枪,作为送灶王一家上天的仪仗和祭品。而后,要把灶台边墙上烟熏火燎了一年的灶王牌或画像摘下。为了让灶王一家“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得讨好灶王,把关东糖用火融化,涂在灶王爷、灶王奶奶嘴上,意在让他们到玉皇大帝那里多多美言。最后打开房门,在院子里升一把火,把秫秸制品和灶王画像一起“送上天”,全家叩拜祷告“灶王爷本姓张,骑着马,挎着枪,上了天,见玉皇,人间好事要多说,明年下界见吉祥。”也有另一种说唱“今年又到二十三,敬送灶君上西天。有壮马,有草料,一路顺风平安到。供的糖瓜甜又甜,请对玉皇进好言”。如此隆重,是因祭灶与过年关系密切。一周后的大年三十晚上,灶王爷便带着一家人应得的吉凶祸福,与其他诸神一同来到人间。灶王爷被认为是为天上诸神领路的,其他诸神在过完年后再度升天,只有灶王爷会长久地留在人家的厨房内。迎接诸神的仪式称为“接神”,对灶王爷来说叫做“接灶”,到时只要换上新灶灯,在灶龛前焚香即可。
    灶王爷是谁?人们进行了许多推想。宋代诗人孙纬诗云:“面脸丹如朱顶鹤,髭髯长似绿毛龟。欲知相府生辰日,此是人间祭灶时。”但追本溯源,祭灶作为一种流传已久的习俗,源于中华先民的火崇拜和太阳崇拜。所以灶王爷除了民间传说中的张姓画匠等的故事外,更多地延续了火神的传说。首先是黄帝为灶神,《事物原会》称:“黄帝作灶,死为灶。”东汉高诱注:炎帝以火德管理天下,死后以灶神的身份享受祭祀;火神祝融说。《礼记·礼器》记载:“颛顼氏有子曰黎,为祝融,祀为灶神。”钻木取火的燧人氏被尊为火神,所以也被认为兼任灶神。可见灶王爷到底是谁并不重要,在祭灶这一习俗活动中,百姓人家对美好生活的期许得到了寄托。
    “腊月二十四,掸尘扫房子”。在北京通常把这天定为扫房日。这天全家上下齐动手,用心打扫房屋、庭院,擦洗锅碗、拆洗被褥,干干净净迎接新年。其实,人们也是借助“尘”与“陈”的谐音表达除陈、除旧,拔除不祥的意愿。
    “腊月二十五,磨豆腐”。这天做豆腐除了以备正月里食用,还有“豆腐”和“头富”音相似,寄予了人们新年要“富贵”的希望。
    “腊月二十六,杀猪割肉”,说的是这一天主要筹备过年的肉食。
    腊月二十七,洗浴、理发。为迎接来年的新春,人们在这两天要集中洗澡、洗衣,除去一年的晦气。京城有“二十七洗疚疾,二十八洗邋遢”的俗语,民间有“有钱没钱,剃头过年”的说法。
    腊月二十八,题写桃符、挂年画、贴窗花。“桃符”是最原始的春联,古人以桃木为辟邪之木,《典术》曰:“桃者,五木之精也,故压伏邪气者也。”到了五代时,后蜀君主孟昶雅好文学,他每年都命人题写桃符,成为后世春联之滥觞。他题写于桃符上的“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是有记载的中国历史上的第一副“春联”。后来,随着造纸术的问世,才出现了以红纸代替桃木的张贴春联的习俗。
    年画是中国画的一种,始于古代的“门神画”。清光绪年间,正式称为年画,是中国汉族特有的一种绘画体裁,也是中国农村老百姓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把剪好的窗花贴在打扫一新的屋子里,会给家里增添许多过年的喜悦。窗花图案有各种动物、植物、人物等掌故。如喜鹊登梅、孔雀戏牡丹、狮子滚绣球、三阳开泰、二龙戏珠、鹿鹤桐椿、五福捧寿、犀牛望水、连年有余、鸳鸯戏水、刘海戏金蟾、和合二仙等。
    “腊月二十九,上坟请祖上大供。”对于祖先的崇拜,在中国由来已久。视死如生不仅是孝道的重要标志,也是尊老敬老的美德。所以,我国大多数地区在二十九日早晨都要上坟请祖。
    近一周的年前准备忙碌后,接着人们就要正式走进大年了。
    腊月三十,俗称大年三十,是春节的高潮,也是一年的最后一天,为“月穷岁尽之日”,故又叫“除夕”。这一天人们要守岁、吃年夜饭、贴春联。
    守岁,俗名“熬年”。最早记载见于西晋周处的《风土志》:除夕之夜,各相与赠送,称为“馈岁”;酒食相邀,称为“别岁”;长幼聚饮,祝颂完备,称为“分岁”;大家终夜不眠,以待天明,称曰“守岁”。守岁的习俗源于一个古老的传说。太古时期,有一种叫“年”的怪兽,散居在深山密林中。它形貌狰狞,生性凶残,专食飞禽走兽、鳞介虫豸,一天换一种口味,从磕头虫一直吃到大活人,让人谈“年”色变。后来,人们慢慢掌握了它们的活动规律,每隔三百六十五天窜到人群聚居的地方尝一次口鲜,并且出在天黑以后,返于鸡鸣破晓之时。算准了“年”肆虐的日期,百姓们便把这可怕的一夜视为关口来过,称作“年关”,并且想出了一整套过年关的办法:每到这一天晚上,每家每户都提前做好晚饭,熄火净灶,再把鸡圈牛栏全部拴牢,把宅院的前后门都封住,躲在屋里吃“年夜饭”。