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站首页 >> 上下五千年
寓褒贬,别善恶:京剧脸谱
发布时间:[ 2018-09-27 12:32 ] 文章来源:< 综合 > 浏览量: 65

    有一首戏歌《说唱脸谱》由阎肃作词、姚明作曲,借鉴京剧唱腔和旋律,将我国的传统戏曲元素巧妙地融入到歌曲之中,亦歌亦戏,琅琅上口,流传甚广。其中有段歌词这样写道:“那一天爷爷领我去把京戏看,看见那舞台上面好多大花脸,红白黄绿蓝咧嘴又瞪眼,一边唱一边喊,哇呀呀呀呀,好像炸雷叽叽喳喳震响在耳边。蓝脸的窦尔敦盗御马,红脸的关公战长沙,黄脸的典韦,白脸的曹操,黑脸的张飞叫喳喳。”这里所说的蓝脸红脸黄脸黑脸就指的是京剧的脸谱。
    中国传统戏曲的脸谱是演员面部化妆的一种程式,一般应用于净、丑两个行当,其中各种人物大都有自己特定的谱式和色彩,借以突出人物的性格特征,具有“寓褒贬、别善恶”的艺术功能,使观众能视其面貌,窥其心胸。因而,脸谱被誉为角色“心灵的画面”。脸谱是根据某种性格、性情或某种特殊类型的人物采用某些色彩的,红色脸谱表示忠勇义烈,如关羽、姜维、常遇春;黑色脸谱表示刚烈、正直、勇猛甚至鲁莽,如包拯、张飞、李逵等;黄色脸谱表示凶狠残暴,如宇文成都、典韦;蓝色或绿色的脸谱表示一些粗豪暴躁的人物,如窦尔敦、马武等;白色的脸谱一般表示奸臣、坏人,如曹操、赵高等;紫色一般表示刚正威武、不媚权贵;黄色一般表示枭勇凶猛,如宇文成都;金色银色一般表示神怪仙佛。脸谱不是某个人凭空臆造的产物,而是戏曲艺术家们在长期艺术实践中对生活现象的观察、体验、综合,以及对剧中角色的不断分析、判断,作出评价,才逐步形成了一整套完整的艺术手法。
    关于脸谱来源,一般说法是来自假面具,说的是南北朝北齐时的兰陵王高长恭勇猛善战,貌若妇人,每次出战均戴凶猛假面,屡屡得胜,于是人们为了歌颂兰陵王创造了带面具的男子独舞。到了唐代,就演变成乐舞大面所戴面具和参军戏副净的一种表演形式,主要由参军、苍鹘两个角色做滑稽的对话和动作,以引人发笑,用以讽刺朝政或社会现象。参军戏中的副净,等于现在京剧中的“架子花脸”,一般都表演性格粗豪莽撞的人物,如《三国演义》戏里的张飞。脸谱由此逐渐演变而来。中国戏曲理论家翁偶虹曾撰文说:“中国戏曲脸谱,胚胎于上古的图腾,滥觞于春秋的傩祭,孽乳为汉、唐的代面,发展为宋、元的涂面,形成为明、清的脸谱。在戏曲形成之后,脸谱与面具仍然交替使用。最明显的贵州的地戏,江西、安徽的傩戏,西藏的藏戏,无论生旦净丑,都戴面具,每剧多至百余,少者亦须数十。南昆里的神仙鬼怪,一般均戴面具,并不勾画脸谱。京剧是具有全国性的大剧种,大量发展脸谱,可是加官、财神、魁星、土地、雷公,仍戴面具。从脸谱、面具的混合使用与脸谱谱式的由简至繁,可以看出中国戏曲累递发展的轨迹。”正是因为每个历史人物或某一种类型的人物都有一种大概的谱式,就像唱歌、奏乐都要按照乐谱表演一样,所以京剧这种特殊化妆方法就被称为“脸谱”,并在国内外广泛流行,被公认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标识。如今我们在建筑物、商品包装、瓷器以及衣包上都能看到风格迥异的脸谱形象,说明脸谱已远远超出了舞台应用范围,足见人们对京剧的好奇与喜爱。
