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站首页 >> 江山如此多娇
诗圣故居——杜甫草堂(上)
发布时间:[ 2018-05-16 15:03 ] 文章来源:< 综合 > 浏览量: 1387

    杜甫草堂,又称浣花草堂、工部草堂、少陵草堂,位于四川省成都市西门外的浣花溪畔,是国家一级博物馆,占地24公顷。
    杜甫(712-770),字子美,唐代著名诗人,被誉为“诗圣”。为避“安史之乱”曾流寓成都,在友人资助下于浣花溪畔筑草堂居住,在此期间创作了240余首诗。成都杜甫草堂作为杜甫在四川生活、创作的主要场所,见证了他寓居成都的3年零九个月。全国有多处纪念杜甫之地,而成都杜甫草堂是全国范围内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诗圣故居。正如冯至在《杜甫传》中所说:“人们提到杜甫时,尽可忽略杜甫的生地和死地,却总忘不了成都的草堂。” 而今草堂建筑古朴典雅、园林清幽秀丽,已发展为集纪念祠堂格局和诗人旧居风貌为一体的纪念博物馆和文化圣地。
    杜甫在唐代宗永泰元年(765)离开成都后,“公之别馆,后为崔宁宅,舍为寺”(任弁《梁益记》),只余小部分屋宇、亭台。张周封在《华阳风俗录》中记载了“浣花亭”的位置,且“甫有宅在焉”。其后草堂无人经管,已是“沙崩水槛鸥飞尽,树压村桥鸟过迟”的荒凉景象。再稍后则是“杜甫台荒绝旧邻”了。直至唐昭宗天复二年(902)诗人韦庄于“浣花溪寻得杜工部旧址,虽芜没已久,而柱砥犹存。因命芟荑结茅为一室,盖欲思其人而成其处,非敢广其基构耳。”至此,韦庄把对杜甫的尊崇以物化方式凝结成茅屋,后世之人有了相对固定的凭吊、纪念杜甫的场所。随着时间的推移,北宋年间草堂茅屋遗址已不可寻,只剩下“松竹荒凉,略不可记”。出镇成都的吕大防重建草堂并扩大规模,于壁上绘杜甫像,草堂已初具纪念祠宇形制。稍后的胡宗愈将杜甫在成都的诗作刻于石后置草堂壁间。然而到了南宋初,草堂又成了“栋宇已非昨,松竹尚依依”(郭印《草堂》)的景象。南宋绍兴九年(1139),成都府张焘对草堂“增饰之”,并“断石为碑”,刻杜诗于二十六块碑上,置草堂四周。新增亭台、竹柏,呈现出“亭并浣花竹柏,濯濯可怜”(喻汝砺《杜工部草堂记》)之景。此时草堂的纪念祠宇规模形成。随后历经无人照料和南宋兵乱,但杜甫草堂的祠宇格局却一直延续下来。
    至元代,草堂所在地创建了书院,有“浣花溪上草堂存,会见能诗几代孙”之景。在元、明战乱后,草堂遭受损毁。明洪武年间,蜀王朱椿作《祭杜子美文》,并重修了草堂,奠定了“中为祠以奉祀,庑其左右,而门其前,后为草堂,以存其旧”的格局(即当今之工部祠、茅屋的位置配置),且“高杰华敞,皆昔所未有”。明英宗正统年间,在“奉子美之神”与“象子美当时之草堂”两堂之间,增建了“游者宴息之所”。明弘治十三年(1500)钟蕃、姚祥倡将格局调整为工部祠、祠后书院、“浣花深处”草堂各三间,有意识地筑墙为界保护草堂,奠定了后世草堂依中轴线对称的多重院落式布局,并将园林作为重点进行营造,“又其东偏为池,引桥下之水注其中,菱莲交加,鱼鸟上下相乐也。名花时果,杂植垣内,盆池楚楚,离列其间。其外则树以桤、柳,象子美之旧也”(杨廷和《重修杜工部草堂记》)。这次修缮使得草堂里建筑、围墙、山、花木俱全,应该说中国古典园林构园要素都具备了,纪念园林由此形成。
