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站首页 >> 江山如此多娇
西北小故宫——瞿昙寺
发布时间:[ 2018-10-08 11:17 ] 文章来源:< 综合 > 浏览量: 1730

    瞿昙寺位于青海省乐都县南山地区的瞿昙镇罗汉山下,是我国西北地区迄今保存最完整的一组明代建筑群,有“西北的小故宫”之誉。1982年2月13日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座寺院依山傍水,雄伟壮丽,它的建筑艺术、雕塑艺术、绘画艺术,以及碑刻、匾额、文物等无不反映出瞿昙寺深厚的历史文化艺术价值。
    在元末明初的时候,西藏山南洛扎卓陇地方出了一位高僧,这就是瞿昙寺的开创僧人桑儿加查实,史称“喇嘛三罗”(我们现在习惯上叫做“三罗喇嘛”)。他在青海湖海心山长期修炼,也叫“海喇嘛”。明洪武二十五年(公元1392年)凉国公追击祁者孙到达罕东地方(今天的海北一带),当地藏族群众因不明原因,也跟着乱跑。三罗喇嘛凭借他的威望,写信招抚,使藏族部众归顺了明王朝。这件事使明王朝的统治者清楚地认识到了三罗喇嘛在青海地区的作用和地位。第二年,也就是公元1393年,由于河套蒙古族部众进入青海湖环湖地区,三罗喇嘛不得不率领他的家族部众东迁,在现在的瞿昙寺寺北修起了一座小佛堂,这就是瞿昙寺最早的一座佛堂,现在叫瞿昙寺殿,距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了。为了进一步得到明王朝的支持,三罗喇嘛亲自到今天的南京城向朱元璋进贡马匹方物,请求对他的寺院给予护持和赐给匾额。明太祖朱元璋接见了三罗喇嘛,赐寺额为“瞿昙寺”。“瞿昙”是释迦牟尼的族姓,藏语称为“卓仓多杰强”(意为乐都持金刚寺,文字上仍写“瞿昙寺”)。明王朝历代皇帝秉承朱元璋的旨意,大加推崇瞿昙寺上层喇嘛,在明王朝的十三代皇帝中,曾经有七个皇帝为瞿昙寺下达敕谕(即“圣旨”)七道,诰命二道,封西天佛子大国师、国师和都纲,颁给金印一颗,镀金银印一颗,象牙图章二方,铜印一颗。修建了规模宏大的殿宇佛堂四座,下院一处——这就是距瞿昙寺不远的药草台寺,初建于明万历年间。还有厢廊七十二间,碑亭两座,另有禅房、僧舍、寺立庭院、佛塔等。立御制碑刻五通,赐瓶炉香案、钟鼎磬鼓,佛像袈裟等物多件。明王朝还多次派太监到瞿昙寺视察,并赐给山场、园林、田地甚广。瞿昙寺作为母寺,领属十三座子寺,管辖七条沟。明王朝还调拨五十二员旗军护寺,在明代,瞿昙寺的地位在青藏高原十分显赫。
    瞿昙寺是一组古色古香的明代建筑群,也可以说是北京故宫的缩影。所以民间谚语说:“走了瞿昙寺,北京再嫑去。”言外之意,看了瞿昙寺,就大概知道了北京的故宫建筑。瞿昙寺前山门的门窗和两侧砖雕花纹的左右照壁,古色古香,原来前山门门楣上方悬挂着一块明宣德二年的横匾,用汉藏两种文字记叙了瞿昙寺的历史,是一块《皇帝敕谕匾》,现在这块明匾已经不存,当地的一位已故文人谢才华先生在他的《耕余琐录》中保存了这块匾文的汉文部分。进入碑亭院内,左右两座碑亭内分别立有明洪熙元年(公元1425年)的《御制瞿昙寺碑》和明宣德二年(公元1427年)立的《御制瞿昙寺后殿碑》。这两通明代石碑的文字,正面是汉文,肯定由当时朝廷委派大书法家和名人撰写,文字写得工整洒脱;背面是藏文,当时由民族语文翻译大学者翻译。尽管这些书法家、翻译家代皇帝书写、翻译,他们的名字没有留下来,但这些碑文的史料价值、文物价值的确是很高的。