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站首页 >> 江山如此多娇
建筑艺术长廊—哈尔滨中央大街
发布时间:[ 2018-10-12 12:46 ] 文章来源:< 综合 > 浏览量: 1767

    哈尔滨,是一座受欧洲文化影响颇深的城市,曾被誉为“东方小巴黎”、“东方莫斯科”。它坐落在中国东北部,松花江穿城而过,黑土地广袤肥沃。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历史文化,赋予了这座城市非凡的神采和魅力。当我们来到一座陌生城市的时候,也许会迫不及待地要去参观那里的广场、花园、古迹以及街道,因为它们是城市的标志,凝聚着城市的灵魂。哈尔滨的中央大街被誉为“哈尔滨第一街”,也是哈尔滨城市重要的中心标志。这条大街始建于1898年,最初叫做“中国大街”,1928年才改称为沿袭至今的“中央大街”。
    中央大街是用方块花岗岩石铺砌而成,街道两侧的欧式建筑造型特别、装饰讲究,外地参观者一次次被这异域的建筑所震撼。这些建筑或穹窿凸起、拱券高窗,或古典高雅、现代时尚。有的是起源于十五六世纪初的文艺复兴式建筑,有的是起源于十七世纪的巴洛克式建筑,还有的是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新艺术运动建筑……一座座风格迥异的欧式建筑,让这条百年老街充满了浓郁的欧洲文化和异域风情。中央大街的方块花岗岩石记录着早已远去的历史沧桑。历经百年风雨的一点点剥蚀和无数先人双脚的一遍遍摩擦,花岗岩石早已变得光滑细腻,明净透亮,走在上面仿佛就是在触摸这座城市的历史,而这些非凡的历史饱含着这座城市一代代英雄儿女为争取民族独立而进行的殊死奋战和不懈的抗争,以及多种文化的交融碰撞和建筑风格的悄然演变。
    “建筑是凝固的音乐。”当德国诗人歌德站在莱茵河畔面对斯特拉斯堡教堂的时候,一种不能抗拒的雄伟奇丽震撼了诗人的心,那是视觉与听觉的交响,那是人与自然生存空间创造力的体现。当时,歌德情不自禁地说出了这句至今仍为世人传颂的赞美建筑艺术的名言。当游客们站在风光秀丽的松花江畔南岸,面对中央大街,更深刻地领悟到了歌德面对建筑艺术发出的感叹。中央大街典型的建筑格调,最能代表这座城市的建筑艺术特色。
    从松花江南岸的防洪纪念塔往南,沿着中央大街向前行,很快就来到了马迭尔宾馆(中央大街89号)。这是一座新艺术运动时期的建筑,1906年开业至今已经有百年的历史了。马迭尔宾馆是当时中央大街上最豪华的建筑。仔细观察我们会发现,在马迭尔宾馆周围,许多欧式建筑都有出挑的阳台,这些阳台常常兼作建筑入口的雨棚,别有一番情趣。在建筑入口上方或其它局部装饰精巧的阳台,是欧式建筑一种习惯的做法,这样可以加强建筑物的精气神。马迭尔宾馆也不例外,它的入口上方以三连窗的形式强调二、三层的整体美感,出挑的阳台下面有两大两小四块托石,大托石向内收卷,托石的两侧是铸铁的花饰,如缠绕的丝蔓,简洁的几笔便勾勒出入口的空间,生动自然。三层的阳台更为精美,阳台栏板两侧为砖砌墙垛,一侧为盛开的花朵状曲线栏杆。阳台的上方还有穹顶,轻盈精美,带有少许德国古典穹顶的味道。值得一提的是,著名红色特工李维民在哈尔滨的第一次秘密接头地点就是在马迭尔宾馆。