    明嘉靖年间,成都府邵经济增修工部祠后旧亭,新增“存梅亭”,于两亭间凿池。巡抚刘大谟又在其基础上,“沿池加以栏槛,桥其上而屋焉,更引百花潭水流于下,植荷数本。凡亭之未备者,咸葺而新之”(刘大谟《草堂别馆记》),并给两亭、桥题名,总称为“草堂别馆”。再三年后,四川巡抚张时彻“辟廊庑,起薨栋,引流为池,易甃为石,规模壮丽”(张时彻《重修杜工部草堂记》)。嘉靖末年四川按察使陈文烛于工部祠内建“乾坤一草亭”,登上草堂能“见层轩所面即百花潭水,而幽澄入户,足销客愁者”(陈文烛《浣花草堂记》)。明万历三十年华阳县令何宇度对草堂“稍为之修葺,镌公遗像及唐本传于石,榜署皆用公诗”(何宇度《益部谈资》)。同时,根据杜诗诗意更改百花潭上亭名为“浮槎”亭、“沧浪”亭,并植竹、树。明末草堂因战火而被毁,清初草堂竟是“薙草披荆,以入荒池,断碑犹存焉。”(蔡毓荣《重修杜少陵草堂记》)
    清康熙十一年布政使金俊督办完成的修缮效果是“不侈雕镂,不事丹雘,体公俭也”(金俊《重建杜工部草堂碑记》),重建中掘出的何宇度所刻杜甫像断碑也被重新临摹保存。稍后布政使李祖辉见何宇度原刻杜甫像断碑于荒草间,则“妥置之”并“为堂三楹,绘斯像于其中”(周灿《方伯李公重修少陵祠堂记》)。雍正年间果亲王途经成都时拜谒草堂,题“少陵草堂”,后刻于碑。乾隆三十七年(1722),杜甫后裔杜玉林在草堂“除腐易朽,疏泉筑亭,邃室修廊。境兼奥旷,荫嘉树,俯澄湍,形释心凝,洒然尘表是役也”。满人福康安绘“少陵草堂图”,刻石置壁间,草堂修葺后“于是雕梁峻宇,豁然改观”(陶澍《蜀輏日记》),今日草堂与其建筑式样及规模相似。之后草堂又渐呈荒颓之象。
    嘉庆十六年(1811),成都知府曹六兴主持重修草堂。“鸠工庀材,相度区画。堂庑亭阁,位置略具。其中为草堂,颜曰诗史,宴集之所也。左为独立楼,右为露梢风叶之轩。堂东有径,达草堂寺西隅。堂西之簃曰春水舍、曰竹斋。其南大厅三楹,左右廊各五楹,引西北隅溪水入流西南而环其前,以桥度之。春秋佳日,可泛以舟也。堂之北为公祠,其门曰药栏花径。前有小桥,桥西有阁曰水槛。分东西隅之水,由水槛绕花径而东,汇为池。广可二亩,丛篁万竿,水碧如玉。小艇经桥下可行可达于祠,祠三楹,造象树粟主祀公。以宋秘书监渭南伯陆公配之。祠左一亭,书公《卜居》、《堂成》二诗,刊板嵌诸壁。亭北有屋,覆果亲王书碣。祠西一轩如舟,曰恰受航轩。北为草亭,草亭北为台,曰春风啜茗。登台望舍北水田,一碧无际。周遭短垣,竹木阴翳。三面皆水,水曲各垒小山,杂植花果之属。桤林笼竹,犹见吏隐之风韵焉。”曹六兴的《成都草堂工部祠增寺僧岁修经费碑记》较细地描述了草堂园林格局,与今日园林风光相似。光绪年间添黄庭坚于工部祠中配祀杜甫。至此之后,杜甫草堂经历过衰败但经过不断的修缮,最终遗存到现在,成为一处游赏与纪念兼具的园林。
    今日草堂总面积近300亩,仍完整保留着明弘治十三年(公元1500年)和清嘉庆十六年(公元1811年)修葺扩建时的建筑格局。1955年成立了杜甫纪念馆,1985 年更名为杜甫草堂博物馆,是首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主要由工部祠纪念建筑群、茅屋、草堂寺和梅苑(后两者均是建国后划归草堂)四部分组成园林景观。游览路线包括从南大门进入草堂寺、北大门进入梅苑、正门进入大廨。由于正门不在主要交通要道上,倒是真如杜甫所感叹的“幽居地僻经过少”。
