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站首页 >> 江山如此多娇
都市花园——景山公园(上)
发布时间:[ 2018-07-06 14:48 ] 文章来源:< 综合 > 浏览量: 801

    景山公园位于北京市西城区景山前街,坐落在明清北京城的中轴线上,西临北海,南与故宫神武门隔街相望,是明清两代的御苑,国家著名的4A级旅游景区。全园坐北朝南,红墙黄瓦围墙,占地23万平方米,周长1015米,园内花卉草坪占地1100 平方米,有树木近万株。公园中心的景山为堆土而成,高42.6米,海拔88.35米,曾是全城的制高点。站在山顶可俯视全城,一览金碧辉煌的古老紫禁城与现代化的北京城新貌。
    远古时,景山同北海等处均为永定河故道。现在的景山所处的河道地势较高,在永定河改道后逐渐成为土丘。辽代营建瑶屿行宫(今北海公园琼华岛)时,将余土堆积此处。金代大定十九年(1179年),金章宗在该地南侧建太宁宫,凿西华潭(今北海),在此地堆成小丘,建成皇家苑囿,称“北苑”。其山下环绕两重围墙,山上建瑶广楼,为金中都十二景之一。13世纪中期,元世祖忽必烈于至元四年(1267年)营建大都,土丘一带正处大都城中心,位于皇宫的核心建筑延春阁以北,故被辟为专供皇帝游赏的“后苑”。苑内有熟地8万平方米,元代皇帝曾在此躬耕,以昭示天下。时将原有金代小丘称作“青山”,作为土丘的名称。永乐年间,明成祖朱棣在北京大规模营建城池、宫殿和园林。依据“苍龙、白虎、朱雀、玄武,天之四灵,以正四方”之说,紫禁城之北乃是玄武之位,当有山。故将挖掘紫禁城筒子河和太液、南海的泥土堆积在“青山”,形成五座山峰,称“万岁山”。明初,朝廷在景山堆煤,以防元朝残部围困北京引起燃料短缺。因此该山又称“煤山”。由于它的位置正好在全城的中轴线上,又是皇宫北边的一道屏障,所以,风水术士称它为“镇山”。另据明代嘉靖年间的《北京城宫殿之图》(藏于日本宫城县东北大学图书馆),这里又名“梓金山”。由于园内种了许多果树,养过鹿、鹤等动物,因而山下曾叫“百果园”。在山东北隅建寿皇殿等殿台,1644年李自成攻破北京城,崇祯皇帝缢死于万岁山东麓一株老槐树上。清军入关后,为笼络人心,将此槐树称为“罪槐”,用铁链锁住,并规定清室皇族成员路过此地都要下马步行。清顺治十二年(1655年),万岁山改称景山。景山名称含意有三:首先是高大的意思。《诗·殷武》中有“陟彼景山,松柏丸丸”之句,说的是3000年前商朝的都城内有一座景山;其次,因为这里是帝后们“御景”之地;再次,有景仰之意。康熙十九年(1680年)春,康熙帝登景山眺望京师,见晨雾缭绕,霞光流云,一派春色,即作诗一首,其中有“云霄千尺倚丹丘,辇下山河一望收”之句。丹丘乃神仙居所,此处以其比喻景山。乾隆十四年(1749年),移建寿皇殿至景山正北面。乾隆帝在其《御制白塔山总记》中写道:“宫殿屏扆则曰景山。”乾隆年间在山前修建了绮望楼,依山就势在山上建筑五方佛亭。中心建有万春亭,东侧依次建有观妙亭和周赏亭,西侧依次建辑芳亭和富览亭。在山后重修寿皇殿建筑群,供皇帝登高、赏花、饮宴、射箭。山下豢养成群的鹤、鹿,以寓长寿,每到重阳节皇帝必到此登    高远眺,以求长生。乾隆年间景山的建筑达到最辉煌、繁盛的阶段,由于景山园林自元代起划为皇宫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所有建筑都按照皇宫规制建造,等级之高,形态之异,原貌保持之完整,确为少见。
    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庚子事变时,八国联军占领北京,景山受到严重破坏。1928年,景山被辟为公园,属故宫博物院管理,修葺后供游人观赏。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自1950年至1955年,景山被军队短暂使用,作为华北军区防空司令部的防空阵地,曾设置雷达、探照灯等。由于1952年10月25日建立的北京市少年之家起初位于北海北岸的阐福寺,面积较小,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北京市委决定另寻他址。