由于这顿晚餐具有凶吉未卜的意味,所以置办得很丰盛,除了要全家老小围在一起用餐表示和睦团圆外,还须在吃饭前先供祭祖先,祈求祖先的神灵保佑,平安地度过这一夜。吃过晚饭后,谁都不敢睡觉,挤坐在一起闲聊壮胆,这样就逐渐形成了除夕熬年守岁的习惯。时间长了,人们还发现“年”虽凶猛,却害怕三样东西:鲜红的颜色、明亮的火光、巨大的声响。于是村里的人相互约定,家家户户的门上都挂上用红色涂抹的大木板,门口烧着旺旺的火堆,夜里大家都不睡觉,在家里敲敲打打,到处发出巨大的声响。这样,每到年终,人们总是忘不了往年防御“年”的方法:挂上红色木板,点着火堆,通宵敲敲打打,第二天相互道喜,欢庆平安。宋代诗人王安石在诗中如此描述:“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当然,在高度发达的当今社会,人们亦践行守岁,沿习过年时贴红春联、放炮竹、吃年夜饭的习俗。但其意义早已超出了神话传说由悲向喜转变的内涵,不再是生产力、生产方式低下时穷苦人要过的“年关”这个坎。而是幸福的人们在富足中祈求平安,在快乐中祈求吉祥,在阖家团聚中享受天伦之乐;在“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两年”的夜晚,表达对如水逝去的岁月惜别留恋之情,对来临的新年寄以美好希望之意。
    正月初一,是新年的第一天,为表达辞旧迎新,实现美好愿望,人们要拜年。“拜年”一词原有的含义是为长者拜贺新年。拜年一般从家里开始。初一早晨,晚辈起床后,要先向长辈拜年,祝福长辈健康长寿,万事如意。长辈受拜以后,要将事先准备好的“压岁钱”分给晚辈。在给家中长辈拜完年以后,人们外出相遇时也要笑容满面地恭贺新年,互道“恭喜发财”“四季如意”“新年快乐”等吉祥的话语,左右邻居或亲朋好友亦相互登门拜年或相邀饮酒娱乐。唐朝时,人们除登门拜年,还发明一种“拜年帖”。唐太宗李世民用赤金箔做成贺卡,御书“普天同庆”,赐予大臣。这一形式迅速在民间普及,改用梅花笺纸。当时这种“拜年帖”被称为“飞帖”。明朝杰出画家、诗人文征明在《贺年》诗中描述:“不求见面惟通谒,名纸朝来满蔽庐;我亦随人投数纸,世憎嫌简不嫌虚。”这里所言的“名谒”即是现今贺年卡的起源。
    正月初二回娘家。这天嫁出去的女儿要带着丈夫、儿女回娘家拜年。
    正月初三,肥猪拱门。相传这一天女娲娘娘创造出了猪。
    正月初四,三阳开泰。初灶王爷要查户口,恭迎灶神回民间。此说法虽是无稽之谈,但符合人们连续过节中需要有一天在家调整一下的要求,因此老北京有初四忌门的习俗。
    正月初五,俗称破五节,因诸多禁忌过此日皆可破而得名。这一天的禁忌特别多,《燕京岁时记》中说:“初五日谓之‘破五’,‘破五’之内不得以生米为炊,妇女不得出门。至初六日,则王妃贵主以及宦官等冠帔往来,互相道贺。新婚女子亦于当日归宁,而诸商亦渐次开张贸易矣。”
    自初五后,人们依俗要例行:正月初六送穷年;正月初七人日出游并吃拉魂面;正月初八,顺星散灯花;正月初九,玉皇天诞。膜拜苍天,求天公赐福;正月初十,祭石感恩;正月十一,祭奉紫姑。正月十二,搭建灯棚,开始做元宵赏灯的准备工作。正月十三,灶下点灯,预放元宵。正月十四,临水娘娘又称“顺天圣母”诞辰,她是拯救难产妇女的神仙。
    依次延续,最后迎来了一年中第一个月圆之夜正月十五。正月是农历的元月,古人称夜为“宵”,故称为元宵节。这一天要出门赏月、燃灯放焰、喜猜灯谜、共吃元宵、拉兔子灯等。有些地方还要耍龙灯、耍狮子、踩高跷、划旱船、扭秧歌、打太平鼓等。2008年6月,元宵节被选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时光荏苒,随着狗年春节渐行渐近的脚步,浓郁的年味已在中华大地芬芳。虽然有些年俗人们不再去践行,但这正是社会文明进步的反应,是中华民族国民素质整体提高的表现。在过年的习俗已经向智能化靠拢的今天,年俗中那些蕴含中华传统文明的思想,早已镌刻在中华儿女心中,并成为中华民族的一脉心香。因为浓郁的年味,不是个体能打造出来的,它是家庭、民族、国家集体智慧的结晶。如中央电视台每年举办的除夕春节晚会,就是中华民族向心力的再次凝聚,是中华儿女继往开来,除旧纳新,砥砺前行,实现梦想的精神飞扬。
    年味是什么?著名作家冯骥才概括的好:在过年的日子里,生活被理想化了,理想也被生活化了。过大年,实际是一种努力生活化的理想,也是一种努力理想化的生活。而当生活和理想混合在一起,就有了年的意味。(玲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