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站首页 >> 江山如此多娇
城市蓬莱——古莲花池(下)
发布时间:[ 2018-05-16 10:06 ] 文章来源:< 综合 > 浏览量: 1492

    古莲花池园内琼楼玉阁,典籍文物,珠玑珍玩,以及奇花异卉,仙禽灵兽,画舫楼船,芙蕖香荷,尽托于山山水水之间,交织成画,交织成诗。山、水、楼、台、亭、堂、庑、榭参差错落,组成了著名的莲池各色美景。
    信步莲池,随处可遇佳境。园中最大的假山,由沟通南北两塘的东渠环抱。山上怪石林立,远看有的似玲珑宝塔,有的像仙鹤引颈,有的如猿猴搔耳,有的同骏马奔驰。山顶有观澜亭,下观北塘参差错落的莲叶,如碧涛波澜。山中有篇留洞,由块石精叠巧筑而成,在灯烛照耀下,可见幻影迭生。洞中及洞内岸壁上,有乾隆皇帝手书的即景诗刻石。山下有一座汉白玉石桥,原名“绿野梯桥”,为元代所建,与赵州桥有异曲同工之妙。沿桥向东,可通竹林深处的寒绿轩;向西,可去中心岛上的藻咏亭。浏览一下濯锦亭、高芬轩、红枣坡、不如亭、六幢亭,以及响琴涧、响琴榭、响琴桥等建筑,也各有佳妙,传有史话。
    君子长生馆,清同治“莲池十二景”之一,位于古莲花池园内正西面,紧邻北塘西岸。宋代为道教宫观,元代初年道观一部分被莲花池名园占用。它典雅洁净,超凡脱俗,好似水中宫厅。正门高悬“君子长生馆”匾额,寓意君子之德,如池中出淤泥而不染、历久繁茂的莲花,与世长存,两边配有楹联“花落庭闲,爱光景随时,且作清游寻胜地;莲香池静,问弦歌何处,更教思古发幽情。”该馆为歇山五脊庑殿式建筑,面阔五间,进深二间,背西面东,四周庑廊环抱。隔扇门窗均为步步锦图案,苏式彩绘雕梁画栋,十分精美。正间前面突出有罗锅脊抱厦三间,抱厦之外有平台建于水上。台基延伸入池,可凭栏赏荷、垂钓,故同治年间(1862-1874)名钓鱼台。馆南北有配房,一称小方壶,一称小蓬莱,益增其古色古香、优雅清幽之氛围。建筑典雅,环境幽静,景色绝佳。水色映帘,阁影浮波,俨然一幅天然风景画。现已成为保定市人民公园主要胜景。
    清初,在莲池三十亩水面的中区垫造了南北大小两岛。其北岛甚小,即是笠亭所在之处;而由宛虹桥与北岛连接的南岛面积约有两亩之大,俯视池塘,两岛中分水面。这一改造,使水由西渠过丽然桥注入池后,原来自西向东的自然流向分为南北两大股。北流直接向东,穿过曲径桥到水东楼前东渠出水口处;南流,自丽然桥向南,过课荣书舫,由西面环绕流过南岛,经南岛南侧的水塘,过东南渠穿含沧亭与北流会合后,共出东渠。东、西出入水口处皆有小水闸,用以控制、调节池中水量。这样,池水形成了蜿蜒萦洄的态势,又保持了终年澄彻空明的效果。
    藻咏楼就坐落于南岛之西南,“前矗峻岩,后临芳渚,池水三面环之,嘉木扶疏以映阶,灵石隈佹以延牖。”楼为马鞍形双重檐脊,底层红柱明廊,栏槛迥绕。楼堂上下,棱窗锦幔。壁间字画琳琅,几上香熏冉冉。当时这里是分曹射覆、诗赋酬唱之处。由画廊复道可直接来到藻咏楼楼上,在此循栏四望,园中诸景依次浮现眼前。从当年著名学者章学诚登楼赏景,谓为“步移影转,处处叹绝!”的赞美,道出了此楼的修造,在于综览全园的妙旨。由此进而可以看出楼名“藻咏”的佳妙之处。藻咏楼下层当年名为“澄镜堂”,堂上悬有“理笏”二字匾额,此是出自“海岳拜石”的典故。史载宋代著名书法家米芾(别号海岳外史)曾出守无为军州,到任伊始,见衙署内有一巨大的太湖石,形状奇丑,大喜道:“此足以当吾拜!”遂肃然整衣正冠,持笏下拜,并呼石为兄,后世因而留传下来这一典故。澄镜堂外亦有巨石,可知这里亦是赞石之意。