    脸谱的艺术特色主要表现在变形、传神、寓意三个方面,其图案非常丰富,大体上分为额头图、眉型图、眼眶图、鼻窝图、嘴叉图、嘴下图。每个部位的图案变化多端,有规律而无定论,如:包拯黑额头有一白月牙,表示清正廉洁。孟良额头有一红葫芦,示意此人爱好喝酒;闻仲、杨戬画有三眼,来源于古典传说;巨灵、煞神、金钱豹有多张脸,突出其神鬼妖特色;杨七郎额头有一繁体“虎”字,显示其勇猛无敌;赵匡胤的龙眉表示真龙天子;雷公脸谱中有一雷电纹;姜维额头画有阴阳图,表示神机妙算;夏侯惇眼眶受过箭伤,故画上红点表示;窦尔敦、典韦等人的脸谱上有其最擅长的兵器图案;王延章头画蛤蟆,表示是水兽转世;赵公明面画金钱,表示自己是财神爷;北斗星君画七星图于额上。可以看到,舞台脸谱是人们头脑中理念与观感的谐和统一,主要特点有三:美与丑的矛盾统一,与角色的性格关系密切,图案程式化。脸谱对于不同的行当情况不一。生、旦面部化妆简单,略施脂粉,叫俊扮、素面、洁面。而净行与丑行面部绘画比较复杂,特别是净,都是重施油彩的,图案复杂,因此称花脸。戏曲中的脸谱主要指净的面部绘画。丑在鼻梁上抹一小块白粉,俗称小花脸。京剧脸谱色彩十分讲究,五颜六色的脸谱品来却巨细有因,决非仅仅为了好看。不同含义的色彩绘制在不同图案轮廓里,人物就被性格化了。最典型的莫过于红脸关公的脸谱了。民间传说关公面如重枣(大红色),蚕眉凤目,面有一到两颗黑痣(传说他脸上长着七颗痣,又名七星痣),用红色为底色就是表示他为人忠肝义胆、赤胆忠心。这也成为戏曲脸谱中最古老的脸谱之一。
    京剧脸谱来源于生活。每个人面部器官的形状、轮廓、生理布局有一定的规律,面部肌肉的纹理与人物的年龄、生理、经历、生活的自然条件也都有密切关系,所以京剧脸谱的勾绘是以生活为依据,也是生活的概括。如生活中常说的人的脸色,晒得漆黑、吓得煞白、臊得通红、病得焦黄等,既是剧中人物心理活动、精神状态的揭示和生理特征的表现,又是确定脸谱色彩、线条、纹样与图案的基础。脸谱虽然来源于生活,但又是实际生活的放大、夸张。演义小说和说唱艺术对历史人物的夸张、形象的描写,也是京剧脸谱的依据来源。如关羽的丹凤眼、卧蚕眉,张飞的豹头环眼,赵匡胤的面如重枣等,所有这些描写都被戏曲化妆吸取表现在脸谱上。京剧脸谱在创造与发展的过程中,来源众多,除上述以外,还有如下几种: 借鉴生活中血统遗传的原理,如张飞之子张苞,孟良之子孟强,焦赞之子焦玉,尉迟敬德之子尉迟宝林等,袭用其父脸谱,约定俗成,渐成定例;依据剧中人物姓名,附会色调,确定脸谱,如齐桓公因名“小白”而勾白脸,青面虎因“青”字勾绿脸,浪里白条张顺因“白”字勾白脸,黑风利、乌成黑等因“黑”字皆勾黑脸;一些剧中人物的脸谱来源于“讹传”(音讹、义讹)加以附会,如文天祥因与闻太师之“闻”同音勾红脸,钢属黑色,刚与钢同音,因此京剧旧例,凡性格猛烈刚强之人多勾黑脸,如《草桥关》剧中的铫刚、《徐策跑城》剧中的薛刚、《庆阳图》剧中的李刚,均因名字中有“刚”字而勾黑脸。
    脸谱的色画方法基本上分为三类:揉脸、抹脸、勾脸。脸谱最初的作用只是夸大剧中角色的五官部位和面部的纹理,用夸张的手法表现剧中人的性格、心理和生理上的特征,以此来为整个戏剧的情节服务,可是发展到后来,脸谱由简到繁、由粗到细、由表及里、由浅到深,本身就逐渐成为一种具有民族特色的、以人的面部为表现手段的图案艺术了。京剧舞台上几千出戏,数不清的花脸角色,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一套画法。