    总体而言,杜甫草堂是以两条中轴线贯穿全园。主体纪念建筑群依中国传统祠宇体制布局,庄严肃穆。以照壁作景观前导,五重主体建筑正门、大廨、诗史堂、柴门与工部祠位于中轴线上,以回廊连接中轴线两旁的陈列馆(诗圣著千秋和草堂留后世)、以短花墙连接恰受航轩和水竹居。工部祠西有梅苑园林区(原为王家花园)。茅屋故居区包括大致沿池环形布置的水槛、少陵碑亭、茅屋、南邻北邻、花径(内经浣花祠、影壁、杜诗木刻廊、盆景园)等。茅屋东侧的草堂寺也是以中轴线串联山门、天王殿(情系草堂)、大雄宝殿(大雅堂)、戒堂、藏经楼五重主体建筑,另有禅堂、观堂等附属建筑,现已成为纪念杜甫及历代著名诗人的场所和游者休憩之地。北大门东侧为考古挖掘出的唐代遗址及水系主景观赏点。万佛楼、唐遗址、草堂寺作为园林景观的组成要素,增强了人文环境的历史感与场所感。本文对杜甫草堂的景观研究主要是园中明显体现纪念性之景和更具文化价值之景,即自五代韦庄重建草堂以来逐渐形成的主体纪念建筑群与茅屋故居区。梅苑、草堂寺、浣花祠、水系主景则分析其中特色之处,唐代遗址和万佛楼不作提及。
    中国园林是由建筑、山水、花木等组合而成的一个综合艺术品,富有诗情画意。杜甫草堂作为川西纪念园林的代表,其构园要素当然与中国古典园林一致。因此草堂主要呈现为融于自然的生态土山,摹川西地理的沟渠池塘水系,民居形式与纪念主题相结合的建筑,侧重配植诗人吟咏的花木,具有鲜明的乡土性与纪念性。
    对于园林理石,古人向来以杜绾在《云林石谱》中评英石所提出的“瘦、透、漏、皱”四字作评石审美标准。杜甫草堂中的山石虽异于这个审美标准,选用黄石、青石、砂石、卵石等本土石材,却也标榜出另一种艺术之美。选用乡土石材,一方面是川西地区虽然石材资源丰富,但很难在本地找到江南叠石所需的类似材料。另一方面草堂这类纪念园林在某种程度上为了满足川西地区民众的游赏习俗和先贤崇拜心理之需已经成为了一种开放性的公众场合,使得其没有足够的财力去外地搬运石材。为了能够在园林中体现自然山林之美,草堂营建者对山石材料的提炼方式做了艺术性的改动,按照“是石堪堆,便山可采”的原则,就近取材,既经济方便,又鲜明地体现了川西地方特色。这些乡土石材在园林建构中同样显示出自身的美感形式。“黄石,是处皆产,其质坚,不入斧凿,其文古拙……俗人只知顽夯,而不知奇妙也。”由于黄石质坚,形象墩实厚重,棱角方刚,有很强的体积感,因而有一种苍劲古拙、雄浑质朴之美。用黄石层层堆叠,更显磷峋,“求坚还从古拙,堪用层堆”。整体形象体现了归真、返朴、守拙的哲学思想,并与中国古典美学的重要范畴之一的“拙”遥相呼应。计成在《园冶·掇山》篇中说:“构土成冈,不在石形之巧拙”,只要切合当地民众对园林的审美理念即可,正所谓“构园无格”。草堂中石材多用作土山点缀、园路、驳岸、石桌凳等。