1954年,经北京市少年之家主任徐永江和故宫博物院院长吴仲超选址,定下景山寿皇殿为新址。10月29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中央书记处致函中共中央刘澜涛并彭真、习仲勋、陆定一、杨尚昆、萧华,请求将北京市景山公园的华北军区防空司令部防空阵地撤走后将原处改建为北京市少年儿童文化公园,并在其中设立少年宫、儿童体育场等场所,由北京市教育局和团市委共同管理,或由教育部和团中央共同管理。12月12日,彭真致函刘澜涛并同意将景山辟为少年宫。1955年6月1日,北京市少年宫正式投入使用。1955年7月16日,景山公园重新开始迎接游人。1956年1月1日上午9时,500名佩戴红领巾的少年儿童聚集在新少年宫内,北京市副市长吴晗在会上向少年儿童宣布:“北京市的少年儿童们:我在这里宣布:今天,我代表市人民政府把这座美丽的少年宫送给你们。从今天起,你们就是这所宫殿的主人。祝你们好好学习,健康成长,准备着建设我们伟大的祖国!”历任中国党和政府领导人均来此视察过。如胡锦涛主席在2004年5月31日即来寿皇殿同少年儿童一起欢度“六一”。现“北京市少年宫”宫名为1985年12月该少年宫建宫30周年前夕由邓小平题写。自2003年起,北京市园林局已有将北京市少年宫迁出寿皇殿的动议。自2007年起,新的北京市少年宫建筑开始建设,2009年后寿皇殿重归景山公园。
    在1957年,首都规划委员会党组在总体规划初步方案中,提出对以故宫为主体的一系列古建筑采取坚决保护政策,对天坛、北海、景山、颐和园等公园,保持原有面积,禁止侵占。对园内的重点建筑进行修缮,铺装了山道和园路,先后建成银杏园、海棠园、牡丹园、桃园、苹果园、葡萄园、柿子林。1957年景山被列为第一批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1966年“文革”期间,全国红卫兵大串联,景山公园改称“红卫兵公园”。并从1971年2月21日起关闭,直至1978年3月1日恢复开放。1998年,公园复原了万春亭内的毗卢遮那佛(大日如来佛),受到中外游客的称赞。2001年,景山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3年,北海景山公园管理处一分为二,成立独立的景山公园管理处,归属北京市公园管理中心。
    景山公园的园林景观特别酷似一尊闭目盘坐的人像。1978年2月,在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的一间暗室里,夔中羽(“中国遥感基础理论第一人”)正在冲洗中国返回式遥感卫星拍摄回来的底片。夔中羽急切想看个究竟,于是没等底片晾干就把照片放在桌上看。由天安门往北看,沿着中轴线,在紫禁城以北展现出一个神奇的图像,四周是方正的镜框,中间酷似一位老者的坐像,夔中羽十分震惊。于是他连忙招呼同伴过来观看,确实有一个近似的人像处于紫禁城北端景山公园的位置上。经过仔细辨认,这个图像的边框是由景山公园四周的内外围墙构成,近似于最美的黄金分割比例,它的面积是0.23平方公里,如果真是一幅人像的话,那它将是世界最大的用人工建筑组成的人像。夔中羽试图从不多的拍摄资料中揭开景山坐像之谜,1983年北京要进行一次全城拍摄,也选用了夔中羽设计的照相底片,结果拍回来以后发现,那幅图像竟成了一张带有笑容的相片了。夔中羽把景山公园这部分做成一张图,经过辨认,发现景山山体组成人盘坐的身体,寿皇殿建筑群组成了人的头部,两只眼睛是内宫墙,眉毛由树组成,两边非常对称的三角形树林组成了胡须,但它被寿皇殿外墙隔开了。夔中羽经过多年调查后认为,景山坐像的构成是与人为因素有关。景山的植被非常茂密,其中古树就达900多棵,古树胸径一般都在40厘米以上。这些树木对景观的构成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对于围墙与树木是否构成人像,在景山公园工作多年的沈方园长认为:寿皇殿的东偏门,门口就有一棵600多年的古树,按常理说,古人不可能把这个树种门口,这也说明树在先,建筑在后。景山的这个坐像到底是什么人?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夔中羽的脑海当中。