虽然脸谱看起来五颜六色、五花八门,其实自有一套章法,也就是说各有各的谱。如果从线条和布局来看,大致可分为整脸、三块瓦脸、十字门脸、碎脸、歪脸、白粉脸、太监脸以及小花脸的豆腐块。这每一种脸谱虽画法各异,但都是从人的五官部位、性格特征出发,以夸张、美化、变形、象征等手法来寓褒贬、分善恶,从而使人一目了然。以三块瓦的基本画法而论,即由眉子、眼窝、嘴窝这“三块”组成,其他画法大多从这三块瓦演变而来。如十字门脸,即从脑门至鼻梁有一条黑道,俗称“通天纹”,与两个眼、眉连接起来像一个黑十字;所谓花三块瓦,即在夸张的眉眼中加一些颜色和装饰图案,如喜剧人物张飞、焦赞,画垂眉或蝶翘眉,笑眼窝,翘嘴以示笑口常开;悲剧人物西楚霸王项羽,眼角下斜,嘴角下撇,虽不失庄重,却也预示着兵败垓下,自刎乌江的命运;如汉朝铫期的老脸则眼窝尾部画出下垂的鬓角,其子铫刚的眼角却呈上翘之势,加上夸大的光嘴巴,一看便是血气方刚;再如关羽“面如重枣”,自然画红脸,包拯“铁面无私”则黑脸非他莫属,曹操“面带奸诈”便是一幅奸白脸。可见花脸脸谱是以色定调,如红色表示忠诚耿直、热情吉祥;黑脸表示豪爽粗暴、刚正不阿;紫色表示老实忠厚;黄色表示凶狠勇猛;蓝色表示桀骜不驯、刚强爽快;白色表示奸诈多疑;绿色表示骁勇鲁莽;粉红色表示年迈血衰;金银色表示庄严,多用于神仙圣人。如果从这些画法来分析,就会看出门道来了。
    脸谱是一种图案化的化妆艺术,它在表现肤色、面部器官和肌肉纹理时,虽有一定的生活依据,但必须经过变形。脸谱的变形包括两层意思,一是离形,一是取形。离形,就是不拘于生活的自然形态,敢于夸张、装饰:取形,就是要讲究章法,把脸部一些重要部位的色彩、线条,巧妙地组织、归纳到一定的形的图案中来。通过取形来达到寓形得似,是脸谱的常用手法,取形还有一个更高的目的,就是要倚神,要性格化。脸谱的性格化,并非要把人物性格全画在脸上。人物性格的独立性和它自身的复杂性,只有在情节发展中,通过表演,才能充分显示出来;脸谱的性格化,就是要表现出符合人物性格的基本神气。由于脸谱是图案化的,可以把某种神情表现得非常鲜明、强烈是它的优越性,但越是把某种神情表现得非常明确,就越是不可能在同一个脸谱上表现人物神态有重大变化,因此也带来了它的局限性。演员的表情虽然可以使脸谱的神气有些变化,但不能完全突破这种局限性。这就是京剧脸谱不可能一个人物只有一种勾法的基本原因。钱金福勾的张飞的笑脸,很适合于《芦花荡》;而演《战马超》,尚和玉强调张飞威猛的勾法就更合适些。脸谱的传神,又是同寓意相结合的。演员在创造脸谱的时候,总要渗透着他们对剧中人物的审美评价。脸谱的夸张性、装饰性,不仅使人物的神情鲜明起来,同时也使创作者的思想倾向鲜明起来。寓褒贬、别善恶,也是脸谱艺术的重要特色,而寓意也往往离不开取形。脸谱中有许多取形既是装饰手法又是象征手法,亦是对这个人物的某些本质方面的象征。脸谱的创作过程往往带有浓厚的民间想象成分。想象本身就有积极与消极之分,也都会反映到脸谱的象征手法中来,这就需要加以鉴别。所以,正确地区别脸谱中的精粗美恶,发扬其精华,剔除其糟粕,乃是提高表演艺水的重要环节之一。
    京剧是国粹,是中国戏曲中最大的剧种,它集合各剧精华,脸谱完善,谱式繁多,蔚为大观,这门传统艺术足以让我们为之骄傲并弘扬下去。(燕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