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站首页 >> 江山如此多娇
诗圣故居——杜甫草堂(下)
发布时间:[ 2018-05-21 15:04 ] 文章来源:< 综合 > 浏览量: 1445

    北方园林地区天气寒冷,常选择松柏类古朴苍劲林木,江南园林地区气候温暖,常栽植落叶树。四川气候温和,土地肥沃,花木繁盛。杜甫当年对成都的评价是“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杜甫《春夜喜雨》),草堂自从杜甫开始营造就具有较多的花木,杜甫诗歌中曾对此有大量描述。当今杜甫草堂中亦是花木繁茂,显自然山林形态,保持着浓厚的古朴清幽的自然色彩。
    草堂以杜诗吟咏过的花木楠、竹、梅、荷为种植主调,深化园林的纪念氛围与人文性,同时配以樟、银杏、桃、松、紫藤、海棠、茶花、玉兰等乡土树种,使园林与自然之间达到一种契合,营造深远的园林意境。园林中的花木,或是作为景观主题,欣赏其色、其香,如“梅苑”和诗史堂前赏梅、园东和园中部观楠林;或是与外物结合间接抒发意境与情趣,如“听秋轩”“春水”。
    杜甫喜欢的楠树以挺拔粗壮、古拙苍朴而著称,“楠树色冥冥,江边一盖青”且“落景阴犹合,微风韵可听”(杜甫《高楠》)。杜甫当年选址更是注重“倚江楠树草堂前,古老相传二百年”(杜甫《楠树为秋风所持有拔叹》)。川西乡村多竹,青翠欲滴,杜甫曾有诗赞“风含翠筱娟娟净”(杜甫《狂夫》)、“笼竹和烟滴露梢”(杜甫《堂成》)、“白沙翠竹江村暮”(杜甫《南邻》)。竹与其他林木相映成趣,笔直的主干与弧状的竹梢显得十分优美。既再现了茅屋故居之景,又增添了自然野趣,“屋绕梅余种竹,似多幽趣,更入深情”。陆游曾说:“花气袭人知骤暖”(陆游《村居书喜》),诗史堂前香气逼人的梅花品种繁多,较好地体现了季相序列节奏之美。荷以其高洁的品格历来是名家咏叹的对象,草堂当年就曾有“雨浥红蕖冉冉香”(杜甫《狂夫》)、“圆荷浮小叶”(杜甫《为农》)的美景。中国传统花木配置常用点植、丛植、群植,杜甫草堂中的花木配置亦是如此,密处略见森林之势,疏处又起了呼应作用。以乡土花木为基本树种,侧重选择杜诗中吟咏过的植物进行配置,格调雅淡,既有川西地方特色又有浓郁的纪念色彩。
    计成在《园冶》中提到:“凡园圃立基,先乎取景,妙在朝南,倘有乔木数析,仅就中庭一二”。采用不均衡对称的点种方式种植花木,如外形高大的楠树、香樟、古松等,烘托了园林主体建筑的纪念性主题,增强了庭园空间的艺术效果。在正门与大廨入口处的石桥旁对植两棵体形挺拔的香樟,以引导游览路线。工部祠与恰受航轩、水竹居的空间呈半围合状态,品字型庭园,则因地制宜地在花墙旁点植两棵古柏映衬建筑物的庄重之气,另外配以灌木作为柏树的陪衬。草堂内植物配植多模仿自然山林形态,以成片栽植常绿阔叶混交树丛、植花木为主,其树木葱茏,繁花似锦,保持着浓厚的古朴粗犷的自然色彩。多种花木高低错落地配植,呈现出鲜明的时空序列,而同种花木的大量种植,既突出了景观主题,又丰富了空间层次。群植的花木与建筑、土山、水边结合形成了虚复空间。在大廨、诗史堂、回廊围合成的第一进院落空间,由于院落空间形体较规整,为柔化建筑的生硬线条,配植了几种花木但以梅为主。为与纪念的环境相协调,把梅树配植成排加强肃穆庄重的纪念氛围。童寯老先生认为:“高台大榭,辄瞬可成;古木参天,辄需数日”。园内枝繁叶茂的林木增强了山林野趣,加大了景深。茂竹掩映下的茅屋、楠木林中的园路、花径两旁斜伸成的竹梢,都各具美感。