    莲池的碑林散落于园内亭台楼阁的四周,共收藏碑石140余方,与“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莲花池相互辉映。一进园门,便可见到春午坡东厢八间碑廊内排立着的十九通竖碑。其中有清代乾隆、嘉庆皇帝“巡幸”莲池时赐给直隶督抚疆臣的御制诗碑;有自明代万历十五年至民国二十二年(公元1587-1933年)历代修葺莲池或创办书院、设置行宫的碑记。莲池的东碑廊和西碑廊中保存了7通清代皇帝御制诗碑,包括乾隆、嘉庆、道光三位皇帝的御笔。在清乾隆十一年(1746年),乾隆皇帝为祝贺保定莲池行宫的建成,将其祖父康熙的“圣迹”——“龙飞”二字带到莲池供奉,当时的直隶总督那苏图命人将此二字摹刻于石。可以说,在莲池众多的碑石中,“龙飞”二字是最雅俗共赏的书法艺术作品。
    碑廊中还有莲池管理处搜集来的清代康熙和道光年间立的《重建张光禄井亭碑铭》、《张罗彦赞碑》和《那彦成紫光阁画像赞碑》等,在一定程度反映了当时的历史状况。如为张罗彦立的两碑碑文中反映出明末李自成领导的农民起义的巨大声势。公元1644年李自成农民起义军分东、西两路进击北京,西路势如破竹,于三月十九日攻占北京。同日,制将军刘芳亮的东路军包围了保定。以明光禄寺卿张罗彦为首的明朝官吏,在北京已被攻克的情况下,仍拒守孤城坚持抵抗。碑中所谓“煤山消息(指崇祯帝的自尽)正疑猜,两地孤城势已摧”,正是描写当时的这种情况。起义军经过六天的激战并利用敌人内部矛盾里应外合,才在三月二十四日攻破了保定城池。城破后,张罗彦全家自杀,自己也吊死在张府花园(今保定市双井胡同)的井亭内。康熙二十八(1689年),直隶总督于成龙在张府花园旧址重建张罗彦殉难井亭,并亲自写了碑文。到了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清政府再次在于(成龙)碑之旁立了《赞张罗彦诗碑》。
    莲池园藏石刻可谓一大景观,濯锦亭西有长达三十三间的半壁廊,廊壁上嵌有三段八十二方碑刻,其中主要部分即是著名的《莲池书院法帖》。这里有一段艺林翰墨佳话。清嘉庆十八年(公元1813年),直隶总督那彦成将珍藏的褚遂良《千字文》、颜真卿《千福碑》、怀素《自叙帖》、米芾《虹县诗》、赵孟頫《蜀山图歌》、董其昌《云隐山房题记》、《书李白诗》等七种真迹和旧帖,镌刻在38方石头上,定名为《莲池书院法帖》,赠送给莲池书院,为莲池碑刻的发端。清末书院南楼被焚毁后,这些法帖石刻被移嵌在半壁廊廊壁上。民国、日伪时期碑帖商人破坏性的烂拓和人为的严重损毁,使字迹已大多剥蚀的模糊难辨。自1980年以来,莲池管理处依据河北省博物馆馆藏精拓本重新勒刻上壁,使之恢复了初刻时的原貌。迄今,游人仍可欣赏这些格调高逸、技法超绝的书法瑰宝的永恒之美。此外还有管理处多方征集来的王阳明行书《客座私祝》刻石、《重修浙绍会馆碑记》以及康熙、乾隆等人的墨迹石刻多方。莲池园藏石刻中,大部分的法书名刻荟萃于此。