    步入建筑内部,大家会因为它的富丽堂皇而惊叹。室内墙壁装饰有优雅的壁画,柱子上的雕刻精美绝伦,清新的装饰色调以及优美的镜饰和灯饰都保存完好,带有洛可可建筑装饰风格富丽奇巧的味道。这一切都展示了马迭尔宾馆昔曰的繁华。马迭尔宾馆历经百年的风霜雨雪,至今室内设施仍保存完好,正如它的名字一样时尚、豪华。走进马迭尔宾馆,不经意就会感触到一段历史,勾起一段往事……许多历史文化名人到此抚今追昔,与历史对话。这座历史建筑也成了中国近代许多重要历史事件的亲历者、见证者。
    马迭尔宾馆不远处是教育书店(中央大街122号),建于1909年,原为松浦洋行。这座巴洛克建筑也是中央大街上的标志性建筑之一。深红色的阁楼、孟莎式的屋顶和形体多变的半圆穹窿创造了优美的天际线。很多人疑惑,这座由日本淘金者办起来的洋行,为什么处处体现着欧式的风格?当地老人说,当时这一块地方由沙俄殖民者管理,规划要求这里必须为欧式建筑,曰本人不敢擅动。也有学者说,因为日本明治维新后效仿西方建筑风格所至。仰视教育书店,在书店入口二层屋檐处,有两个生动的人体雕塑,男的叫亚特拉斯,女的叫加里亚契德。他们是希腊神话中的擎天之神,也是教育书店的标志之一。因为这两座雕塑十分惹眼,常常被人们定为相约的地点。
    时光追溯到1909年的中央大街。那时这里的地皮被炒到了天价,因而后来修建的教育书店的格局不如先前修建的马迭尔宾馆那样舒展,只能选择因地制宜,采用比较紧凑的布局以节省投资。从书店大门进入,迎面是小巧的双层木质门廊,走上几步台阶便可进入书店内部,这种将台阶从室外移到室内的做法,是适应中央大街空间环境小而设计的。沿楼梯来到书店的二层,楼梯铁铸的栏杆如生长中的植物一般丝丝缠绕。水墨色的石阶上镶嵌着深色的三叶草花纹,显得古朴而典雅,再配上深栗色木质墙裙、精致的石膏浮雕以及优雅的灯饰,使得书店内部的古典气质愈加浓烈。如果要前往书店的三层至五层,则需要从书店外面另一侧的入口进入。无论是从建筑修建的年代,还是它本身的艺术风格来看,教育书店都堪称中央大街上的佼佼者。
    此外,中央大街还有很多具有鲜明艺术特色的建筑。例如:新艺术运动风格的精品商厦(中央大街104号),仿文艺复兴风格的哈尔滨市五金公司(中央大街123号),折中主义风格的黑龙江机电设备公司门市部(中央大街132号),新艺术风格的道里秋林百货商店(中央大街137号)等等……风格迥异的欧式建筑无不散发着异国他乡的艺术气息。如果到了法国巴黎不去香榭丽舍大街就不算到了巴黎,如果来了哈尔滨不到中央大街就不算到了哈尔滨。中央大街是哈尔滨的魂。有了这条街,哈尔滨才会显示出国际化都市的特色。风情万种的中央大街,是一条让哈尔滨人引以为豪的大街。今天的哈尔滨人因中央大街而自豪,不仅仅是因为它饱经风霜的悲壮历史,更是因为它每天都吸引着成干上万的人们到这里旅游观光,尽情感受这里的时尚气息和浪漫风情。
    中央大街两侧一棵棵具有鲜明个性的糖槭树,在四季轮回中变幻着它的色彩和风姿。炎炎夏日,它给大街搭起了浓浓的绿荫长廊,在炎热炙烤的日子里漫步大街,游客们会感受到全身心的无比惬意。冬天,糖槭树的枝桠挂满了洁白的霜雪,银装素裹,晶莹剔透,在这个季节里悠然自得地观光购物,大家会感受到雪国的万般情趣。哈尔滨的女孩普遍打扮时尚,不论是盛夏的时髦短裙还是深冬华丽的裘皮大衣,当她们迈着轻快的步子从中央大街上走过时,满大街便荡漾起青春的活力,这活力即刻幻化成一道绚丽的街景,吸引着无数的摄影街拍爱好者,不断按下快门捕捉这些稍纵即逝的美丽瞬间。