    草堂内的山体不多,在工部祠北部和茅屋西部。以土堆叠成山体,以洗炼的艺术手法地在山脚、山顶、山体起承转合处置石,为土山塑形。树木杂陈其上,创造出有若自然的山林景观,是一种融于自然的生态式土山。正如造园名家张南垣所主张的“群峰造天,不如平冈小坂,陵阜陂陀,缀之以石”。以土为山体,要追溯到川西纪念园林中山体的形成起因。多是造园者利用疏浚河道、兴修水利等民政工程后,为平衡掘池所出土方在已有郡圃基础上“顺便”而为,灌溉功能与工程便捷因素明显大于艺术经营,并不似皇家园林、私家园林般故意为造景而理山。游赏性与实用性各得其妙,故挖湖堆山往往古拙简朴,风格疏朗。这类似于李渔所钟情的土假山,用以土代石之法,既减人工,又省物力,是有天然委曲之妙。土石二物,原不相离,石山离土,则草木不生,是童山矣。这种土石混合的方式,符合自然界中山体原貌,土石相间,浑然一体,加上依然草木杂陈,更易营造出与自然亲近的氛围。
    工部祠北部的土山,以青石作山脚围护、磴道,黄石作磴道、山顶点缀,并置三草亭于其上。从审美视角看,以青石围护山体增加了土山的纵深层次感和质感,加以磴道的黄石相衬,山顶似有美景等人。即使是山顶的黄石堆叠,也并不像江南园林中太湖石独置或群置所表现出的“透”、“漏”、“瘦”之感,而是以写意的手法追求石块组合在一起的构图整体性。到地有山,似当有石,虽不得巧妙者,随其顽夯,但有文理可也。草堂北门的“剑壁奔泉”和梅苑水榭旁的置石类型在草堂中为数不多。茅屋旁的土山体量相对较大,山上草木葳蕤,丛林感十足,且有飞瀑从假山直泻潭心。小山上土、石、树结合得十分融洽,颇具天然风味。“以土间之,则可泯然无迹,且便于种树,树根盘固,与石比坚,且树大叶繁,混然一色,不辨其为谁石谁土,列于真山左右,有能辨为积累而成者乎?”
    “石令人古,水令人远;园林水石,最不可无”。山水是中国园林的主体和骨架,升华了园林的平面形态和立体空间,山的厚重与水的宁静相得益彰。“石为山之骨,泉为山之血。无骨则柔不能立,无血则枯不得生”。两句绘画之语,却道出了中国古典园林掇山理水之精髓。水使园林充满了浓浓生机,水体各种形态的组合,强化了空间的开合,丰富了景观层次,园林中有水方显境界之清幽。 草堂理水,既师法自然,又对自然水体作了抒情写意的再创造,隐含四川田园水系的自然风韵。现有湖池是参照清代草堂石刻图挖湖所得,设有出水与沟渠相连,可蓄可排。草堂内的水体在园东、园西和园中部以池塘的形式汇合,以沟渠的形式分割中轴线,贯穿整个园区。两种水体表现出的齐一均之美与参差不齐之美相互映衬。草堂中主要池塘采用自然式土石驳岸,乡土植物巴茅、芦竹点缀岸边,池塘中设一沙洲分割水面,植花木其上。同时置一小木船于岸边,与庭园环境相和谐,浓缩当年杜甫茅屋前溪流之景。在园林中,还有体现川西地理人文景观的沟渠,多为平直状态。摹乡村沟渠水系纵横之形态,取其田园自然风光之神貌,极其质朴。沟渠巧妙地穿插、渗透在正门与大廨间、诗史堂与柴门间、茅屋前池塘与“南邻”、“西岭”间,使得纪念祠宇外气氛更显生动,于整齐中生出变化。园林中的水景还变幻出茅屋东边土山的山石飞瀑和唐遗址旁的主要水景观赏点。
    杜甫草堂博物馆,是中国规模最大、保存最完好、知名度最高且最具特色的杜甫行踪遗迹地,年游客量达百万余人次。2013年12月4日,英国首相卡梅伦乘坐的飞机降落在成都双流国际机场,开始四川的访问之行,在杜甫草堂参观1个多小时,离开前为杜甫草堂题词。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通过精品陈列、图书专著、专题纪念日、主题文化活动等多种方式向社会大众展示文化成果,并结合博物馆免费开放制度造福大众。(哆啦a梦不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