    水东楼南的的木槛内共有六座碑碣经幢,皆是移入莲池的文物珍品。其间的《田琬德政碑》和《王阳明草书诗碑》都有很高的书法艺术价值。田碑刻于公元740年(唐开元廿八年)10月,是园内年代最为久远的碑刻,碑高丈余,额篆文行,碑文廿九行,每行六十余字,是田琬由易州刺史改任安西都护时,易州士绅纪念其“德政”而立的,碑由徐安贞撰文,苏灵芝书丹。苏灵芝是武功人,生活于唐代开元、天宝年间,擅长写碑,曾任过易州录事,他的书法作品具有很高的书法艺术水平,对当世和后代都有很大影响。宋代文学家欧阳修赞誉他为唐代写碑手,他写碑很多,但留传到今天的已为数寥寥。此碑书体健美,笔法潇洒流畅,刚柔相济,是研究中国唐代行书法度的重要“唐碑”之一。《王阳明诗碑》锲刻王阳明草书七绝二首,为王氏寓居庐山时所作。1682年保定浙绍会馆修建王阳明祠堂时,其再传弟子魏莲陆将自己珍藏的二诗真迹献出,请人勒石成碑,立于祠堂中,解放后移入莲池加以保护。此碑亦高丈余。碑阳为《天池月下闻雷诗》:昨夜月明峰顶宿,隐隐雷声在山麓。晓来却问山下人,风雨三更卷茅屋。碑阴为《夜宿天池诗》:野夫权作青山主,风景朝昏颇裁取。岩傍日晴半溪云,山下雷声一村雨。王阳明是明代著名的哲学家,其书法艺术也颇具独特风格。此碑字大径尺,笔力雄健苍劲,章法谨严,气度非凡,和诗文交融一体,堪称“艺林双壁”。田、王二碑后面是明代所刻的《河图碣》和《政训碑》。《河图碣》正面刻河图,背面刻历朝更迭简表。《政训碑》是1564年(明嘉靖四十三年)监察御史徐骧巡视保定时留下的训政诗文,由保定知府和清苑知县会衔刻立于府衙庭院之中的。碑文分政训和民隐两部分。政训告诫父母官:行政要知大体,驭吏要察隐微,使民要知甘苦,自奉要尝辛味。民隐是四首民情诗。二者内容都是晓喻官吏随时体察民间疾苦,从而做廉洁奉公、忠君勤民的称职官员。
    在田碑北侧还立着两幢珍贵的西夏文陀罗尼经幢(见右图)。这是1962年在保定市北郊韩庄出土后移入莲池的。两经幢均由幢帽、幢身和基座三部分组成,保存情况完整。幢身为八棱状,上面刻有西夏文字的陀罗尼经。两幢皆刻于明弘治十五年(1502年)。西夏党项族是中国古代的少数民族之一,宋朝初年在中国西北部曾建立了西夏国割据政权,历时达二百年之久。十三世纪初,成吉思汗西征时灭掉西夏。元统一中国后,党项族被列为色目人之一。明廷亦曾吸收一些色目人参加上层统治集团。同时,实行不准其本民族通婚,强迫与汉人同化的政策,因而该族逐渐迁徙内地。但是同化有一个过程,党项族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还保留着本民族的习惯和使用本民族的文字。经幢的发现,证明了到明中叶党项族尚未消失。从幢文所涉及到的近百个人名中,既有汉族姓氏,又有党项族姓氏,而且一些党项人还担任一定官职,从中反映了此阶段该族与汉族最后融合的情况。经中国科学院民族研究所鉴定,这两幢经石是中国目前罕见的研究党项族晚期历史及其文字的珍贵资料。