    北方园林建筑构件粗壮,外形端庄,屋面舒展,筒瓦、琉璃瓦覆其上,显其富丽高贵。江南园林建筑构件纤细,外形玲珑,屋面高翘,青瓦其上,尽显淡雅。草堂的主体纪念建筑和茅屋区吸取民居建筑形式,以纪念性为主线,既无皇家园林的雕梁画栋风格,也不似江南名园精巧细腻情调,唯以古朴清雅、粗犷大方的建筑风格为奇。纪念园林主要是为满足人类纪念的精神需要而存在的,它的精神功能超越了物质功能而成为第一位的因素。
    草堂最开始作为诗人杜甫住宅时主要体现了居住实用功能,之后草堂的园林建筑更多是作为纪念、缅怀诗人的场所承载了民众的精神需求功能。自明洪武年间朱椿重修草堂,奠定了“中为祠以奉祀,庑其左右,而门其前,后为草堂,以存其旧”的前祠宇后茅屋的整体格局后,历代修缮均是以此为基础。《园冶》有言:“吾国建筑,喜用均齐之格局,以表庄重……此在庙堂,固属宜称置”。草堂的纪念建筑形制即采用均齐结构体现端庄肃穆之气。但草堂本是诗人故居,后世瞻仰与缅怀少不得感情的抒发,“若夫助心意之发舒,极观览之变化,人情所喜,往往出于整齐画一之外”,因此茅屋区根据园林意境对建筑形式进行了适当的改变。园林中的建筑形式或多或少地受到川西民居、园林纪念功能、公共游览性需要、道教思想、气候影响,而拥有了独具魅力的地域性艺术特色。园林主要建筑包括五重主体纪念建筑大廨、诗史堂、柴门、工部祠、恰受航轩、水竹居;茅屋区的少陵碑亭、茅屋、水槛、南邻等。
    位于中轴线上的主体纪念性建筑,在造型上吸收了四川民居的建筑形式。建筑体形适量,尺度适宜,结构简单。采用木质穿逗结构,灰砖青瓦,悬山顶,屋面平直,起翘较小。室内空间采用“彻上明造”的方式,梁柱裸露。建筑色彩和装饰冲淡平和,朴素而飘逸。梁架及椽为土红色,楹柱、门窗以羊肝色为主,墙壁为粉白。素面无饰,绝少雕梁画栋,呈现出简朴、雅淡的平民化风格。受四川多雨、湿润气候影响,建筑出檐较大,大致以圆木、灰砖作柱支撑庑前空间,以敞厅形式通风,也提供了公众游览的便利性。
    正门是杜甫草堂主体纪念建筑群中轴线上的第一重建筑。正门匾额“草堂”二字系清代康熙皇帝的十七子、雍正皇帝的弟弟果亲王允礼所题,门两侧还悬挂有一副对联“万里桥西宅,百花潭北庄”,出自杜诗《怀锦水居止二首》,这两句诗十分准确地点明了当年草堂的地理方位,也正是今日草堂所处的位置。大雅堂原是草堂寺的大雄宝殿,2002年正式开放。门上匾额“大雅堂”三个字是集的唐代著名书法家颜真卿的字。大雅堂内陈列着迄今为止国内最大面积的大型彩釉镶嵌磨漆壁画和12尊历代著名诗人雕塑,形象地展示了杜甫生平和中国古典诗歌的发展史。馆内的基本陈列《诗圣著千秋》,获第五届“全国十大陈列展览精品”最佳创意奖。
    大廨本是古代官员办公地之称,为突出杜甫“每饭不忘君”“穷年忧黎元”的人格精神,同时取其短暂的为官经历而成的象征性建筑。虽无几案、文房四宝,但大廨正中有余庠先生所塑杜甫铜像,顾复初对联。立柱下部横设的简洁靠椅缓冲了过厅形制的空旷感,两墙各开圆形洞门通两旁回廊营造空透之感。诗史堂是中轴线上的第三重建筑,也是主体建筑。杜甫留下的1400多首诗歌,真实而生动地展现了“安史之乱”前后唐代社会生活画卷,反映了唐朝由盛转衰的历史。杜甫被后世尊为“诗圣”,他的诗歌被称为“诗史”,“诗史堂”也因此得名。诗史堂广檐深廊,恢宏古朴,题名源于唐人孟棨《本事诗》。堂下宽敞的门廊与包抄的回廊相连,木质桩台与古典花窗结合。大厅的正中陈列着一尊由我国著名雕塑家刘开渠先生以写实的手法来刻画的杜甫塑像,朱德、郭沫若对联,杜甫和李白泥像,并置两张古色圆桌让观者凭吊当年诗人吟诗书怀的壮举。诗史堂横轴上有草堂留后世与诗圣著千秋陈列馆,为清代独立楼、露梢风叶轩改造而成的杜甫生平展览馆,与连接大廨的回廊、连接诗史堂的门廊相接形成一个封闭的庭院空间。“诗圣著千秋陈列”是2002年杜甫草堂博物馆为纪念杜甫诞生一千二百九十周年而推出的精品陈列。陈列分为两部分,以朱德同志为草堂题写的对联“草堂留后世,诗圣著千秋”作为主题和基本框架。