这样的明代石碑在瞿昙寺共有五通,还有永乐年间立的三块碑。我们从这些碑文中可以看到明王朝对瞿昙寺上层喇嘛的扶植,从而通过瞿昙寺加强了中央王朝和西藏地方上层的联系。两座碑亭建成于明代成化年间,建筑风格和北京故宫的角楼屋顶相似,下面则是门开四面,所以藏语叫做“四门亭”。碑亭院内有许多苍松古柏和旃檀树,顺着前山门到瞿昙寺殿的中轴线,中间是金刚殿。四大天王像分立两侧,门楣上方有一块明代万历二十一年(公元1593年)立的“独尊”陡匾一方,书法写得遒劲有力,气势磅礴。
    离开宁静幽雅古朴的碑亭院,通过金刚殿,呈现在人们眼前的是瞿昙寺殿,初建于明洪武二十五年(公元1392年)的这座殿俗称前殿,清乾隆四十七年(公元1782年)曾经募化补修过一次。内檐门额上方悬挂着一块红底金书“瞿昙寺”三颗大字的横匾一块,上面有“大明洪武二十六年立”的字样。我们前面提到瞿昙寺开创僧三罗喇嘛曾到南京请求朱元璋“敕赐寺额”,朱元璋将三罗喇嘛修建的佛堂命名为“瞿昙寺”,后来成为整座寺院的名称。600多年前由于河套蒙古族部众进入环青海湖地区放牧,三罗喇嘛和他的家族不得不到青海海东地区寻找安居乐业的地方。传说三罗喇嘛带领一些随从有一天来到了瞿昙寺现址,当时人困马乏,见有一泓清泉,清澈透底,大家立刻下马饮用泉水。只觉得甘甜如醇,全身爽快。喝完泉水后三罗喇嘛一行继续赶路,走了一会儿,三罗喇嘛发现手中的马鞭丢失在刚才饮水的地方,急忙回程赶到泉边,发现马鞭已经长成一棵树了。再环顾周围,泉后靠山,泉前一条河流宛如青色的绫绸在随风飘动。照山从正面看是一尊弥勒佛,从侧面看又成了凤凰单展翅,加上满山遍野茂密的森林,那情那景不禁叫人留连忘返。三罗喇嘛决定就在这里建一座小佛堂,这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这座瞿昙寺殿。这个故事在《西宁府续志》上记载“相传西域喇嘛由海心山率徒至斯池,饮马遗其鞭。番僧三剌建刹焉。”那一池清泉,就是青海的名泉瞿昙池,后来在修建隆国殿时,囊括在殿内了,那马鞭长成的树俗称“珍珠树”,也在隆国殿内。其实,“珍珠树”是一颗旃檀树,最初树立在隆国殿内时高约三丈,顶端罩有铜帽,中间镶嵌了沉香木一尺二寸,上有铜牌,刻有“大明宣德年施”六个字。
    护法殿当地群众叫“海喇嘛殿”,殿门常年不开,只有管理殿堂的僧人出入殿内烧香点灯。护法殿门楣上画了人皮虎皮,叫人看到生死。再看殿门左侧外檐上悬挂着三块匾额:一块是明崇祯二年 (公元1629年)所立,上书“锄邪护正”;第二块是明崇祯五年(公元1632年)所立,上书“护法尊天”;第三块是清同治元年(公元1862年)所立,上书“告往知来”,这块匾的款首有“钦赐花翎陕甘督标后营游击陈应春”等字样,落款有“同治元年岁次壬戌月谷日”等字样。看起来送这块匾的人是当时驻守陕西、甘肃和今天青海东部农业区的一位游击将军,名叫陈应春。这座护法殿和瞿昙寺殿几乎同时修建,这座殿虽然后来经过修缮,但仍然完好地保留了原来的建筑风格和规模。瞿昙寺殿的斗拱、花板和雀替等雕饰繁杂、工艺细巧,表现了青海地方古代的建筑风格。而护法殿虽然很小,在当地民间的名气很大。历史上老百姓之间发生纠纷,纷争双方跑到“海喇嘛殿”“吃咒、摇锁子”,也就是发誓,证明自己的清白。“摇锁子”是因为进不了殿门,摇动锁子让神灵评判是非。这些虽然是已往的乡间民俗,也可以看出历史上佛教对人民群众产生的深远影响。