    除上述碑群之外,在春午坡、篇留洞、红枣坡等山间亭内,还可见到乾隆皇帝的巡幸诗刻石和辽、金、元代的经幢。特别是莲池管理处收集到北宋元祐四年(1089年)蔡京书驻保定军政官员《贺李升迁诗碑》(原碑断裂为三块,现已据拓片翻刻)一通现存于水东楼后。蔡京是北宋时期臭名昭著的奸相,他虽然声名狼藉,却写得一手好字,当时与苏轼、黄庭坚、米芾等人齐名,可当时人们谁也不愿保存他的字,所以传世墨迹不多,刻石更为少见,此碑的发现对研究其书法艺术和北宋边备都具有相当的价值。此外,镶嵌在莲池北碑廊的《蔡京送行诗碑》是国内惟一保存完整的一幅。在它不远处的则是宋代名将岳飞书写的《出师表》,与蔡京的字相比,岳飞的字显得雄劲有力。
    莲池管理处还集藏有考古调查发掘中出土的明、清古墓葬中的一些墓志铭和搜集到明清时代的一些石造像,成为研究地方史志的可贵资料。其中,一套(八尊)汉白玉仙女石造像是艺术价值颇高的珍品。这些石雕仙女通高1.20至1.30米,宫装盛服,肌肤圆润,神态生动,维妙维肖。她们有的手持琵琶、笙箫,有的提灯、拈花、捧着八宝果盒,其衣纹、佩饰的刻划,线条细腻流畅,身披彩带飘然欲动。结合藻咏厅门前湖石山间《麻姑献寿》的现代曲阳石雕技法来看,显然这组石造像是明清时代北方石雕的上乘佳作,这对于研究曲阳石雕艺术史和发掘曲雕绝技来说,是难得的实物标本。
    “莲叶托桃”,是园中亭顶的独特造型。绿色翻卷的大莲叶正中,托着一只大红桃。这一构制新奇而又自然。传说,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八国联军侵占了北京城,慈禧太后连夜逃出了北京,经八达岭、山西到了西安。第二年“议和”后回到北京。光绪二十九年,慈禧想起来要到西陵祭祖,还要绕过省城保定。直隶总督袁世凯为赢得慈禧的欢喜,命保定知府在几个月内建起一座富丽堂皇的行宫。知府也不敢怠慢,把方圆八百里的能工巧匠都找来,限期完工。有个老木匠手儿怪巧的,听说是为慈禧建行宫,就来了个新花招。限期到了,行宫也建成了。慈禧来到保定,知府陪她去后花园看戏。慈禧一抬头,见戏楼顶上雕着一个大寿桃,还用荷叶托着,真是巧夺天工。慈禧笑着问知府:“这是谁雕的?怪喜欢人的。”知府见慈禧高兴忙说:“是卑职派人给老佛爷刻的寿桃。”慈禧吩咐太监拿银子赏工匠,工匠们都暗暗地笑开了。原来是骂慈禧在八国联军入北京时,连(莲)夜(叶)脱(托)逃(桃)呢。不知是谁把这事告了上去,慈禧气得把桌子一拍,喝道:“叫狗官来!”保定知府跪在地上,混身筛糠,磕头如捣蒜,请求饶命。慈接骂道:“是谁刻的莲叶大桃,找不出人来要你狗官的脑袋!滚!”慈禧和保定知府想把工匠全部抓来,又怕官逼民反,拆掉戏楼吧,又怕后人耻笑,只得哑巴吃黄莲,有苦难言了。可这个故事却在保定府流传开了。

 

 

    古莲花池几经风雨和修缮,几度兴衰,现在虽然并非原貌,但是基本上保持了古代漪碧涵虚的独特风格。如今它不仅以夏日莲漪的独特风光闻名于世界,而且透过园中若隐若现的历史烟云和日益众多的文物古迹闻名天下。莲池书院从创建开始就被厚厚的文化氛围所环绕,其园内高超的造园技术也向世人展现着其特有的风光魅力。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对文物的保护口益重视,我们相信莲池终有一天可以完整的修复完成,到时候我们就可以真正的领略莲池的美景,体会到莲池在建造时工艺的巧妙,体会到“南雄北秀”的园林风貌,它将会全面的展现在人们的面前,迎接来自五湖四号的宾客。(碧水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