    随着时代的不断变迁,沿街居住的人们生活内容也在逐渐发生着变化,不断增加着新鲜的事物。百年老街沉淀的是历史,保留的是记忆,流行的是新潮,张扬的是一个城市的个性。中央大街是哈尔滨都市风情的窗口,在这里,人们可以感受到城市的律动——精品外贸店绚烂的各色橱窗、饭店门前服装迥异的迎宾小姐、酒吧间的霓虹吧台、商店里不同品牌的奇异包装袋、花店外盛开的一簇簇鲜花、街头靓女们的时尚打扮、婚纱影楼、西式快餐等目不暇接。在这里,人们可以倾听到生活的节拍——石头道上来去匆匆的脚步声、音像店里循环播放的流行歌曲、时装店里大甩卖的吆喝、街拍摄影师相机传来的快门声等不绝于耳,无不让人们感慨万千、浮想联翩。
    很多人喜欢在周末来拍中央大街上来往的行人,他们使大街充满了活力,能感受到轻松而又超然的气息。大街夜色的亮点之最,要数街两侧的橱窗。在沿街橱窗的招贴画上,可以看到最多的词汇是“时尚”“品位”。陈列出来的形形色色的商品,始终引领着消费潮流。橱窗里展示的商品是信息表,它告知大家哪些是国际的新流行。橱窗里展示的商品是温度计,它预报着什么样式已落伍。橱窗是时尚的领航者,它刺激人们的消费观念。夜晚,中央大街上的橱窗永远在变幻新颖的魔力。
    在巴黎街头,常会看到活人雕塑,他静立在游客面前纹丝不动,但只要有人在他身边放上几文钱,他便会立即致谢。而在中央大街夜晚的橱窗里你会看到另一种真人秀,那是真人模特的时装表演。她们身着名贵的服饰,静立或静坐在橱窗模特中间,以真乱假。每隔十几分钟就会变换一种姿态,吸引街上的行人驻足回眸。致使橱窗前人头攒动,你拥我挤要看个究竟。一拨人刚刚离去一拨人又来到这里,这是商铺与品牌的宣传,是一种商家与消费者的互动,是中央大街夜色中的风景画。如果说橱窗真人秀是以静取动,那橱窗里的歌手就是以动换静了,那静是某种精神的追求。晚风徐徐,脚步轻轻,空气里飘荡着悠扬的乐曲。那歌声远远地从一家橱窗内传来,乐手们正陶醉在器乐演奏之中。女孩儿用轻柔的手指在钢琴上弹出流水一般的音响,一位男子手持萨克斯在橱窗里扭动着身躯,他在吉他手、鼓手配合下深情地吹奏着肯尼·基的《回家》。那曲调让行人心动神迷。那是游子奔波在路上充满凄迷的情调,走在石头道上挥洒着怀旧的情绪。任何一个对音乐有感受力的哈尔滨人都心知肚明,这种橱窗歌手只是一种招牌,它用音乐的载体进行商家宣传。可以把它看作一种文化的做秀,而商家却美其名曰:文化搭台经济唱戏。尽管如此,游人对橱窗里的音乐表演仍然津津乐道,情不自禁地在橱窗前止步静立、凝神观望。夜晚的中央大街,商家橱窗真的堪称精彩的画卷。这让狂热的少男少女们喜出望外,常常在时尚的橱窗前流连忘返。不知道他们是否了解面前这一幢幢老建筑的历史?不知道他们是否了解这条大街过去的故事?他们手里拿着时尚类的杂志,看似追求着时尚和品位,却不知是否读过萧红的《商市街》。昔曰萧红讲述的故事就是这条大街曾经的沧桑历史!
    在哈尔滨,每当炎炎夏曰来临之际,人们就会涌向中央大街冷点摊的露天位置,在遮阳伞下喝啤酒、吃马迭尔冰棍,体验着现代化都市生活的激情与温馨。中央大街的马迭尔冰棍有悠久的发展史,堪称冰棍中的一绝。1906年创建马迭尔宾馆的法国商人生产出哈尔滨第一桶雪糕,他将装有冰糕混合原料的罐子放在一个桶内,罐子和桶之间放着冰块和粗盐,罐子上盖着毛毯来隔热。而他必须用手晃动2个小时,中间还要停下来刮掉罐壁上的雪糕。这样,一桶耗时费力、工艺复杂的马迭尔冰糕才能制作完成。那时,只有达官贵人才能享用到马迭尔冰糕。后来,在冰糕的基础上又派生出了冰棍,与冰糕一样颇受人们青睐。今天,老哈尔滨人依然对马迭尔的冰棍充满迷恋,以至把这种爱好传给了青年人。少男少女们不辞远道来到中央大街,目的之一就是到马迭尔冷饮店吃一根马迭尔的冰棍。