    宝光殿竣工于明永乐十六年 (公元1418年),明成祖即永乐皇帝赐名“宝光殿”。在瞿昙寺三大殿宇中,因宝光殿居中,民间俗称中殿。民国二十三年(公元1934年)对这座殿进行过一次维修,但仍然保留了原来的建筑风格,其前檐的老檐和额枋上还保留着一些彩画。那些旋子花纹流畅而又明朗,彩绘以石绿色为主,加上描墨线、勾白粉,以樟丹作点缀,色调鲜明雅致,受到建筑学专家的高度评价。原来宝光殿内明宣德年间的文物较多,现在殿内只剩下一大三小的大理石底座四个,大理石座面上有汉梵藏三体合璧的“大明永乐年施”字样。历史上瞿昙寺珍藏的明代文物较多,史书记载称这些文物“皆宣德佳制也”。改革开放以来,散落民间的瞿昙寺文物收集回来一些,如镌刻着“内夹金银造”字样的大明铜钹,七星擢花宝刀,以及金印和象牙图章等。近年来瞿昙寺作为重要的地面文物,国家下拨巨款进行维修,但瞿昙寺文物失窃现象时有发生,文物保护工作还要进一步加强。宝光殿台基上还搁着明代景泰年间的嘛呢石(六字真言石刻)。在维修碑亭顶层覆瓦时,还发现了明刻本汉藏文合璧的《宝王经》。瞿昙寺依地势高低而建,三大殿宇逐渐升高,宝光殿和瞿昙寺殿构成了瞿昙寺的前院。左右两侧,有前钟鼓楼。游客继续参观,可以从右侧进入画廊。
    瞿昙寺画廊在当地民间被称为“七十二间走水厅”。在整个瞿昙寺建筑中这也构成了两厢廊,左右对称,随地势而建,从中殿(宝光殿)开始从两侧拾级而上,平地陡起,有斜廊相接,连檐通脊,使前后钟鼓楼耸立其间,呈高低错落之势,成为瞿昙寺建筑艺术中最有特色的建筑物之一。这种建筑方法一方面使后院的隆国殿更显气势磅礴,又可以使隆国殿内的“瞿昙池”水向低处通过暗道流出,所以民间称两厢廊为“七十二间走水厅”也是有道理的。
    厢廊里的壁画从左至右用连环画的形式,反映了佛本生的故事。我们知道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出生在今天的尼泊尔,据说是净饭王太子出身。他在古印度社会由奴隶制向封建社会变革的时期,为当时社会上流行的精神不安的一种思潮所困惑,他想寻求精神出路,信奉了当时社会上流行的苦修主义而离家出走。据传释迦牟尼35岁时在菩提树下悟道成佛,其后在古印度的北部和中部的恒河流域传播佛教,直到他80岁去世。释迦牟尼去世后他的弟子们举行过几次大的结集,回忆他的言行,逐渐形成印度佛教史上的部派时期。大约在公元1世纪左右,大乘佛教兴起,于两汉之间传入我国。瞿昙寺里反映佛本生故事的壁画是佛教信徒们对释迦牟尼加以神化的故事。有幅“九龙浴太子图”,释迦牟尼降生后天上有九条龙吐水洗浴这位太子,壁画极力反映释迦牟尼生来与众不同,有“三十二相”,“八十种好”,说他大智大勇,降服外道,这幅画面里,佛在山崖上放置宝瓶,那些外道徒们驱赶多少头牦牛拉不动它。一幅释加牟尼说法图:被降服的外道徒在顶座侍候,护法天神在四周巡视,弟子们洗耳恭听。再看一幅反映当时青藏高原藏族群众宗教生活的“深山朝佛图”:画面上僧俗共计8人,1人牵着驮着驮子的犏牛,1人背负奶桶,1人急忙向3位僧人引见,3僧中1僧举手向3俗人指示活佛的住处,有位年轻的活佛盘膝打坐在虎皮垫子上,有茶几、有一俗人托钵侍候。大家想想,在佛本生的故事图画中,又加入了藏族地区明清时期的宗教生活画卷,多么有趣!这些画人物形象生动、又很逼真,加上山水、松柏衬托,给人以幽静恬淡,又具有生活情趣的感觉。还有“释迦牟尼涅槃图”:释迦牟尼逝世的场景一般被称为“卧佛图”,北京有“卧佛寺”,画面中,释迦牟尼侧卧在床,双眼闭合,右手枕肩,左手下垂,神志显得安详,没有丝毫的痛苦表情。