上篇选取最能代表杜甫不同时期创作特点的诗句,以形象化的陈列语言和具有情感冲击力的表现手段,展示杜甫一生的苦难经历,体现他的人格魅力和崇高精神。2003年获“第五届全国十大陈列展览精品最佳创意奖”。下篇截取杜甫在成都草堂的一段生活和创作经历,着重介绍杜甫如何苦心经营草堂,杜甫的草堂诗作所展现的精神世界,以及杜甫离开后草堂的兴衰演变。同时展出的还有草堂2001年出土的文物,有生活器皿、建筑构件、娱乐用品等。园内回廊空透自然,不设天花,其列柱、横楣在游览中本身既具有一种韵律美,“随形而弯”联结建筑,但又不似江南园林曲廊所致的明暗开合、曲折萦回。柴门亦如大廨般空透,只是体量小得多。取意杜诗,本是进入茅屋之门,由于园林纪念性修改为过厅形式,用东西山墙与周围景物隔开,且以青瓦覆顶,面溪而立,依然有楹联题对其上。工部祠作为祭祀杜甫的飨堂,既没有一般祭殿般高朗华敞的气派,也缺乏雕窗缕槅的装饰,但它却自有一种朴素庄严的气象。因杜甫曾作为节度参谋检校工部员工郎,故称杜工部,祠由此得名。祠堂一屋三楹,封山亮柱,高台石阶,花窗格门,肃穆庄重。祠内有明、清两代石刻杜甫像,其中明万历三十年(1602)石刻杜甫半身像是草堂遗存最早的石刻像。宋代诗人推崇杜甫,以杜诗为宗,所以清代将黄庭坚、陆游配祀于杜甫像两侧,故又称三贤堂。堂中有“荒江结屋公千古,异代升堂宋两贤”的联语。壁间还嵌有清乾隆、嘉庆年间石刻“少陵草堂图”,刻工精细,解放后即是据此图恢复草堂旧貌。位于祠后的恰受航轩与水竹居,建筑题名取自杜诗,为舫形与轩形建筑。
    茅屋附近的建筑“造式无定”,为体现故居亲切之感,多“随意合宜则制”。将乡土建筑加以提炼,取其神韵,构成含蓄、幽深的园景意境。茅屋是杜诗与川西民居形式结合而成的农居建筑,有着茅草顶、竹笆墙,整体排列呈“一”字型,亦常古朴。再以写意的手法在茅屋前置菜圃、药圃、四松、五桃、柴扉。“花径”名取自杜诗,现为通向草堂寺的红墙夹径。在少陵草堂碑亭附近开洞门,途经浣花祠、影壁,墙外茂竹丛生。水槛取材于川西平原常见的水碾磨房,与传统建筑形式阁相结合形成新的艺术形式。凌跨溪上,榭东西临水处置飞来椅为休憩处,可赏“细雨鱼儿出,微风燕子斜”(杜甫《水槛遣心》)。工部祠东少陵草堂碑亭内置刻有果亲王题名书法的石碑,于碑上盖一六角草亭,置美人靠。原为嘉靖年间“乾坤一草堂”,鉴于草堂当年重修前“向无以茅为亭者”,寓意杜甫草堂能在多年后亦“俾当年所营茅屋千载如新”(陈文烛《浣花草堂记》),既保护了石碑又营造了纪念氛围。雍正十二年(公元1734年)果亲王送达赖进藏,经过成都,特拜谒草堂,留下此手迹。此景点是草堂最具代表性的景点之一,人们常常将其作为茅屋的象征。土山上的春风啜茗台“不尚华丽,简雅为主。莲柱石栏杆,不如普通用短柱架石条,或栏以石板为佳”。“浥香亭”颇有杜甫当年卜居浣花溪畔茅屋以茅草覆其顶的风格。“南邻”是用写意手法造就的象征性茅屋建筑,茅草房顶下只有一圈短墙,其余则以杆栏代替墙体。《园冶》有云:“榭者,借者,藉景而成者,或水边,或花畔,制亦随态”。草堂书屋旁的水榭并不用传统的卷棚歇山式屋顶,直接以茅草覆顶,主体结构均以原木制成,最有特色的是以简洁的木材支撑后凌空于水中,轻快通透。
    当年杜甫的茅屋前,有一条两旁栽满花木的小径,他在诗中曾写到:“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今天的花径,是连接杜甫草堂纪念建筑群与原草堂寺的一条红墙夹道小径,花径尽头是“草堂影壁”,清末四川劝业道道尹周善培用青花碎瓷镶嵌的“草堂”二字于此,数度毁损又几经修复。1958年毛主席视察草堂时,曾对着这两个字久久凝视。作为草堂标志之一,来往游人多在这里摄影留念。梅园位于杜甫草堂的西北角,占地数十亩,原是一处私家花园,也是建国后划归草堂管理的。过诗史堂折而向西,经水槛,穿月洞门,梅园就在眼前了。此时,站在月洞门外,便可见一座四层砖塔耸立湖畔,一座曲桥横跨湖上,塔名“一览亭”。取杜甫《望岳》诗“一览众山小”的句意。塔影倒映水面,与曲桥形成绝妙的呼应,而月洞门则成了取景框,在它恰到好处的取裁下,塔、桥、湖、花、树,浑然构成一幅精美的画面,难怪许多游人以此为背景,留下自己的倩影。