    哈尔滨人酷爱喝哈尔滨啤酒,就像青岛人爱喝青岛啤酒一样。1900年,哈尔滨就有了中国第一家啤酒厂。不论春夏秋冬,不分男女老少,这里的人们个个都戏称是“酒仙”。夏天很多人喜欢来中央大街的休闲区开怀畅饮。休闲区分为上下两层,桌子为清一色的长条桌,可以容纳多人同时畅饮。休闲区里面摆放着一只只啤酒大木桶,各种风味的啤酒任由来宾选择。每人捧着一大扎冒着泡沫的啤酒豪饮,场面蔚为壮观。哈尔滨人喝啤酒讲究“干”,亲朋好友相聚,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有时喝到兴头上,便会互相劝酒,一杯接着一杯地连灌,并且杯杯见底。如今,一年一度的哈尔滨啤酒节更是成为人们夏天生活中特别重要的节日。在啤酒节上,大家会见到形形色色的人,经历数不清的新鲜事。每天这里都会举办喝啤酒比赛,还有动感的街头表演等活动。
    除了冰棍和啤酒,面包也是中央大街上重要的餐饮食品。在这里,我们能看到大大小小的面包店沿街而立,生意特别红火。哈尔滨人爱吃面包,是因为受早年在哈尔滨的俄罗斯和西欧诸国人爱吃面包的影响,从而利用传统生产工艺生产出独特风格和品味的面包。有一种两头呈尖尖形状的面包,当地人按传统习惯叫“塞克”,这种面包至今仍受人偏爱。还有一种名为“列巴”的大面包,一块的重量就有好几千克,别有风味。老哈尔滨人爱的就是吃这口,每天都能看到面包店门前排起长队争相购买“列巴”的人群。吃一片老式面包,咬一口俄式红肠,喝一扎生啤酒,老百姓讲究的是上百年来的原汁原味。即使大街上开了新式面包房,后来又出现了肯德基、麦当劳的洋快餐,但上了年纪的哈尔滨人仍保持着自己的饮食习惯。
    此外,中央大街也有许多高雅的餐厅酒店。不要说具有百年历史的马迭尔宾馆和近百年历史的华梅西餐厅,即使是新建起的一家家酒店、餐厅也都彰显着别样的文化品位。华丽夺目的外观建筑与富丽堂皇的内部装演,吸引着源源不断的餐饮客人。豪华的古典吊灯,大理石仿古雕像,强调着餐厅的品位和档次。原始的木质地板、古朴的桌椅板凳,以及简洁的餐桌布置,给客人以舒适温馨之感。在这样的餐厅用餐,既是一种高雅的享受,又是一种自然的回归。有的餐厅在大厅里悬挂着西洋油画,或在餐厅墙壁上镶嵌着哈尔滨的老照片,让人产生一种绵延不断的怀旧情绪。西餐厅多半经营俄式菜,俄式菜以渍、拌、炸、烤、煎、焖、熏为主,口味偏重。多数的西餐厅里还有钢琴演奏,温馨的琴声伴着客人用餐。有的餐厅有小提琴手在柔和的灯光下演奏,从巴洛克音乐到现代俄罗斯的流行歌曲,给人们带来一缕历史的追思和文化的回忆。也有的请来俄罗斯歌舞者,在餐厅内翩翩起舞,以招揽客人,扩大酒店影响。
    在中央大街的露天休闲冷饮区,有乐手在不停地演奏乐曲,或现代或古典,风情万种,令人心旷神怡。大街上还经常举办大大小小的群众音乐活动。休闲广场搭起舞台,参与者载歌载舞,活动有时会持续到午夜,连外国游客也情不自禁地加入歌者的行列。如今,两年一届的“哈尔滨之夏”音乐会,已经从地方性音乐活动演变成了全国性音乐节曰。每年此时,世界许多国家的音乐高手还会不远万里来到哈尔滨,加入到这一盛大音乐节日的行列。坐落在中央大街拐角处的紫丁香音乐厅,经常有中学生乐团在活动,不断排演着交响乐、管弦乐协奏曲。他们既能演奏较为复杂的中国乐曲,又能演奏从莫扎特、贝多芬到柴可夫斯基等国际音乐大师的名曲。到过这里的国内外著名音乐指挥家都对孩子们的演出感到惊喜,更增添了哈尔滨这座国际都市的文化味儿。