按照佛教的说法,此刻的释氏已经从一切人间烦恼中得到大解脱,佛陀站立云中回首人间,半山丛中仙女们笙箫迎候,释氏要享受彼岸世界的快乐去了。但是,画面中的天神(似乎还没有从六道轮回中得到解脱) 坐卧地下,释迦牟尼的弟子围立床前,显出难分难舍的悲哀,真是生死离别,逝者无知,生者潸然泪下。佛教作为外来的宗教,之所以在中国的青藏高原长期得到传播,就在于它的教义通过中国文化的形式,迎合了中国历史上的受苦民众的心理状态。我们看到的画面人物都是中国历史人物的服饰打扮,其中还有反映青藏高原人民群众宗教活动场景。这样多的画面,是通过山水云雾、亭台楼阁相连接的,而且显得过渡自然,浑然一体。瞿昙寺壁画是经过明清两代画家相继完成的,隆国殿右侧的一幅画面有屏风题记,证明有的画是清代的一位名叫孙克恭的僧人作的。
    隆国殿是瞿昙寺最富丽壮观的一座佛殿。隆国殿在民间俗称大殿,与宝光殿、
    瞿昙寺殿同在一条中轴线上,以这三座殿的前后顺序分,又叫后殿。这座大殿竣工于明宣德二年(公元1427年),占地面积912平方米,屹立在全寺最高处的一个最宽大的台基上,前面伸出一方月台,左右各设踏跺九级,四面绕以红砂石栏杆,这红砂石就取材于当地的山沟里,连同五通石碑的材料,据说当时是用牦牛拉运的,何其艰难的浩大工程!石栏杆据建筑学家介绍:“望柱头雕作宝珠,扶手下面雕荷叶净瓶,栏板部分仅浅雕海棠池子,不雕花饰。望柱和栏板比例拙壮,雄浑庄重。”隆国殿的四抹隔扇上所雕的簇六雪花纹,玲珑剔透;裙版部分剔地起雕三幅云,朴素而又大方。这些石雕和木雕艺术充分体现了我国古代劳动人民群众的聪明才智。隆国殿内以前也有很多明代佛像等珍贵文物,琳琅满目,不胜枚举。现在值得大家注意的是雕有莲瓣和卷草纹的须弥座,上有栏杆护围,供有“皇帝万万岁”木牌,背面有明朝太监孟继、尚义、袁琦等人的名字。还有,“象背云鼓”造型十分优美而又寓意深刻,石雕卧象备了鞍子,鞍子之上雕有香炉,香炉之上托起木雕的叠云,叠云架起一面真鼓,使这件象背云鼓集石雕、木雕和真鼓于一体。石象座高三尺,周围一丈六尺。这鼓声代表雷声,云中雷声震落鲜花,象鼻衔莲花以表吉祥。画廊中的画面也有官员拜鼓的场景。
    钟鼓楼的建筑风格也很奇巧,南北对称的后钟鼓楼竣工于明宣德二年,重檐殿顶,巍峨壮丽。钟楼的金铜大钟铸造于宣德二年,传说一吨多重的大钟,当年是采用“土拥钟”的办法挂上去的,挂上去以后铸钟人请派人向南山走去,让他在远离铜钟的地方听钟声,那人越走越远,走了三十多里山路,越过渴欠垭豁,到达今天化隆的马场地面。那敲钟人再也等不住了,敲响了巨钟。一时,瞿昙寺的钟声将牧马人的马群惊动起来。在青海藏族地区到处流传着这样的谚语:“瞿昙寺的钟响,化隆的马惊!”只要对藏族人用藏语说出这个谚语,没有不知道的。从瞿昙寺往南约十华里,有瞿昙寺的下院药草台寺,初建于明万历年间,那里山清水秀,森林茂密,乐都古八景中的两景即“南山积雪”和“药台清泉”都在那里,沿途还有三罗喇嘛和他的后继者在山岩间修炼过的“官隆古洞”,引起游人无限的遐思。
    偏居青海一隅的瞿昙寺,在历史上有着极高的名声。明朝13帝,多少宠爱在其身。在这样一个藏传佛教寺院里,有着仿明故宫的汉式建筑、壮丽的明清壁画以及精美、尊贵的稀世珍品。但是经过600多年的风云变幻,曾经红极一时、盛极一方的瞿昙寺已荣耀不再,但是因它而产生的建筑、壁画、石雕艺术,却仍是一份丰富而厚重的民族文化遗产。(哆啦A梦不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