    钦安殿是故宫中轴线上最北端的一座宫殿,始建于明代永乐年间,许多年都没有对外开放了,那里供奉着被称作水神的玄武帝的造像。“玄”意为黑色,“武”古人解释为乌龟壳。玄武在“五方”中代表北方,在“五行中”代表水。打开沉重的大门,端坐在中央的水神玄武帝和殿内饰物仍然保持着明代的原貌。夔中羽把钦安殿里的玄武神与景山人像作一对照,确实有些相像。但有的学者认为,玄武神是披散着头发,身穿着黑袍,手持宝剑,这个形象和景山的这幅图像来对比并不相符。夔中羽为了证实自己的看法,曾经写信给溥杰先生和他的亲属,询问景山建筑是否与人像有关的事,回信结果是他们这些亲属当时在清宫中,没有议论过这样的事。这说明整个清朝对景山是否有这张像是不清楚的,那是不是造像的人有意把这张图纸故意隐藏呢?可惜的是,这样的依据一直没找到。对于景山人像是不是古人有意为之,不少专家学者也提出了看法,并且到景山公园实地考察。罗哲文先生是国家文物局古建筑专家组组长,从事中国古典园林建筑艺术60余年。他认为,关键是古人当初设计或改建景山园林时,是不是有意识地把它做成一个人像。找不到原始设计图纸,从许多文献上也查不到,罗老说这就是谜之所在。
    景山坐像之谜还困惑着另外一个人,这就是在景山公园工作了20多年的张富强。一次偶然的机会,他阅读了景山坐像的文章后想到,景山坐像是不是古人有意为之不能过早下定论,必须找到有力的证据。证据就是要找到能反映古代景山整体建筑格局的宫城图纸。几翻周折,张富强找到了一张康熙十八年间的宫城卫戍图。他惊奇地发现,景山的寿皇殿和今天的位置也不一样,而是偏东了十几米。这是怎么回事呢?这张工程图并不十分清楚,于是他按照原图比例进行放大,重新绘制了一张寿皇殿的建筑平面图。经过对照历史资料,一个想法在张富强头脑中产生,景山当时保持着明代建筑的整体格局,那就是说明在清乾隆以前,使用着的一直是明代的寿皇殿。从构图的角度上,如果说在古代的时候,就把寿皇殿建筑群设计成古代人像的一个脸型,那么从康熙十八年这张图上并没有显现出来。历史记载乾隆十四年,寿皇殿建筑群曾经进行过改造,那么这次改造将寿皇殿搬到中轴线上,会不会有这样一种记载,说寿皇殿建筑群改造与人的造像有什么关系,如果有的话,它会记在哪呢?寿皇殿两侧各有一座碑亭,但碑文到底什么内容却很少有人提到。北京市园林局园林文化专家耿刘同曾说,“中国人的历史感责任感是很强的,做一件事都会向后人有交代。比如古人搞一个建筑,什么时候建的,由谁建的,花多少钱,哪年重修,在工程完成后都会有记载。”2003年下半年正好对寿皇殿两侧碑亭进行维修,作为景山的一名管理人员张富强找机会进了碑亭,而且仔细地阅读了碑文,并做了记录。经过分析,碑文只记述了建寿皇殿的目的和意义,并没有涉及任何关于将寿皇殿做成人形图像的内容。
    实际上,古建筑中也有按照人的意愿实现建筑格局的,比如颐和园的前身是清逸园,清逸园在万寿山的东部的山顶上,也就是现在景福阁的那个位置上,原来宗教建筑叫昙花阁,乾隆那个时候就是建昙花阁供佛,这个昙花阁的平面是一朵六瓣的花的形状,那时候明确讲是仿造的。
    近些年,在“文化建园”方针的指引下,景山公园的面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每年举办的牡丹展、荷花展、秋实秋菊展,以其艳美的花色、温馨的环境、浓郁的文化和鲜明的特色吸引着中外游客。景山合唱节(Jingshan Choir Festival)为北京市西城区政府在景山公园举办的合唱节。该合唱节自2004年起开始举办,每年一届。
    作为皇城宫苑园林,景山从辽代堆山,金代建园,明清两代先后对景山进行了大规模的建设,逐步成为北京城南北轴线的中心点,形成了优美而独特的园林景观。今天的景山基本上保持着乾隆盛世时的园林风貌,故称景山为皇宫屏障、都市中的山林。景山园林的建筑除了按照皇宫相同规制建造以外,还有许多值得一看的地方。(碧水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