    中央大街是一条不眠的街,它永远向游人敞开着心扉,夜间更是流光溢彩,释放着迷人的魅力。夜生活是特定环境下产生的社会现象。工作了一天的都市人,或朋友或情侣或家人漫步在中央大街上,谈天说地、休闲散心、逛超市、吃夜宵……一踏上这条石头铺就的大街,就会把劳碌的疲倦和烦心的琐事都抛到九霄云外了。
    冬天的中央大街简直就像安徒生童话里的冰雪王国,冰雪覆盖着的中央大街简直美到了极致。每年这个时候,中央大街便被瑰丽神奇、玲珑剔透的冰灯美景点缀得如梦似幻。尤其是刚刚参加完冰雪婚礼的一对对新人,他们挽臂相依,亲昵地漫步在冰情雪韵的大街上,更让这里充满了诗情画意的浪漫。冰灯是哈尔滨的文化象征,冰雪节更是成为哈尔滨冰雪旅游的热点。冰雪节虽然开始于1985年,但却有着浓郁的地域特色和深厚的人文基础。生活在北方的哈尔滨人早就有在冬日制作冰灯的活动。那时作为生产工具,人们用简单的办法冻成冰罩,里面燃起蜡烛照明。如今把冰灯的传统发扬光大,越做越精巧、越做越壮观的哈尔滨冰灯,已经走向了世界。冰灯游园会、冰雪大世界、雪雕博览会等展示冰城风采的节日,把整个城市都装扮成了冰与雪的童话世界。
    也许有人刚从古朴、神秘而带有拜占庭风格的索菲亚教堂漫步到中央大街;也许有人正从松花江畔的防洪纪念塔走来……不论大家从哪里来,只要踏上这不夜的大街,就会被眼前的景色所迷醉。华灯初上,临街的橱窗闪烁着诱人的光芒,昭示出室内的繁华。霓虹灯勾勒出一座座老建筑的轮廊,瀑布灯流泻着一家家新店铺的门脸,石头道泛起粼粼光波,像河水反射着灯光一般,大街展现出一片流光溢彩的景象。大街每到夜晚才能呈现出比白天更好的自己。因为,围绕大街周边的新兴高层建筑在夜色里悄然隐去,显露出来的只有体现着欧式建筑的老街真面目。
    朦胧夜色里几位“街头画家”借着雪亮的街灯仍在兴致勃勃地为游人画着肖像。这些街头的画师们在中央大街街头已经有十多年的历史了。他们在大街旁一字排开,招揽游人为其画像,被称为“流浪艺术家”。画师们有从美术专业学校毕业的学生,有插过队下过乡的老知青,有当过工人,一生爱好美术却最终与专业无缘的追梦者,更有下岗职工为生计所迫到街头端起画板的土画家。如今他们已经成为固定群体,在中央大街和索菲亚建筑艺术广场安家落户。敢于坐在这里的画师都有自己的拿手绝活,他们向行人招呼着,身旁多挂着已经完成的名人明星画像。外国游客喜欢在这里坐上十几分钟,让中国画师为他绘一幅肖像,那是旅游最好的纪念品。“街头画家”也许画一辈子人像,终生无名,可在这样的名街上做一名无名画师倒也活得自在。生活在都市边缘的人群永远在不停地选择和创造自己的生存方式,他们敢想敢做,独往独来,因此,活得真实、活得充实。大街的文化氛围为他们提供了生存的土壤,他们用自己的专长回报了这条大街,成了都市夜景中一道独特的风景。
    有些耐不住寂寞的青年人,喜欢相聚在夜晚的中央大街,喝咖啡吃肯德基、麦当劳,到酒吧喝一杯啤酒。那是一种情调,那是一种激情,那是青春期的奔放。也有一些年轻人喜欢酒后K歌。从邻邦日本引进这个点歌系统后,二十多年过去了,现在仍未被青年人厌弃,以致许多中老年人也喜欢上了这个点歌器,经常点那些与自己心境相同的歌曲,在热闹之中获得宣泄、获得快感、获得满足。趁着夜色,在中央大街的石头道上走走看看,心情更会特别。
    中央大街的欧式建筑展示着欧洲建筑艺术的气派和风格。时逢今日,它又是哈尔滨人豪迈气概、宽广胸襟和开放精神的象征,体现着哈尔滨人的精神面貌和文化品位。那些被五颜六色的灯光装饰得光彩夺目的老式建筑,那些被霓虹流霞照耀得如梦似幻的休闲街区,时刻绽放着百年老街的富丽堂皇、精致豪华。中央大街,写不完的历史故事,说不尽的风云岁月……(碧水青山)