    此外,草堂还每年举办一些特色活动。“草堂人日”活动是每年农历正月初七在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举行的文化活动。“人日游草堂”是成都市民春节期间的重要风俗,每年“人日”,人们来杜甫草堂凭吊诗圣、吟唱诗歌、赏梅祈福。人日源于杜甫的好友高适于公元761年的人日题诗《人日寄杜二拾遗》寄赠杜甫,表达对朋友的思念。公元770年,飘泊于湖湘的杜甫一天偶翻书帙,重读高适这首诗时,高适早已亡故,睹物伤情,遂写下《追酬故高蜀州人日见寄》一诗,以寄托哀思。从此,高杜人日唱和的故事便传为诗坛佳话。“锦水春风公占却,草堂人日我归来”。清咸丰年间,时任四川学政的何绍基在果州(南充)返成都的途中拟成以上对联。他熟知高杜人日唱和的典故,抵蓉后特宿于郊外,等到初七人日这天,才进草堂题就此联。此联一出,文人墨客竞相效仿,于每年人日云集草堂,挥毫吟诗,凭吊诗圣。此后便成为成都人高品味的文化生活。辛亥革命以后,此俗渐衰,直到1992年,杜甫草堂博物馆为弘扬民族优秀传统文化,首倡恢复“草堂人日”活动。
    红梅艺展。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每年春节举办梅展。梅花展突出杜诗梅艺,采取主题统一,基调以梅花、贴梗海棠为主,配以各种四川传统花木玉兰、茶花杜鹃和时令花卉等分点布景,烘托传统园林景点,并结合杜诗咏梅之意境,主次结合,达到万树花开、斑斓相间的效果,使整个草堂满园百花争艳、万树花开,一片春天的色彩。
    荷花艺展。荷花艺术展源自杜甫描写荷花的诗句——“风含翠筱娟娟净,雨裛红蕖冉冉香。”草堂荷花历史悠久,为更好地再现杜甫笔下的诗情画意,草堂人凿池引水,养鱼植荷,使草堂荷花成为一道亮丽风景。为很好地延续这种传统,宣传草堂的园林特色,杜甫草堂将在每年夏季举办一届荷花艺术展,将此作为一个重要的花卉展览活动,以吸引更多的游客前来草堂参观游玩。
    草堂听琴。杜甫在《月夜忆舍弟》中写到:“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月夜》一诗中写道:“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表达了他在月夜对亲人的思念和盼望,诗意委婉曲折,字字感人。同时,诗圣杜甫乃琴中雅士,诗琴结缘,古往今来历代诗歌圣贤无不具有“诗增琴趣,琴催诗文”的风雅情怀。正是诗人这种琴趣给我们留下了万世留芳、旷世绝响的诗歌文化瑰宝。“嗜酒益疏放,弹琴视天壤”“风波空远涉,琴瑟几虚张。渥水出骐骥,昆山生凤凰。”……这些都是杜甫当年在美妙的琴声中所吟咏的诗句。中秋“草堂听琴”活动于2007年开始每年举办,活动以古琴演奏为主线,诗歌的清雅唱和为特色,展示草堂赋予古琴音韵丰厚的文化内涵,让来宾在佳音绕梁、风雅古韵的环境里,静心体会到走进草堂安宁的意蕴。
    杜甫草堂既承载了中国古典园林艺术的精髓,又有鲜明的川西地区的乡土风情韵味。融于自然的生态式土山、摹自然之理的沟渠池塘水系、民居形式与纪念主题相结合的建筑、诗人吟咏的花木,四者构成了园林中的主要景观要素,是观者释放纪念感情的物质依附。(哆啦a梦不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